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交淫僧谈仲判师门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九玄雷婆屹立未动,身后冷风一袭,便觉出其寒彻骨,心里微感一惊,原已贯注在双掌上的真力,在一招“黑虎摆尾”的掌势下,势如奔雷般往后甩出,双方的掌力隔空一接,震得“砰”的一声巨响。

地煞神君以双掌之力,竟被震得往后连退三步。

可是九玄雷婆也觉着右臂一麻,不禁也踏出了一步。

阴阳神君看出便宜,晃身扑过来,抖右掌猛劈九玄雷婆右肩,左掌同时横拍后背,一招两式,用心狠毒无比。

祁连四煞每出一掌,掌面即寒逾玄冰,九玄雷婆一掌初接,右臂已觉不能用力,阴阳神君双掌先后击到,她身形一侧,让双掌,左掌打出一招“黑虎探爪”,合少林派大鹰爪力与小天星掌力于一招,五张箕张,猛抓阴阳神君右腕脉门。阴阳神君双掌虽未全部走空,但有方才地煞前车之鉴,九玄雷婆一出招,他立刻沉肩挫身急退。九玄雷婆怒叱声:

“别走!”

屹立的身形在叱声中疾滑而出,五指一沾上对方右背皮袄,掌力立现,“砰”声响处,竟把阴阳神君一掌震飞丈外,俯身仆地,若非地上积雪甚厚,满口牙齿也得全部跌落。

天煞、人煞惶然抢过来接应同门,两个人四只手掌,挥出了四股砭骨生寒的狂飚阴劲,九玄雷婆知道不能硬接,晃肩飘身捷闪。

双煞志在救人逼开九玄雷婆,抢到阴阳神君摔倒处,阴阳神君已满面愤恨之色翻身坐起,天煞神君急问道:“师弟,受伤没有?”

阴阳神君元煦摇摇头,天煞与人煞怒吼着返身往九玄雷婆再次攻去,其实元煦并非完全没有受伤,只是不重罢了。

地煞神君元昀最生气,长剑被敲折在前,对掌震跌在后,爬起来运气行功略试,觉出身上无伤,惊喜之下大叫道:“老乞婆功力不过如此,咱们全力硬拼到底。”

话出口,果然双掌并立胸前,凝集全身功力疾推。

九玄雷婆暗中着急,深怨自己不该仗着一时间的意气跟祁连派四煞拼耗真力,她在暗思之间,地煞神君推出的两股奇寒难抗的冷飚已侵进身前,九玄雷婆在不能硬接硬架之下,只有施展“形影百变”的身法闪避。

地煞神君双掌虽走空招,可是信心大增,阴笑声中,半侧身又是一招“后羿射月”。

天煞神君趁着九玄雷婆闪让地煞神君的冷飚时,蓄足了全力,打出一招“冰山颓崩”,身形拔起两丈,双掌凌空下击。

九玄雷婆这时候既急又怒,尽全力施展巧妙的身法闪让,一方面暗运真气恢复右臂的知觉,她这样一味以闪展腾挪的身法来躲招,人煞神君便看出了蹊跷,留神观察下,立即恍然大悟,惊喜地叫道:“老乞婆右臂已受震无力,咱们加劲上啊!”

此语一出,九玄雷婆当场吃惊异常,但对方却一个个面露狞笑,连原本坐着运气的阴田神君也一跃而起,四煞重占原来方位,“善哉”声中,全力展开联手急攻,刹时间掌影翻飞,冷飚匝空,卷得地上积雪冲天横飞,四散激射,一声声阴森森的狞笑,使九玄雷婆惊恐交织。

激战三十余回合,九玄雷婆右臂上麻木已消,可是在四煞神君的猛力围攻下,她也不敢冒险硬接,身在冷飚狂劲冲击之下,虽全力闪避,但仍不免有一二次被对方掌风带得踉跄斜倾几步的时候。九玄雷婆在激怒之下,暗中摸出一颗特制的火药暗器来,其名叫“天女散花”,体积比核桃略大,却是威力惊人、一炸之下,针锥满空激射。老人家恨死了四煞,把它扣在右掌中,正待伺机出手伤人。

四煞不知危机暗伏,掌力益越强劲,寒风砭骨裂扶,一声声狞笑此起彼落,他们越是得意,九玄雷婆越恨之入骨。

蓦地,西北方响起了一声清越的长啸,啸声远传,划空而去,四煞神君闻声倏惊,玄冰掌拍出连串冷飚,如惊涛骇浪般猛袭九玄雷婆韦涵,直刮得老人家面色泛紫,其寒难忍,瘪嘴上带着冷笑,皱脸笼罩着杀气,厉叱陡发,凌空直拔三丈,中途叠腰翻身,目光一扫,见四煞正一拥追上来。

不远处一条人影,快如狂风般卷来,九玄雷婆狂笑骤发,半空中右掌疾扬,一点黑影脱手飞向四煞神君上空。

来人见而惊叫道:“老婆子,使不得!那东西太过残忍!”

四煞闻声惊愕,反不知是闪是追?又震于急时赶来的七步追魂班适齐早年的威望,竟然进退失据。

这仅是一眨眼的工夫,九玄雷婆的“天女散花弹”脱手,七步追魂扬声制止未果,急展成名绝学,出腿,跟着往后挥掌,强劲击地反震,人便借势疾窜,跨步间直飞六七丈,迅如电掣而近,四煞惶然备战,头顶黑影已冒烟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