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拜义叔哥俩苦练功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天早晨,四人离开镇甸客栈,顺着官道往临安方向而来。

昨天,烈火星君韦涓曾向方瑜问过一句话“雪山派”中人,会不会先前一步,找去临安的家?

虽然韦涓职任“校尉总管”,有兵权在手,同时他妻子玉娟和芬嫂,都是身怀武技的巾帼英雄。

可是以松云和尚和道姑马玉屏身怀之学,再加上饭店两位客人所提到的削瘦喇嘛,非芬嫂、玉娟和那些庸庸官兵的敌手。

同时胡玉娟已怀有身孕,快将生产,无法与敌人交手。

后来虽经翠竹书生方瑜一番解释,听来也有道理,可是韦涓的心里,还是担心着家里的安危。

韦涓真想施展轻功,直往临安而去,可是官道上人烟稠密,不少往来客商,若施出轻功会令人注意,同时两小跟他们瑜叔,边走边谈,谈得津律有味,似乎没有把韦涓所担心的事,放在心上,是以韦涓也只好循着他们三人脚步,往临安那端走去。

快到中午时分,四人才进临安城,来到城西大街“校尉总管府”大门前,烈火星君韦涓看到一片宁静气分。那份激荡不安的心情才始平静下来。

韦涓带了两小,后面跟着翠竹书生方瑜,来到大厅上,他第一眼看到出来相迎的是大腹便便的妻子玉娟。

韦涓想到“石旗山庄”老庄主洪昭良曾经说过的话“精金钢母”是罡阳之体,怀孕中妇人却是纯阴之体,不能接近“精金钢母”。

不然,怀孕中妇人遭罡阳之气所冲,腹中胎儿不到足月,会流产出母腹。

韦涓见爱妻玉娟,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向自己这边走来……。

胡家兄妹两人,上前向姑姑问候。

韦涓不能阻止玉娟走向这边,他忙不迭急转身走向厅门外石阶处,把裹上猪皮的“精金钢母”解下,放到石阶一角,才回到大厅。

胡玉娟看到丈夫如此出奇的动作,不由楞了一下,可是夫妻别后重逢,心里高兴,也就撇下这回事,向丈夫这边走来。

翠竹书生方瑜,向玉娟含笑招呼道:“胡家妹子,你是不是还记得我这个方二哥?”

方瑜虽然已年有三十八岁,却是驻颜有术,穿的一身方巾儒衫,看去风姿翩翩,玉树临风,就像一个二十多岁的书生。

玉娟发现丈夫身后一位年轻书生,自称“方二哥”,含笑向自己招呼“胡妹子”一就在这短暂间,脸一红,给怔住了。

胡玉娟一时之间,追不回数十年前这一页回忆,旁边佳蕙姑娘看到姑姑这付神情,指了指方瑜,脆生生“咭”地一笑,道:“姑姑,他是‘方瑜’瑜叔,过去爹的结义兄弟,你不认识啦?”

胡玉娟听侄女儿佳蕙说出此话后,才想起方瑜此人,是昔年玉琦哥哥的结义兄弟。

地上前裣衽一礼,道:“方二哥,我们快有十四、五年没有见面了,你还是老样子。”

天仇朝大厅回顾一匝,向玉娟问道:“姑姑,我娘呢?”

玉娟着大厅走道深处那扇门,道:“你娘在后面的房里。”

天仇向佳蕙招招手,道:“妹妹,我们去里面见过娘,告诉她姑丈回来了。”

兄妹俩走向里端屋子。

梅玉芬和一对子女,虽然住在同一幢“校尉总管府”中,他们母子女三人住的却在相隔一座庭院里端的一列屋子里。

大厅里三人谈过别后情形。胡玉娟突然想到那回事上,一指厅门石阶处,向韦涓问道:“涓哥,你刚才放在厅门边的是什么东西?”

韦涓含笑道:“那是一宗稀世珍物‘精金钢母’!”

玉娟还不知道“精金钢母”是何等样东西,可是“稀世珍物”四个字,已进入耳里,不禁一怔,道:“你把稀世珍物不拿进屋里,怎么随便放在大厅门边?”

韦涓原来不想说的,见妻子问出此话,也只有坦实告诉她,道:“就是为了你的原因,不敢把‘精金钢母’拿进屋里来……”

玉娟诧异问道:“怎么是为了我的原因?”

韦涓就将钢母与孕妇,相冲相克的内情告诉了妻子,接着又道:“据那位老庄主洪昭良所说,‘精金钢母’接近孕妇,会惊了腹中的胎儿,导致流产我就不敢把它拿进屋子里来……”

他们正淡着时,胡家兄妹陪着母亲出来外面大厅,跟翠竹书生方瑜,以“叔嫂”之礼见过。

刚才两小进去里院,已把沿途经过情形包括杀父之仇的误会,及至公案了断,武当山太和宫一场厮杀断去了百度太君徐瑶贞双臂,以及如何获得“精金钢母”,和回途中与方瑜叔侄相认的前后情形,都告诉了母亲梅玉芬。

是以,梅玉芬出来大厅,见到翠竹书生方瑜并不感到意外,而以“叔嫂”之礼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