第三十五章 仇已报众侠凯旋归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瀚海罗汉松云自己认为这个办法很好,可是,事实的演变又如何呢?

松云就象一只硕大无比的壁虎,攀拔跳越,眼看距离山顶,只有三、四十丈,突然,山顶一阵“轰隆”震耳巨响,宛若石破天惊,一块重有二百多斤的冰石,蓦然而下,照准他存身处滚来。

松云和尚给吓了个大跳,身在冰崖之上,运功提劲已经十分勉强为难,要是再给这块大冰石打到身上,这条命还能留下?

他忙不迭奋身一纵,拔出丈外,移了个地方。

松云才一站定脚,“轰”然之声又起,又有一块三、四百斤重的冰石,朝向头顶砸来,他这番无法闪避,只有往后一挪,退了六、七丈,而那块冰石,幸亏被凸出的崖角挡住,没有泻落下来。

冰山坠落殒石,这是不足为奇的事,可是番僧松云在半山崖壁上,却已看出蹊跷来了。

坠下的那两块冰石,大的那块足有四百多斤,如从山顶飞坠而下,那是一定遭到极大的山巅罡风所吹击,才会有这情形发生。

但,现在山顶静悄悄的,听不到一丝风声,如说雪山崩坠,又不止会滚落一、两块冰石。

松云这一想,显然事出有因。

就在这时候,“轰隆轰隆”巨响再起,接着有两块三、四百斤重冰石,一前一后,照准自己站立处打来。

番僧松云心头恼怒至极,急急拔身一纵,才躲过这两块冰石。

他身形闪开,“呛啷啷”抖出背后方便铲,仰首望着山顶,厉声喝道:“哪里来的鼠辈,鬼鬼祟祟伏在山上,抛砖弄石,戏弄你家佛爷,有种的快现身出来受死!”

他话才落,山顶上声如鹤鸣,响起一阵朗笑声,道:

“喇嘛僧松云,你枉为佛门弟子,却是作恶多端,今日是你离开尘世,打入地狱之日,还不乖乖跳下深渊,找个自我解脱。”

雪山空旷,回音清越,山下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都不由大喜,原来灵芙老师太,不知何时已越过众人之前,伏在“落魂岩”之巅,截住凶僧松云的去路。

瀚海罗汉松云听到这阵话声,才知道对方还有一个高手能人,伏在山顶。

居高临下,以逸待劳,逃生希望已经断绝,这一来使这番僧为之胆裂魂飞。

蓦地,三、五丈外传来一阵厉叱声,道:“番狗秃奴,今日你恶贯满盈,要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孽多端必自毙,难道你还想插翅飞去?”

这是胡家兄妹中的胡天仇声音。

松云这一惊,不啻巨雷天降,将受横殛,回头看去,胡天仇手提“湛玉宝剑”,疾若猿鸟,揉身而来,距离自己不到四丈。

松云这一发现,忙不迭在玄冰上一个转身,准备向左侧纵去。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刷刷”两声划风响起,人影闪晃,眼前一花,不远处出现两条身形。

松云定坤看去,正是奕琮和佳蕙两人,已把去路挡住。

眼前众人已会合一起,番僧松云杀机四伏,已临寸步难移的险境,番僧见两小挡住去路,狂吼一声,用足生平之力,举起方便铲,一式“凤凰展翅”,朝向奕琮、佳蕙两人的横腰扫来。

奕琮知道松云作困兽之斗,在狂怒之下出手,劲道浑雄,凶猛无比,倏即一挽佳蕙,两人已若轻烟似的飘向一边。

佳蕙给奕琮挽着闪向一边,杏眼一瞪,红唇一翘,“嘶”地破风声中,一招“玉女投梭”,快速无伦的剑光也朝向番僧松云腰眼指来。

松云闯荡江湖迄今以来,从未挂彩受伤过,绝无仅有的一次,就是刚才在“僧塔林”,挨上佳蕙一剑,若不是他一身不畏寻常刀剑的横练内家功夫,一条手臂早已断在对方手里。

番僧松云知道眼前这小女子,就是过去丧命在自己铜钹暗器梅玉芬之女,一身内家功力有点“邪门”,不敢硬招挡上,挪身闪过一边,准备使出一记毒招,让对方血溅冰崖。

松云心念正在闪动之际,蓦地背后划风声起,他久经大敌,知道有暗器袭来。

番僧自恃一身不畏刀剑的横练内家功夫,只要暗器不中着自己五官、咽喉等要害,是伤不了自己的。

眼前自己必须要把这“臭丫头”除掉,其凶厉泼辣之处,绝不在“双奇”等几个老家伙之下。

番僧松云心一横,主意已定,除去劲敌重要,背后袭来暗器,不妨挨它一下。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暗器已打在背上,“嗤”的一响微细破肤入内声,松云一身不畏刀剑,横练的内家功夫“金钟罩”,却是毫不管用。

“铮铮铮”碎金裂铁声中,中着背上的暗器自动裂开,松云骤觉背上剧痛澈骨,肤肉尽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