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御寒心决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老者手扶杯盏,道:“老朽自是会言无不尽,但老朽与隐凤谷之间的约定,谷主应记得吧?”

尹欢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道:“石老与我父亲约定一生之中只为我父办三件事,这一点我当然知晓,同时我也不愿看到石老与隐凤谷的缘分这么快便断了,自不会请石老办什么事,而仅仅是向石老打听一些陈年旧事而已。”

老者微微颔首。

尹欢的话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神色间有了感慨之情。

尹欢身子前趋,更显恭敬地道:“我父困于冰殿中已有整整十九年,以我之能耐,与我父相比,可谓相去万里,隐凤谷的重担压于我身上,我实是仅能勉力为之,难以胜任。我父曾说有三种方式可助他冰殿脱困,重见天日,但却从不肯将这三种方式告之于我们兄妹二人,石老与隐凤谷素有渊源,对此必有所知,不知能否相告?”

老者不以为然地一笑,道:“你父亲不愿将它告诉于你,必有原因,既然如此,即使老朽知晓此事,也不能向你透露了。”

尹欢的回话可谓滴水不漏:“我猜测多半是因为以这三种方式助我父脱困,都需冒很大的风险,为我兄妹二人着想,他才不肯说出。但我身为人子,又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受此困厄之苦?望石老成全我一番孝心!”

老者道:“其实谷主大可不必为你父亲担心。他的智慧谋略,甫天之下几无人能及,虽然意外厄难使他不得不自困于冰殿中,但对于这一切,他必早已做了周密安排。老朽受他之托,为他办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保隐凤谷二十年平安。他之所以说是二十年,必有其道理,如果老朽没有猜错的话,他定是预知在这二十年间,必能等到脱困的契机!谷主不必操之过急。”

尹欢追问道:“石老能断定我父亲对自冰殿中脱困一事是成竹在胸?”

老者道:“十有八九是如此。”

尹欢皱眉沉吟半晌,长叹一声道:“纵然能如石老所言又如何?眼下隐凤谷劫难迫在眉睫,虽然石老有不世修为,但独木不成林,若是我与石老携手应战,方有退敌把握……”

老者倏然仰首长笑,笑声中充满无限豪迈!他那瘦削的身躯因为这豪迈之不世气概,顿时让人心生高山仰止之感。

气吞山岳的气势此刻在这老者身上显露无遗。

守候于遗恨湖上的隐凤谷弟子乍闻此声,莫不骇然大惊。

尹欢亦为之变色。

笑声渐止,老者沉声道:“虽然世人谈及惊怖流犹如谈虎色变,但仅凭惊怖流,在老朽面前,他们亦难有作为!老朽守护隐凤谷已有十九年,难道会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尹欢见老者始终不曾说出可使父亲从冰殿中脱困而出的办法,暗自焦虑不已,却也无可奈何,他只得转换话题,旁敲侧击,以图有所收获。当下他道:“自从我父亲困于冰殿后,除我兄妹三人外,再无外人进入冰殿中,今日我父亲却破例邀在隐凤谷养伤的陈籍进入冰殿,石老对此事有何看法?”

老者淡然道:“些许小事,谷主何必思虑重重?”略作停顿后,复颇有深意地继续道:“只要谷主真心为隐凤谷三百余弟子着想,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尹欢心头剧震。

但他的神情却无太多的变化,而是道:“多谢石老指点。”

△△△△△△△△△

隐凤谷中,人人皆知“石老”身分特殊,他虽是在隐凤谷中,但对隐凤谷中平时发生的诸多事宜,几乎从不过问,尹欢身为谷主,对他仍是恭谦有加。

但尹欢与“石老”之间,却又绝对称不上融洽无间,他们两人虽是同在隐凤谷中,彼此间却显得很是疏远,甚至有时会显得过于冷漠。

惟一与“石老”亲近些的只有尹恬儿。

在隐凤谷中,除了尹欢及其父亲之外,再无他人知道“石老”与隐凤谷之间有着怎样独特的渊源——连尹恬儿亦是不知。

更极少有人知道“石老”的身分来历。

这一点,甚至连尹欢也仅是略知一二。

也许,这秘密惟有长困于冰殿中的老谷主才知真相。

△△△△△△△△△

战传说见如此巨大的坚冰中竟困有一人,自然惊愕无比。

这时,尹恬儿在一侧道:“我爹身染顽疾,需长年自困于坚冰之中,方可免去顽疾发作的危险。”

战传说纵然吃惊非小,此时仍已强自定神,他面向那巨大的冰台深施一礼,道:“晚辈见过尹前辈。”

老谷主“呵呵”一笑,道:“老夫虽是尹欢、恬儿之父,但他们并非随老夫姓氏,而是随母姓,其实老夫之名为歌舒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