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凤展翅变化亦无穷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胡天仇乳虎出柙,锐不可挡,身负娘亲血海之仇,雪地长征来此天寒地冻的西藏。

眼前虽然并非元凶松云和尚,却也是一丘之貉,天仇要一层瑜叔所传“铁剑屠龙十八招”,以试试手上“湛玉宝剑”是否锋利?

方瑜见天仇手握宝剑,横身过来,心念不禁倏然一转道:“眼前虽非强敌元凶松云番僧,亦不妨一试仇儿这孩子,自己所传授之学,是否可以迎敌?”

方瑜有了这样想法,就退下一边,道:“仇儿,要小心迎敌!”

胡天仇虽然经翠竹书生方瑜武艺倾囊相传,可是这孩子服下“雪莲太乙锭”后,跟他妹妹佳蕙,此二小洗髓伐骨,一身资质已与前迥异。

是以,胡天仇所展使的武技,已备有一甲子内家修为的功力。

昭远寺大方丈克罗希,见横里钻出一个看来年纪还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子,手上握着的倒是一把金芒熠熠的上好宝剑。

他戟指叱声道:“呸,你这个小鬼,乳臭未干,想要在咱活佛手下讨个超渡?”

胡天仇道:“秃驴,小爷不跟你嘴皮上作输赢,看剑!”

剑花一绕,一招“金盘进鲤”,“刷”的一声,剑尖向番僧克罗希当胸指来。

克罗希发现对方,虽是一个年纪不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却是步法迅疾,剑招神奇,急急吸胸凹腹,身形霍地向左一展……。

就在同一个刹那间,一手围过禅杖,一式“指山骂月”向胡天仇的剑身横截过来。

旁边现战的烈火星君韦涓暗叫一声:“不好!”

如果番僧克罗希这记禅杖,向仇儿截个正着,仇儿虽有仙兵神器的“湛玉宝剑”,吃上番僧硬重兵器,也会把剑磕飞。

翠竹书生方瑜却是脸色从容,两眼炯炯有神,投向两人场中激战……。

“铁剑屠龙十八招”方瑜昔年学自“黄叶老人”,而后再把这套剑法传于胡家二小,显然他知道这套剑法的进退之处。

胡天仇不慌不乱,一沉腕把,一式“金丝垂钓”,剑尖一垂,易上为下,反向番僧克罗希的手腕要害处,截斩过来。

这一招连削带打,乃是“铁剑屠龙十八招”中一式精华之处。

克罗希大吃一惊,霍地向下一挫腰,怍“怪蟒翻身”之势,窜出五六步远。

番僧去而复返,单臂一抡,杖带劲风,招演“泼风盘打”直向敌人斜肩带背敲了下来。

胡天仇挫身缩头,一式“凤凰展翅”,身形闪挪之际,贴地如流,由禅杖下钻了过去。

只见他连人带剑,又是一招“玉女投梭”,直刺番僧的软肋。

番僧克罗希连忙一回禅杖,“叮当”声中,把宝剑架住。

一僧一俗,各展身手,剑杖交击,金铁交鸣声中,不绝的回响,你来我往,展开了一场激战。

众人恪守江湖道义,虽然处于敌对,双方只是观战,并无一人上前助拳。

佳蕙挨近奕琮身边,悄悄间道:“琮哥,韦哥这套剑法怎么样?”

奕琮一点头,道:“不错,威猛有力,变化无穷!”

班奕琮说出此话,言出由衷。

不过他知道:“铁剑屠龙十八招”固然是威镇武林的秘门绝技,而天仇面对番僧这把沉重的禅杖,能连绵不绝的使出锐厉剑招,却是归功于天仇有他充沛的内家功力。

一个十八岁的男孩子,会有这等雄浑无匹的内家功力,那是由于服下梵谷上人所赐稀世珍品“雪莲太乙锭”之故。

一粟道长古侃,对湘西蒲云山一代侠圣梵谷上人,来临安“校尉总管府”现相,赐下“雪莲太乙锭”给胡家二小饮服之事,已听么弟韦涓谈起过,是以看到眼前这幕激战场面时,心里不禁感慨万千:“一双人海遗子,会有此不可思议的奇遇,那该是天赐造化了!”

胡天仇连演“铁剑屠龙十八招”剑法,但见剑光夭矫,宛似一条金龙翩空腾游,挥挥霍霍,声势逼人!

一片寒芒闪处,进如饥鹰饿虎,退如骇鹿脱兔,把番僧克罗希卷了个风雨不透。

番僧克罗希,一身武技也不能小看,手上禅杖展开“达摩杖法”,翻翻滚滚,远攻近拒,杖头杖身,划出呼呼劲风,将胡天仇的一把“湛玉宝剑”架住。

两方这一动手,彼此交往,已走了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

然而胡家二小之一的胡天仇,此刻不但愈战愈勇,大有气吞山河,壮志凌霄之势,他手执“湛玉宝剑”迎敌,心念却在一阵闪转:“敌人不过是‘戈玛拉寺’先头一个鼠党,我天仇如果连如此一个番僧都胜不了,还说什么赴大雪山,去攻打“戈玛拉寺?”

胡天仇心里有了这样想法,一挫钢牙,连演“铁剑屠龙十八招”中凌厉剑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