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语靓,语靓,你醒醒呀!”

古子崴心急如焚的看着眼前双眉深锁的睡美人,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她怎么还没醒呢?此时此刻,他莫不希望在他眼前的依旧是那活泼好动、以整人当有趣的黎语靓,而不是一个动也不动的躯体。

自从鲨鱼救了她,将她送回这里后,所有该做的他全做了,并且已喂她服用过解酒药了,至于她误服的亢奋剂的剂量也不重,照理说不应该拖那么久还没有动静。

莫非她睡熟了,熟悉得连他的叫唤声都听不见?在这种严冬的季节,能躲在被窝里梦周公的确是个不错的享受,这对迷迷糊糊的黎语靓来说,是有这种可能。

不行!无论她是睡死了,还是昏迷了,不叫醒她,他实在难以安下这份忐忑已久的心。

“语靓,语靓……好,你要是再不睁开眼看看我,我就把你给强奸了!”软的不行,他干脆来硬的,哪个女孩不视自己的贞节如命呢?

咦!好像跟他卯上了,她仍没有动作,不理他耶!

逼不得已,古子崴只好使出撒手锏,“行,你不怕我是不是?也可以,那我就冲进你房里把你每天抱着睡觉的臭兔子给剪了、烧了,还用盐酸把它给毁了!”

“你变态呀?”

这句话果然奏效,黎语靓倏地弹跳起来,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竟然敢拿我最心爱的兔宝宝来要胁我,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呀!”

“心爱的兔宝宝!我看是肮脏的野兔子,那种乌漆抹黑的东西,跟纯白的兔子一点也联想不起来,瞧你还叫得顶顺口的。”他嗤之以鼻。

“你管我,我爱叫他兔宝宝,我爱窝在被子里作白日梦,难道犯法吗?”

黎语靓本来没那么气他的,况且,之前两人不是已成了好朋友了吗?可是她就是看不惯他那颐指气使的德行,凭什么嘛!

“你作什么白日梦啊!梦到汤姆克鲁斯吗?还是江口洋介、木村拓哉?”古子崴倾向她,一股浓厚的男性气息围绕着她。

“都不是,我为什么要梦到那些人,我又不认识他们……也不能这么说,我的意思是充其量也只能算我认识他们,他们又不认识我,我干嘛吃饱了没事干想着他们。”

黎语靓讪讪然的说,其实,脑子里早被一个谜样男人的影子占满了。

“难不成你想的是我?”古子崴假装一派天真的问道。

“你死啦?我干嘛想你,我想的是一个有着无与伦比气质的男人。哎呀!你跟他没得比了。”黎语靓手肘撑在大腿上,双手托着肋,一副沉醉在自己梦境里的表情。

“我怎么不知道有那么伟大的人物存在这世上,说来听听好吗?”不知怎地,古子崴一听她这么讲,心里倒满不是滋味的,便急欲知道谁是掳获黎语靓少女情怀的男人,无论如何,他必须打败他!

“笑话,像你们这种市井小民怎么会认识‘鲨鱼’呢!他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心目中的英雄。”

古子崴烁亮的眸子瞬间掠过一抹欢愉的神采,“你少花痴了,就凭他?他也只不过是把你送回来丢在椅子上就走了。你也不想想,是谁不眠不休的照顾你,伺候你吃药?”

“夏克!你说是他送我回来的?这么说,他是抱着我的?”黎语靓闻言,一双眼睛都明亮了起来,足足有一百烛光那么强,简直是刺眼极了。

“瞧你笑得花枝乱颤的怪表情,说有多丑就有多丑。”虽然他高兴的不得了,但只能笑在心底。

“喂!你也不能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我再问你,他有没有留言或交代些什么?”

古子崴定定地看着她,一道温热的光芒射进她的眸子里,“他只说要我以后注意你的安全,并且要限制你夜游的行动,除非有我做陪

“这么说,他是关心着我!”黎语靓兴奋的说着,陡地,她瞥了他一眼,“夏克,你干嘛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是不是心里不平衡呀!哎呀!你就当我是在作白日梦,他怎么会看上我嘛!”

她霍然想起夏克有病,她怎能净在他面前称赞别的男人,这对他来说是岂不是雪上加霜吗?

“你错了,你值得让任何男人为你付出一切。”古子崴的表情不再像先前那么的漫不经心、吊儿啷-反而有种危险的讯息紧紧攫着黎语靓的感官。

“夏克?”黎语靓为他这些话所震慑住了!

古子崴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他连忙以笑来掩饰道:“我说的是真的,像你这种善良又不虚伪的女孩,我若是鲨鱼,一定会心仪于你的;而且你别忘了,我已经坦白诚实的告诉过你,我喜欢你,也爱上你了。”

“真的!算了,昨晚我是随口问问,你也是将就着回答罢了,我不会当真的,虽然你话中安慰的成份居多,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她巧笑倩兮,对他施展另一种迷人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