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铁树峰一探狼容洞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烈火星君”韦涓带了碧眼金蟾尹湛来太和宫,当他看倒大殿上这幕惨状时,不禁给骇然震住。

一空大师喟然叹了口气,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武当山太和宫发生了这场空前浩劫,也是武林中一次腥风血雨的惨剧!”

他把当时情形,简要的告诉了两人。

班适齐向韦涓道:“么弟,你来得正好,大殿上这些尸首,就由你来处理吧!”

韦涓有“烈火星君”之称,除了他姊姊“九玄雷婆”韦涵外,他是江湖上运用火器的专家。

其中除了奕玲、奕琮姊弟母亲公孙女侠的尸体,移向太和宫后面一处幽致清静的地方筑墓安葬外,其余的尸体都堆起大殿外,韦涓取出火器,将他们火化超生。

化暴戾为祥和,恒山派掌门人“缺剑先生”霍震、崆峒派掌门人“七剑书生”姬逸群,仙霞派掌门人“八手仙翁”施耀光,各个道了声:“后会有期。”遂离武当山而去。

太和宫经武当山玄门弟子打扫干净后,众人宫中坐下,此番劫后余生,谈到了往后的情形。

韦涓目注班适齐,道:“大哥,岁月不饶人,您该休息下来了……临安景色秀丽,气候宜人,我韦涓的家也就是您大哥的家。”

班适齐有所感触地道:“是的,么弟,我知道你这份心意……只是你大哥不想再步入尘世,要找个清静的去处让自己清静下来。”

他朝旁边垂目静坐的道源禅师望了望,又道:“我在甘青高原沾了冰羚之毒,蒙道源禅师输功导气,捡回这条性命……往后岁月,我老头儿茹素拜佛,供奉佛祖,以终天年。”

韦涓一声轻“哦”,接口道:“大哥,您……”

班适齐微微一笑道:“是的,么弟,瓦罐井边破,英雄剑下亡,你大哥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七步追魂掌’昔年叱咤江湖,武林称雄,可是也染了不少的血,你大哥此后要在嵩山少林寺膜拜佛祖,忏悟以往的杀孽!”

旁边道源禅师一声轻诵:“阿弥陀佛!”

韦涓知道大哥往后的去处已决定下来,只有轻轻叹了一口气。

班奕玲道:“爷爷,您去少林寺,玲儿跟琮弟陪伴您老人家在一起。”

班适齐道:“玲儿,你跟你琮弟可以陪伴爷爷往少林寺一游,你们年纪轻还有将来,不能守着爷爷在一起。”

班奕玲见自己话给爷爷碰了回来,一垂脸,显出一付不高兴的模样。

韦涓含笑道:“奕玲,舅公临安的家,也是你跟奕琮的家,你们姊弟俩护送爷爷去少林寺后,回来舅公这里。”

班家姊弟和胡家兄妹,太和宫一番厮杀后,已给引见介绍过,他们四人年岁程序以奕玲最长,胡天仇接口道:“班家姊姊,你和琮哥护送爷爷去少林寺后,回来临安,我们在一起就热闹多了。”

原有“黄衫剑客”之称的古侃,在密洞获得武当祖师张三丰真传,皈依玄门,易名“一粟道人”,他以张三丰嫡传弟子,接掌武当派掌门。

烈火星君韦涓视线投向古侃,问:“四哥,你作如何打算?”

一粟道人稽首一礼,道:“贫道已皈依三清,投入玄门,以师祖嫡传弟子掌门武当,使武当派在武林发扬光大。”

众人在太和宫大殿经过一番淡活后,行止都有了决定,老英雄班适齐随同道源禅师去少林,以终天年。道源禅师替班适齐治救羚羊羽毒时,遭群贼突击走火入魔,少林派掌门一职,已由原有“圣手菩提”之称,已削发为僧,法名“一空”的丁兆铭接替。

班家姊弟二人,护送爷爷去少林寺后,再回返临安,与胡家兄妹相聚。

随同烈火星君韦涓一起来武当山的碧眼金蟾尹湛,因江湖访友,单独一人离去。

一粟道人送别众人离太和宫后,他是武当派掌门人,就留在鄂地武当山。

※※※※※※

烈火星君韦涓带着胡家兄妹离武当山后,往临安方向而来,路上并不寂寞,韦涓游侠讧湖多年,说了不少掌故轶事、江湖见闻,听得兄妹二人津津有味。

胡天仇道:“姑丈,武林中人游侠江湖,如果身佩一把削铁如泥的防身宝剑,那才如鱼得水,倍增威望。”

韦涓道:“仙家神兵,固是武林中人梦寐所求,然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也会惹上杀身之祸……昔年你兄妹俩父亲莫干剑客胡玉琦,就是一个例子。”

兄妹两人听姑丈提到这件伤心事上,脸上都浮现出一片黯然之色。

韦涓又道:“这次武当山太和宫,罹上这场腥风血雨空前的浩劫,探索其原由,也是由那把金精宝剑而起的。”

胡佳蕙觉得姑丈现在这个话题,听来叫人有点喘不过气来,她朝天际望了望,夕阳渐渐西下,快将薄暮时分,就即问道:“姑丈,这里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