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胡天仇仗剑斗恶僧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翠竹书生方瑜身怀两位武林绝世高手之学,是以一把竹骨纸扇游侠江湖,已使水旱盗匪,魅魅魍魉为之失色。

其实他身怀武技除了纸扇以判官笔使用,旋出“五阴穴”绝技外,其他武艺无不精通。

方瑜将学自师父“黄叶老入”的一套“铁剑屠龙十八招”剑法,悉心传授给胡家兄妹二人。

至于“凤尾锥”秘门暗器,由“精金钢母”铸炼宝剑后剩余铁汁所铸成,数仅七支,将使用在江湖巨擘毒枭之身,是以只传授给胡天仇。

此“凤尾锥”通体如同一枚钢锥,长约四寸,阔两寸半,乃是由薄如柳叶九块铜片凑合而成,中着人身,有莫大的威力。

凤尾锥的打法,与普通燕尾梭、蝴蝶镖等打法,完全不相同。

它是运用右手二指,捏住凤尾锥之尾,一正一反,一屈一弹之力出手的,如顺着风势,可打出十丈之外,威力绝大。

胡天仇资质聪颖,自服下“雪莲太乙锭”后,更是悟性异人,瑜叔所告诉他的不但牢牢记住,且能悟解出他自己的创意,已能将“凤尾锥”运用自如。

佳慈也是同样的情形,方瑜传他们兄妹两人的“铁剑屠龙十八招”和“羽化凌霄飞云纵”身法,她已能熟练使用。

翠竹书生方瑜传授他们武技,虽然时间并不久长,兄妹二人技艺猛进,尽得瑜叔所传。

※※※※※※

“校尉总管府”来了一位烈火星君韦涓所期盼中的嘉宾,就是他的四哥“黄衫剑客”古侃,也就是当今武当掌门一粟道长。

和一栗道长连袂同来的,还有一位年有六十左右,额上束着一道阔有三寸金圈的头陀。

班家姊弟走近前,急急向一粟道长打招呼……。

他们虽然是同胞姊弟,可是向一粟道长却有不同的称呼。

奕琮一片孺慕之色,道:“师父,您来啦!”

旁边奕玲接口道:“叔公,咱们都等您呢!”

一粟道长向班家姊弟含笑点头,把同来的伙伴替么弟烈火星君韦涓引见介绍,原来此头陀是武林中有“金脚行者”之称的玉尘子。

旁边翠竹书生方瑜听到“金脚行者”玉尘子名号,不禁轻轻“哦”了一声,道:“原来此老是个头陀!”

“金脚行者”玉尘子的一身武学,在武林中不能算是顶尖儿人物,可是他有一套离奇而近乎不可思议的秘门绝技。

一般武林中入,在必要时才施展轻功本领,可是玉尘子这两条腿,在任何情形之下,以日行千里,夜赶八百里的,连续不断的赶路。

是以江湖上给他一个“金脚行者”的称号,由于他有这样一套离奇的功夫,他在武林中的名气,还在一般出色的高手之上。

韦涓把两人替大厅众人引见过后,迫不及待的向一粟道:

“四哥,我带了胡家兄妹离开武当山太和宫后,发生了很大变故……”

一粟道长缓缓一点头,接口道:“涓弟,所有经过情形,我都已知道。”

韦涓听到此话,不由怔了一下,道:“你……你都知道?”

大厅上众人,听一粟道长说出此话,显然都跟韦涓有同样的想法……

鄂地武当与浙省临安,虽非海天相隔,却有不算近的路程,这位武当掌门一粟道长,怎会都知道?

一粟道长轻轻叹了口气又道:“这件事该是你带了二小铁树峰山谷寻宝开始,为了知已知彼,了解对方情形,贫道与玉尘子道友,才始今日赶来临安!”

一粟道长这些话,不只是韦涓,大厅上所有人都像淋了一头雾水听不出是怎么回事?

一粟指着旁边座椅上的“金脚行者”玉尘子,道:“涓弟,这位玉尘子道友,想必你昔年游侠江湖时,有听到过他的名号,他脚程之快,可说是冠盖江湖群雄,他是贫道方外知友……”

韦涓听到此话,已有若干会意过来,是以一指玉尘子,道:“四哥,是这位玉尘子道友告诉你的?”

金脚行者玉尘子接口道:“这是贫道无意中的巧遇,在铁树峰山麓见到你韦英雄,同时也知道你是昔年‘海内五贤’之中的人物……”

韦涓本来不想说出口的话,听到“铁树峰”三字,禁不住向玉尘子问道:“玉尘子道友,你去铁树峰,亦是为了稀世异宝‘精金钢母’?”

玉尘子点头承讥一笑道:“不错,贫道虽是出家之人,倒也希望有把仙家神兵的利器……”

他把话题一转,朝洪昭良望了一眼,又道:“铁树峰山径,韦英雄遇险,幸蒙这位老底主解围,贫道就不想再露面,路过武当山贫道访一粟道长,提起此事,一粟道长惊觉过来,‘匹夫无稚怀璧其罪’,韦英雄得此稀世异宝‘精金钢母’,恐会罹上意外之灾,由于贫道脚程快速,一粟道长令贫道临安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