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剑光闪松云头分家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灵芙师太两枚银雨针在手,略一抬腕,“刷刷”两声,已弹指而出。

真个目力如神,老人家出手这两枚银雨针,正是打中韦陀塑像的两只眼睛里,也就在这同一刹那,两股“碧磷毒焰”消失。

灵芙师太转过身,道:“韦陀塑像的机关,虽已给贫尼除去,戈玛拉寺中还有不少暗桩埋伏,我等切莫妄动,务要小心通过!”

话落,老人家迈开脚步,领前走去。“胖瘦双奇”、玉田耕夫洪浩川、翠竹书生方瑜、一粟道长古侃、烈火星君韦涓昭远寺的二方丈哈里,还有班家姊弟和胡家兄妹等众人,衔尾而上。

这姊弟,兄妹四人,却是各个分成两拨,佳蕙姑娘紧紧粘在琮哥哥身边,眼前虽然杀机四伏,他们还是边走边谈自己的事。

天仇跟班家的玲姊姊走在一起,他们也是边走边在谈着。

佳蕙姑娘把嘴嘟得高高的道:“琮哥,我把‘天星银雨针’给尼姑婆婆,转过身来,你们都在笑我,有什么可笑的?”

佳蕙口说“有什么可笑的”,奕琮却是笑了起来,问道:“蕙妹,你称呼灵芙老师太,怎么会用了‘尼姑婆婆’这四个字的?”

佳蕙有条有理的道:“乐爷爷和莫爷爷,叫她老人家‘尼姑姊姊’,咱蕙儿这声‘尼姑婆婆’,难道叫错啦?”

天仇这边,也跟奕玲谈着,他轻轻问道:“玲姊姊,你拜了灵芙师太做师父,是不是要跟她老人家一起去昆仑山?”

奕玲见问得出奇,她朝走在旁边的仇弟注视了一眼,才道:“拜师就是学艺,我不跟师父去昆仑山,难道还叫她老人家去临安‘校尉总管府’传我武技?”

天仇嗫嚅了一下,道:“玲姊姊,你这一去昆仑山,要多久才回临安?”

奕玲给他这一问,也回答不出来,半晌,才道:“仇弟,你问这些干嘛?”

天仇很轻很轻,也很费劲的回答道:“玲姊姊,我……我在临安会……会想你!”

虽然这缕声音很轻,可是一个字一个字都进了奕玲的耳朵里,她脸有点发热,胸窝也在噗噗跳跃,听来感到别扭,却又有点甜甜的。这大男孩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天仇见她久久不出声,轻轻又道:“玲姊姊,我说这话,你……你生气了?”

奕玲脸红红的,两颗黑白分明的眸子,朝他瞪了一眼,最后却是轻轻道:“不,没有……”

天仇用了瑜叔传他的那套“铁剑屠龙十八招”的剑法,“锲而不舍”问道:“玲婶姊,你去了昆仑山,会不会想你临安的仇弟?”

奕玲听到这话,胸窝又是“砰”的跳了一下,她不想回答,可是不回答身边这个大男孩子,他一定会接着问下去,轻轻“嗯”了声,道:“会……会想。”

天仇还是用了瑜叔那套剑法“锲而不舍”、“先机制敌”,轻轻又道:“玲姊姊,我在临安等你……”

奕玲又朝他瞪了一眼,问道:“等我……干嘛?”

天仇还是轻轻道:“等你从昆仑山回来。”

奕玲已听出仇弟弟这话的含意,嘴里却又冒出一句道:“我回来又怎么样?”

天仇轻轻一笑,道:“玲姊姊,到时你我‘刘樊合籍,管鲍双修。’做一对神仙剑侣,遨游三山五岳。”

奕玲本不想笑的,听到仇弟弟此话,“噗”地笑出声来。

四小边走边谈,跟在众人后面,绕过韦陀塑像后,穿出一座拱门,跟前景物已变了过来,面前现出一个院落,尽是大理石铺地,方圆有二十余丈,却是空荡荡并无任何东西置放在此庭院。

这座院落的尽头处,有两列女墙,墙后露出戈玛拉寺中的僧舍禅房之类,还有楼台亭阁点缀其间。

灵笑师太一指铺地的大理石,向“双奇”和洪浩川道:“这块二十余丈方圆的白石地,据你等看来,是否设有暗桩机关的埋伏?”

三人之外,还有方瑜、古侃、韦涓、哈里和班家姊弟、胡家兄妹等众人,见这位老师太问得出奇,各个站下庭院边沿,纵目朝那方白石地看去。光润如玉,看不出有任何异状。

灵芙师太有所感触地轻吁了口气,从地上捡起两枚棱角小石,抖手朝院落中央打去。这两枚虽是龙眼般大的细石,但出自这位老师太之手,却是劲道浑厚,威猛无比。

细石坠地,一声“砰”的暴响,院落中央十丈方圆的地面,突然塌沉下去,现出一口硕大的洞穴。

众人趋近洞穴边沿,往下看去,其墨如漆,洞底似有千百点碧绿星火,闪闪发光。

众人再仔细看去,不禁浑身汗毛根竖,吓了一个魂飞魄散,佳蕙姑娘紧紧偎向奕琮身边,指了指,哆嗦地道:“琮哥,好怕人,洞里尽是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