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路易士山顶,白雪皑皑、风号雪舞,放眼望去一片银色世界,蔚为奇观。

黎语靓穿得像不倒翁一般,在飞舞的白雪中狂喜地欢呼、跳跃着。雪,雪,她终于看见那么多、那么深的雪了!

古子崴不忙不迭地跟在她身后,就怕她乐极生悲,摔了个倒栽葱,倘若真不幸摔进这层层堆积的雪堆里,要将她拉起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早知道她那么容易兴奋,那么容易满足,他早该带她来看看这里的雪景了。

“语靓,小心点,当心摔着了!”

“你别扫兴嘛!你长年在国外,看见雪已是见怪不怪的事了,可是我不一样,我是第一次耶!”

黎语靓几乎被一大堆喜溢眉琮的欢乐洪流淹没了,压根不在意古子崴说的话。

“你——”古子崴调侃的话还未说出,黎语靓果真应验了他的话,一个不小心,摔了个大跟斗。

“哎哟!”黎语靓尖锐的叫声贯穿了云霄,但仔细一听,她可不是在哀嚎,而是欣喜欢笑着。“好好玩呀!夏克,你也来嘛!这雪里头一点也不冷,像棉花一样很好摸的。”

“快起来,语靓!你现在不感觉冷,但等会儿若雪渗透到雪衣里,是会冻坏的。”古子崴连忙拉起她,不由分说的就将她搂进怀中,搓揉掉她身上的雪。

黎语靓瞪大杏眼,一时语塞了,她不为什么只要他每次一接近她,她就感到浑身不对劲,一股躁热直窜胸中,甚至敏感的嗅到空气中的危险因子正一步步逼过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你在干嘛?想占我便宜啊?”她的声音既颤抖又微弱,对古子崴来说一点也构不上威胁。

古子崴不以为我忤的撇撇嘴,嘲讽的抬高充满个性的美的唇线,你穿得那么厚,什么也没摸着,有什么便宜好占的?”

“那你抱我干嘛?”她骄傲的下巴微微抬起,眼睛讥诮地看着他。

“我只是想将你身上的雪片赶紧给溶掉呀!”他一脸的玩世不恭被无可奈何所取代。

“是吗?”黎语靓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说道,但是,她好像还满喜欢他抱着自己的感觉,那种感觉她也说不上来,似温暖又似安全,又似一种很沁心的柔情。

柔情?会吗?他会对她产生柔情吗?应该不会吧!虽然他好几次表示过喜欢她,但那只不地是逗她玩的吧!况且,他又对自己的病情很自卑啊!她该不该着手帮他恢复自信心呢?

但问题是,她又该怎么帮他呢?

不瞒自己的良心,他的确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不及她心目中的英雄“鲨鱼”,但也算是她所认识的男人中,最不让她排斥的了。

“当然,走吧!你不是一个喊着想学滑雪吗?前面有一场比赛,我先带你去欣赏,之后我再依步骤教你。”

古子崴慢慢走向她,将他的手与她的交叠着。

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对她表白自己的感情,或将他的大掌抚上她娇嫩的脸颊,感觉她的柔和美。

黎语靓这次没有排拒,她让他牵着自己的手,感觉着从他手心中传来的阵阵暖意,与若有似无的电流。

“老实说,我虽然很喜欢滑雪,但是也有点害怕耶!那会不会很难呀?”“不会,只要放轻松就好。”他一派轻松自在的语气说着。

“没办法,那我只好把自己交给你!”她对他淘气的眨眨眼,营造出一种轻松的气氛。

“放心,我不会摔着你的。”他对她露出一抹慵懒的笑意;他笑得无心,却足以令黎语靓撤下所有的防备,于是她愉快的点点头,抬起步伐跟随着他前往。

约莫走了十五分钟,终于到达了比赛的现场,虽然只不过是短短的一刻钟,但对黎语靓来说却像一世纪这么长,因为在雪地里行走,除非有一点技巧,否则是会很辛苦的。

只见她东倒西歪地迈着步伐,好几次若不是有古子崴强而有力的臂弯勾着,她老早又摔进了雪堆里,于是,她不时对他投以感激的眼神。

更令黎语靓好奇的是,古子崴一样走在雪地上,他就像个没事人似的,又稳又轻松愉快,难道这真是男女间的有差异?看来,以后她若想再在他面前争取男女平等,准又会被他笑话了!

找了个最佳位置站好,黎语靓的心情兴奋得无法言喻,看见类似波浪般的轨道,想像着自己能从这座山滑到另一座山,如果自己的身手真有如此“帅”的话,那该有多好。

古子崴握着她的手突地缩紧了一点儿,接着将她整个人拉近自己,将她的头倚靠在自己胸前。之后黎语靓才明白,他这么做是为了以他的背部替她挡掉由身后狂扫而来的狂风。她心头百感交集,对他是既感激又佩服,更令她诧异的是,为何他的改变总是那么的层出不穷,无论她的心情或生理都是如此的应接不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