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身怀宝惹上杀身祸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烈火星君韦涓急急上前,抱拳一礼,道:“尊驾武功,真个卓绝,某等适才失礼冒犯之处,请勿见怪……能否赐告尊驾高姓大名?”

文生秀士微微一笑,道:“不敢,区区‘方瑜’给武林同道冠上‘翠竹书生’之号。”

胡家兄妹原系武林世家,是“莫干剑客”胡玉琦膝下一对子女,虽然胡玉琦昔年丧命于“百毒太君”徐瑶贞之手。去世较早,兄妹两人从母亲梅玉芬处,亦知道一些江南武林中的情形。

方瑜由于英姿轩昂,玉树临风的外貌是以武林同道替他冠下一个“翠竹书生”的称呼。

可是绿林道上翦劫掳夺的水盗早匪,却把他恨之入骨,替他取了一个“江南一怪”的绰号。

“翠竹书生”方瑜,师父是黄叶老人,传他一身上乘武学。

方瑜游侠江湖,方巾儒衫,手执一把白色纸扇,一副书生打扮,他手上这把纸扇却能击石成粉,运用内家罡气时,此纸扇已达飞花却敌,摘叶伤人的上乘境界。

方瑜还有一套独门“五阴穴”功夫,更具厉害,使水早强徒丧胆而为之色变。

他练成的这门“五阴穴”功夫,专在人体以晕、轻、重、麻、哑、死的各种方法,落向敌人七十二处的穴道。

绿林翦徒、水旱盗匪,如果挨上“翠竹书生”方瑜这门“五阴穴”,立即直气破散,四肢绵软,全身犹如刀割,痛上七天,喷出黑血而死。

方瑜若是发现敌人尚不歹毒绝情,他出手“五阴穴”亦略点即止。

他虽然手下留情,但敌人挨上,也是痛苦非凡,若医治不得法,会成终身残废。

是以“江南一怪”,武林又有“翠竹书生”称号的方瑜,威震江南,黑道闻之丧胆。

胡佳蕙发现自己这一式剑招,败落在“翠竹书生”方瑜之手,并不认为丢人……她脸上那层红云,也跟着渐惭消退了。

烈火星君韦涓过去活跃的地点,都在北地江湖上,但从武林传闻中,也曾听到过“翠竹书生”,同时也有“江南一怪”别号的方瑜此人,是以抱拳一礼,道:“久仰,久仰!”

韦涓寒喧过后,却也想了起来:“这位有‘翠竹书生’之称的方瑜,以上乘轻功与念书声,在此荒僻山麓小径,逗戏自己三人,随后又现身出来,其用意何在?”

他有了这样一想,禁不住试探问道:“方英雄如何又会在此荒凉的山麓小径现身?是否等人?”

方瑜目注三人一瞥,道:“不错,正是等人。”

韦涓接上一句,问道:“等谁?”

方瑜道:“恭候三位大驾。”

韦涓一声轻“哦”,道:“尊驾知道在下韦涓姑侄三人,此时此刻要经过这条荒僻小径?”

方瑜一点头,道:“正是。”

韦涓脸色接连数变,又问道:“尊驾在此等候我等三人,用意何在?”

方瑜一笑,道:“想请韦英雄替区区揭开一个百思不解的谜?”

胡家兄妹二人,听来不禁感到奇怪……这位扬名江南武林的“翠竹书生”方瑜,吃了饭没有事做,在这条荒僻的山道上,等候姑丈来揭开一个谜。

韦涓冷然问道:“甚么‘迷’?”

“翠竹书生”方瑜纵声哈哈大笑,道:“韦英雄姑侄三位,随身携带稀世珍物而行,按情按理,为了防患意外发生,该走人迹稠密、阳关大道的官道而行,可是尊驾三位却是专绕荒僻小径而过,此使区区百思不解,希望知道其中原委。”

烈火星君韦涓又是一声轻“哦”,身形闪晃,连连退后三步。

稀世珍物那是指裹上布包,拴在自己腰带上的“精金钢母”。

前面镇街饭店,并非不期而遇,此“翠竹书生”方瑜已衔尾跟踪自己三人多时,是以他才会说出“专绕荒僻小径”此话。

“雪山派”松云和尚等诸人,以目前情况来说,已使自己三人难以应对。

现在中途又出现这个“翠竹书生”方瑜,从他刚才施展的轻功身法来估计,显然是个比“雪山派”中人更难缠的人物。

匹夫无罪,怀壁其罪……身带稀世珍物“精金钢母”,遭武林中人瞩目觊觎。

现在除了我韦涓舍命一拼之途外,已没有其他可以应付的办法。

烈火星君韦涓心念电转,从衣袋取出“烈火弹”,已藏在袖底下,轻轻冷哼一声,道:“尊驾真是有心人,吃自己饭何必要再理会别人的事……”

胡家兄妹两人,由于江湖阅历欠缺,对眼前这一幕,除了觉得出奇、意外之外,还没有想到其他情形上面。

当然,两小对姑丈韦涓的神情演变很注意。

佳蕙见姑丈从口袋取出一样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