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金钉阵力斗众番僧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瀚海罗汉松云,已经发觉此番来的这些人,已非一般之流,“轮回十八盘”这样一个埋伏,已无法阻止他们的深入……

与其出丑更多,丧了此间不少人命,不如索性把他们引入“寒鸦谷”的戈玛拉寺前,各凭本身武技造诣,决个雌雄高底。

到时如若力不胜战,戈玛拉寺中暗桩机关重重,何殊天罗地网,把他们诱入寺内,来个一网打尽,此岂不是上上之计。

“胖瘦双奇”这对风尘侠隐,却也棋高一着,已洞悉对方的诡计。

显然二老已知这松云派出他弟子华风大师前来接引,出于何种用意。

眼前闯入大雪山,奔向“寒鸦谷”的众人,各个都有一身绝技,技高胆大,毫无畏惧。

各个向华风一拱手,道了声:“有扰!”昂然向棚门直入。

华风大师倒也十分客气,招呼八名小喇嘛,一行红灯,引着众人,直向第十一盘走来。

众人发觉第十一盘以上,已经不再是那些羊肠小径,而是有四五尺宽的大路,并具有一级级的白石台阶,倒也十分庄严伟丽。

可是雪山高寒,草木不生,两边尽是黑漆漆的岩壁,色如坚铁,行在其中,总觉得有一股使人感到阴森、杀伐的气氛。

一连走了十里路左右,倏地眼前一亮,原来不知不觉已抵“寒鸦谷”的戈玛拉寺前。

“胖瘦双奇”素仰大雪山“戈玛拉寺”盛名,仰首看去,果然名不虚传。

这一座“戈玛拉寺”,建筑形式跟中上的庙宇,看来完全不一样。

骤然乍眼看去,与帝皇所住的宫殿,倒有几分相似……巍峨高大,直耸入云。

山门前面。挺立四根铁柱,粗有四抱,下面是数十级璞玉台阶,足足有二十丈高。

山门左右,尽是一列列,四丈左右的高墙。

高墙之内,隐隐现出楼台亭阁,可是看去一片灰黑色,古朴无华。

秋云漠漠,冷雾凄凄,全无一丝生气……倒有几分像民间传说中的九幽地府“阎王殿”。

台阶下面,顶着四朵水缸大小的白石莲花,中间焚着一种香料,烟雾弥漫中,闪射出黄色火焰。

火焰由石莲花中间,涌起有四五尺高,映得附近数十丈地面,成了一片暗黄色。

显然,这次上大雪山,闯入“寒鸦谷”戈玛拉寺的众人中,除了四小之外,无一不是经过不少江湖阅历见闻的大豪,可是像戈玛拉寺这幅景象,却是第一次看到。

佳蕙看得两颗星星般的眸子,连连眨动,挨近奕琮身边,悄声道:“琮哥,这里怪怪的,看来真有点怕人!”

奕琮轻吁了口气,道:“蕙妹,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不管它是什么地方,即使是森罗殿、水晶宫,也要把松云秃驴揪出来,替伯母报仇。”

佳蕙两只眼睛张得大大的,朝奕琮注视了一眼,接着才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时,华风大师已把众人,引到戈玛拉寺前。

突然,寺中传出一阵“当当当”钟声,那两面漆黑如铁,沉重的大门,也跟着打开。

敞开的寺门里,出来一队“司仪”似的藏僧,各个穿着黄色僧衣,各持法器引磬等物,约有二十余人,络绎而出,排在台阶之下。

这伙司仪藏僧,个个都是面目严肃,鸦雀无声,十分郑重。

接着,又“当当当”响起一阵云板之声,接连敲了三十一下。

昭远寺二方丈哈里,挨近奕琮身边,低声道:“班少侠,寺中云板一响,里面主持方丈,就要出来了。”

旁边佳蕙接口问道:“二方丈,你说主持方丈,就是那个松云番僧?”

哈里点头道:“不错,蕙姑娘。”

班奕琮忽然想了想来……

姊姊奕玲、师父一粟道长,还有那位玉田耕夫洪浩川老前辈,分路由后山“藏龙涧”而上,何以直到现在还未看到他们?

难道半路途中,发生了意外?

奕琮把自己所想到的情形,悄悄告诉了“双奇”之一的乐平。

秃山愚叟乐平道:“琮儿,此事你不用担心,玉田耕夫洪老头,昔年跟我和肥猪两人交往甚久,他处世十分沉稳……”

微微一顿,又道:“再说你师父一粟道长古侃,掌门武当,乃是一派之首,并非等闲之辈,相信他们不会发生意外,可能受崎岖山径所阻,才迟迟未见到来。”

班奕琮见乐老前辈此说,也就安心下来。

就在他们谈几句话的时间,戈玛拉寺中,又涌出一批人来。

为首六人,就是盛名康藏的“戈玛拉七煞”。

这六人是“一弘大师”、“华风大师”、“凡净大师”、“萍飘大师”、“海天大师”和“摩云大师”。

除了丧命在昭远寺的“万真大师”外,其余之六煞,已全部到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