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报娘仇惠儿托恋人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班奕玲、班奕琮姊弟两人在临安“校尉总管府”,如果依照辈分程序来说,姊弟俩就要比胡天仇、胡佳蕙兄妹俩晚了一辈?

姊弟俩是武林“海内五贤”之首,“七步追魂”班适齐的一对孙女孙儿。

“校尉总管府”主人烈火星君韦涓,和昔年有“黄衫剑客”之称的古侃,亦即是当今武当派掌门一粟道长,俱是身列“海内五贤”之内,与“七步追魂”班适齐都以兄弟相称。

班家姊弟二人是班适齐之孙,也是“万里飞熊”班固膝下一对子女。

韦涓是“海内五贤”的么弟,亦是班适齐的妻弟,是以班固称他为“舅舅”,而班家姊弟又晚了一辈,要称他一声“舅公”了。

当今武当掌门一粟道长,原是“海内五贤”中老四,跟班适齐同辈,在班家姊弟来说,以“叔公”相称。

烈火星君韦涓娶当年有“莫干剑客”之称胡玉琦的妹妹胡玉娟为妻。

胡玉娟是胡家两小的“姑姑”,是以称韦涓为“姑丈”。

可是在辈分程序上,韦涓是胡家兄妹的“姑丈”,却是班家姊弟的“舅公”,这对姊弟和胡家兄妹又晚了一辈。

然而武林中并不讲究这一套繁文俗礼,亦即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就以“姊弟兄妹”相称。

在这四个年轻人中,班奕玲芳龄十九居长,班奕琮与天仇都是十八岁,只是奕琮早生出五个月,才当上了“哥哥”这称呼,胡佳蕙芳龄十六,四人中她最年轻,就做了“么妹”。

班家姊弟除了对烈火星君韦涓这声“舅公”不敢变易外,姊弟俩对翠竹书生方瑜,还是与胡家兄妹,相同用了“瑜叔”的称呼。

这数天来,虽然来了这几位“不速之客”,“校尉总管府”还是十分宁静,并未显出有特殊异样的情况来。

这份宁静中,他们在商讨应付之策,另外一个原因,还在等候一个人来到……”

那是“校尉总管府”主人韦涓的四哥,“海内五贤”中的老四,就是昔年有“黄衫剑客”之称的古侃,当今武当掌门“一粟道长”。

在韦涓的估计,除非四哥古侃遇到不得已特殊的情形,不然,他接到驿站投递的书信,一定会离武当山太和宫,来临安一行。

他们所商讨的应对之策,在少林掌门一空大师昔年饮誉武林的“圣手菩提”丁兆铭的猜测。

稀世异宝“精金钢母”争夺之战,只是大漠武林与中土武林,一个不愉快接触的序幕。

如果听其演变下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替中土武林带来一场继武当山太和宫之后的再次浩劫。

中土武林八大门派,为了一口“金精宝剑”自相残杀,耗尽各门派中的精英,实力枯萎,已成了“唇破齿寒”之状,使活跃在大漠草原,和康藏一带的“雪山派”乘虚而入,有侵掠中土武林的机会,眼前稀世珍物“精金钢母”尚未失去,而“莫干剑客”胡玉琦遗孀梅玉芬,却丧命在此一役。

是以少林掌门一空大师希望中上各门派,捐弃私隙,努力一致,对这件事有一个交代。

大厅,上他们谈着时。烈火星君韦涓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目注一空大师道:“大师昔年游侠江湖,可曾听说过以‘奇门天罡气功’,施展出隔山透劲的‘无影劈空掌’这项武功?”

一空大师银眉轩动,若有所思中缓缓一点头,回答道:“不错!有这项武功,老衲也只是在传闻中所听到而已。”

韦涓怀有一丝的感触,道:“韦某在鄂南边境铁树峰山径,为了这宗稀世珍物‘精金钢母’,险些丧命在番僧松云铜钹暗器之下,在此千钧一发之间,幸亏有人打出‘无影劈空掌’,救下这条性命……”

一空大师诧然问道:“此人是谁?”

韦涓道:“此人叫‘洪昭良’,是铁树峰之麓‘石旗山庄’庄主。”

一空大师轻轻念出“洪昭良”、“石旗山庄”数字,还是困惑不已,道:“武林中并没听说过‘洪昭良’此名,怎会身怀盖世无匹的‘无影劈空掌’?”

韦涓道:“此老原先以‘洪昭良’之名告知韦某,后来才说出他早年以‘玉田耕夫’洪浩川之名号,游侠江湖。”

一空大师道:“原来就是‘玉田耕夫’洪浩川所化名,此人老衲早有所闻,扬威西南江湖,震慑黑道群獠,想不到他金盆洗手,息隐易名,蛰居‘石旗山庄’。”

韦涓道:“韦某需领二小离开‘石旗山庄’,洪老殷殷送别时曾说过有时间的话他会来临安……”

一空大师接口道:“天下武林纷争迭起,俱希望隐世高人东山再起,支持公道……”

他们在大厅上谈着时,外面匆匆进来一人,那是“校尉总管府”的老管家侯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