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黑帮”自从帮主乔勋使出浑身解数历经长达装卸时间将全美金融经济稳定后,已有好些时候风平浪静,社会上不再出现暴力,这世界仿若顿时成了满天飞舞着和平自由之鸽的景象、。

这种情形却也带给黑帮一股沉闷无力的气氛,这阵子无人敢贩卖黑枪给他们,毒品的来源也狭隘了许多,在太过平和的气氛中,人反而变得懒散,贪婪的心霍然沉寂了下来。

只是这风雨前的宁静谁也不知能维持多久。

楚寒森闲散地在黑帮踱着步,耳闻乔勋在办公桌旁一通又一通的说着甜言蜜语,心中的烦躁更甚!

这是什么民办呀!平静中只苍蝇飞过去都听得见。当然,不是他不想过安稳的日子,而是这种静实在是静得吓人,有股火山爆发前的污浊气息。

待乔勋挂上电话,他忍俊不住地开口发起牢骚,“你别一个劲儿的打电话,倒说说看咱们那些生意要不要做了?”

“当然要!”

乔勋倒是极度无所谓的模样,这更是惹恼了楚寒森,“拜托,你这像是要做生意的模样吗?盛开在就只知道沉溺在燕语中,你不烦吗?”

“不烦呀!我乐得很。”

乔勋从容不迫的偏头打量他,“倒是你究竟在烦些什么?虽然目前有几件大CASE没办法着手进行,但至少‘三剑客’在国外进行得挺顺的。不说别的,我们地下舞厅也还干得有声有色,我劝劝你不妨去那跳几支舞解解闷。”

他嘻皮笑脸的为楚寒森做了个不上道的建议。

“地下舞厅有阿山他们打点就已经绰绰有余了,要我去跳舞,你省省吧!”楚寒森不以为然的斜脱了乔勋一眼。

“要不你就去KarSar喝两杯啤酒消消火气,省得在这踱来踱去,扰人清梦。”乔勋递给他一个颇没良心的忠告。

“我看是扰你‘春’梦吧!”

“说得也对,有你杵在这儿,害得我一堆甜言蜜语都不好向宛秋说出口。”乔勋蹙眉一想,也就顺势点点头附和他。

“那好,你继续作你的春梦吧!我走了。”

“喂,放你一个月长假好了;随你去哪儿散散心都可以,玩玩女人我也不会诧异的。”乔勋喊住他,给他个他自认非常有良心的建议。

“谢了。我会好好利用这一个月的假期。”

楚寒森心想,他是该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了,否则再这么下去他准会发疯,四周气氛静得整颗心都快爆掉了。

望着寒森猛然阎上的门扉,乔勋不禁深锁他英挺有力的眉,他纳闷,向来沉稳的寒森怎么会无缘无故变得那么暴躁呢?

该不会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了?但愿是好事。

◆◆◆

“罗勃,记得我的声音吗?”

寒森回到住处,立即拨了通电话经他高中时的同窗也是死党的罗勃史蒂芬。他是位小学教师,目前就住在加州,一个阳光普照的好地方。

好个加州阳光!

“寒森,是你!哇噻,你是哪两条脑神经打结了,装卸不联络,怎么突然想到打电话给我?”

罗勃虽与寒森同年,但个性却是南猿北辙,一个沉寂、一个爽朗,却可成为生死之交。

罗勃于高中毕业后即娶妻,现在已有两个五岁左右大的子女。他虽身为教师,非但不以寒森出没黑社会而将他摒弃于生活圈子以外,还不时写信给他,催促着他来加州游玩。

这一催促就催了近装卸,寒森这怪胎终于肯回他电话了。

“不欢迎是吗?要不要我把电话给挂了?”寒森话语中也藏着彼此才能会意的玩笑。

“不要不要!这一挂断,想听你声音又不知要等到何时了。”

罗勃赶紧说,透露出惊慌的声音,可见楚寒森对他来说就像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游客,几时在他的驿站停留都无法估算。

如今他好不容易主动找上门,又岂能轻易放过。

寒森轻笑出声,“你还真会说笑话,一点儿也不逊当年。”

“当然了,这可是我逗我老婆开心的唯一本钱。”罗勃笑出了不少额上纹。

寒森对天翻丁下白眼,恍然觉得这世界上的男人怎么都如出一辙呢?全成了女人裙下的俘虏!

“我劝你,有志气点儿行吗?”他皱着眉说。

“爱老婆就没志气?我不赞同。我瞧你还是和十年前个模样,当女人是不值钱的糙米糖。”罗勃老觉得寒森的思想严重乖张离谱,不知道有哪个女人对他有潜移默化的能力。

寒森则露出一抹感冒至极的表情,“是糙米糖也就算了,还自以为是的想影响男人,偏偏男人又喜欢着她们的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各取所需嘛!”罗勃得颇是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