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含热泪奕琮思情侣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众人在昭远寺客房宿了一宵,直到晌午过后,才始陆续起来,集合在禅堂中。

众人都到了,唯独未见佳蕙姑娘。

起先,各人以为她尚留在客房中,在处理些自己的事,并不在意,可是过了好一阵子,依然没有看到佳蕙来到禅堂,这时各个不由惊诧称奇起来。

班奕琮走近姊姊奕玲跟前,问道:“玲姊,你昨夜与蕙妹共住一间客房,你来禅堂时,她是不是述在客房里?”

奕玲给弟弟这一问,两颗星星般的眸子滴溜一转,突然失声道:“不好!蕙妹一定上大雪山,单独一个人去私探戈玛拉寺了。”

奕琮听得不由震了一下,却又困惑问道:“玲姊,你怎么知道蕙妹前往戈玛拉寺?”

奕玲道:“刚才我起床,蕙妹已经不在,发现我扎上的行囊已经解开,里面少了一件狐皮裘……”

奕玲在说这些话时,烈火星君韦涓一睑忧急之色,而翠竹书生方瑜,两眼直直地朝她看来。

奕玲接着又道:“我以为蕙妹先我起床,穿上我皮裘御寒,到外面去练武,可是直到现在还未看到她的人影,显然是单独一人上大雪山涉险了。”

昭远寺两位方丈也在禅堂里,听到他们这些话后,大方丈克罗希脸色凝重道:“坏了!戈玛拉寺防范森严,如果蕙姑娘不知厉害,单独一人闯大雪山,必是凶多吉少……”

二方丈哈里也有同样的想法,接口道:“即使不死,也会遭凶僧等生擒活捉。”

奕琮听两位方丈此说,星眸圆瞪,一副忧急、焦虑之色,可是想不出一个主意,是以视线移向玲姊、仇弟、师父、瑜叔、舅公,最后从“双奇”又落到“玉田耕夫”洪浩川这边,用了胡家兄妹的称呼,道:“洪爷爷,您老看,这件事该怎么办?”

“玉田耕夫”洪浩川轻轻吁叹了口气没有接下回答,而视线移向“秃山愚叟”乐平和“五福痴翁”莫乙二老身上,道:“你们这一对老怪,火已烧到眉毛了,该出个主意才是!”

“秃山愚叟”乐平一变昨夜捉弄万真番僧那副嘻笑诙谐的神态,道:“这位蕙姑娘不该单身上大雪山涉险,私探戈玛拉寺,如今生死未卜……我看蕙姑娘此去,非擒即死,生还希望,十分微渺……”

现在从“秃山愚叟”乐平嘴里说出这些话,显然更添加了各个心头的忧急……

翠竹书生方瑜已把胡家二小视作儿女,此番万里迢迢,会同武林侠义门中人,来了断他们娘亲梅玉芬的这桩公案,现在佳蕙发生此一变故,心头自然焦虑忧急。

烈火星君韦涓,是胡家兄妹的姑丈。

至于胡天仇,跟佳蕙是出自同一娘胎的同胞兄妹。

可是在这些人中间,各个所显出的那分忧虑、不安,却无法与奕琮相比。

这个十八岁的大男孩子,像失去了一项珍逾自己生命的东西……在绝望无助中,希望出现奇迹。

他两眼噙着盈盈欲坠的泪水,嘴里不时地吐出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一缕声息,那是在唤着:“蕙妹……蕙妹……蕙妹……”

这位昔年有武林“双奇”之一的“秃山愚叟”乐平,接着道:“现在事机已泄,一不做二不休,兵贵神速,就在今夜攻打戈玛拉寺,给凶僧松云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迎头痛击,各位以为如何?”

现在乐平提出这样一个建议,相信在禅堂里每一个,谁也不会反对。

这位老侠隐向奕琮注视一眼,接着跟翠竹书生方瑜道:“方道友,烦你带领奕琮和天仇两个孩子,先行一步,见机行事,不可深入戈玛拉寺,就在近山搜找蕙姑娘下落,再等我们衔尾来到,才进攻戈玛拉寺。”

翠竹书生方瑜唯唯点头,带了奕琮、天仇两人先行离去。

乐平又把留在禅堂众人,分成两拨,他向玉田耕夫洪浩川道:“洪老头,你由武当掌门一粟道长陪同,再加上玲姑娘,由‘藏龙涧’一路攀登,直扑戈玛拉寺。”

一栗道长古侃,见这位“秃山愚叟”乐平调派得有条不紊,连连点头,应诺下来。

乐平向旁边的“五福痴翁”莫乙道:“肥猪,剩下是咱瘦猴跟你,咱老哥俩演的戏啦!”

莫乙抖动脸上肥肉,“咯咯”大笑道:“瘦猴,恭敬不如从命,有话只管吩咐就是!”

现在剩下这一拨,就由武林“双奇”与烈火星君韦涓,加上昭远寺二位方丈,另外挑选寺中八名壮健喇嘛,留在山麓一带接应。

他们这一拨乃由“轮回十八盘”正面进攻……一幕进剿围攻戈玛拉寺大计,就这样决定了。

※※※※※※

翠竹书生方瑜带领奕琮、天仇二小,离开了昭远寺,施展轻功身法,身形荡空激射,宛如星飞电掣,直向大雪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