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强敌压境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尹恬儿语气平淡,尹欢却神色一变,轻哼一声,半晌方道:“若不是他始终不信任我,隐凤谷又何尝会陷入今日这般被动局面?”

尹欢口中的“他”自是指其父,战传说见尹欢似乎对其父甚有怨言,不由暗自纳闷,忖道:“原来他们的父亲尚健在,却不知为何早早地就将谷主之位传与尹欢?”

尹恬儿几乎是针锋相对地道:“二哥何以如此肯定隐凤谷已陷入被动状态?”

尹欢不悦地道:“对方一人独闯隐凤谷,便已杀我四十余人,难道这还不是被动?况且受敌冲击时,我方众人立即对遗恨湖重加防守,却不知这是对方投石问路之计,一举便窥破我隐凤谷最重要的事物必在遗恨湖中,这何尝不是一种被动?”

尹恬儿忽然狡黠一笑,道:“二哥的性情恬儿多少有些了解,若是局面真的如此不堪,二哥也不会安坐于此了。”

尹欢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似无意再与尹恬儿争辩。

尹恬儿转向战传说道:“昨日恬儿有所误会陈大哥,请陈大哥见谅!”言罢竟深施一礼,算是赔罪。

战传说竟“啊……”了一声,他是因对方称他为“陈大哥”而惊诧,随即方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已非四年前的少年,论年纪,或许真的比尹恬儿略为年长。

战传说对四年时光莫名流逝尚极不适应,他在心中苦笑一声,口中道:“既然是误会,姑娘又何必挂怀?”

尹恬儿展颜笑道:“多谢陈大哥见谅。我爹听说我得罪了陈大哥,而陈大哥反在危难关头出手救我,爹爹很是感激,他想当面向陈大哥致谢,却苦于行走不便,不知陈大哥能否随我移驾一行,也好让爹爹心安?”

她的话锋辗转得很是突然,却又并不太过突兀,且显得甚为客气,让人无法拒绝。

战传说恍然忖道:“原来她父亲行走不便,才早早地将谷主之位传于尹欢。前辈的邀请,自己蔫能不从?”当下不假思索地道:“在下蒙隐凤谷相救盛恩,当拜谢前辈!”

刚说完这一番话,他无意中发现尹欢神色凝重,似有所疑惑,心中不觉有些奇怪,却已无暇思忖太多。

△△△△△△△△△

战传说与尹恬儿一同离去之后,尹欢独自一人静坐于水舍中。

他的面部表情不断变化着,初时显得疑虑、不安乃至愤怒,而后终于渐渐释然,神色缓和了许多。

尹欢轻击双掌,很快便有一名精悍的隐凤谷弟子入内,恭声道:“请谷主吩咐!”

“让雕漆咏题来见我。”

那人应声退下。

雕漆咏题乃隐凤谷十二铁卫中排名第十一的高手,但他的追踪袭杀之术,十二铁卫中无人能及。

少顷,一个比尹欢矮半个头的男子进入水舍中,此人便是雕漆咏题。他的身躯并不健硕,却极为匀称,让人感觉到只要他愿意,就可以灵活自如地做出任何动作。乍看他的五官,显得很是平凡,惟有双目却是精悍如鹰隼,加上双肩始终是向前微微耸着,让人感到他就是一只随时会振翅扑出的鹰。

而此时在雕漆咏题的肩上正蹲着一只灰鹰,这只灰鹰是雕漆咏题实行追踪的重要保证。此刻灰鹰的喙鼻部尚蒙着一个用青布特制的小小布袋,这并非为了防止灰鹰伤人,而是为了保护灰鹰敏锐无比的嗅觉不会被太富刺激的气味所破坏。

雕漆咏题恭敬地施过礼后,便立于一侧,静候尹欢吩咐。

他的言语似乎都用来与他的灰鹰交流了,与人相处时,却沉默寡言,惜言如金。

尹欢亦直截了当地道:“我让你来,是要你追踪一个人。”

“是袭击隐凤谷的女子?”雕漆咏题道,事实上他早已有所准备。谷主尹欢要查出那女子的身分下落,就必须依仗他。虽然那美艳的狠辣女子来去如风,但无论是谁,杀了四十多人之后,不可能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蛛丝马迹对他人而言也许毫无用处,但对雕漆咏题来说,却已足够。在此之前,他已找到一丝线索,只要尹欢吩咐下来,他自信凭借这些线索,必能有所收获。

没想到尹欢却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要追查的竟不是杀了隐凤谷四十余人的绝色女子!

雕漆咏题吃惊非小!

难得的是他纵然极为吃惊,却竟未开口询问。

这时,尹欢已自怀中取出一只瓷瓶,交与雕漆咏题。雕漆咏题双手接过后,尹欢道:“瓷瓶中药物的配方十分独特,在这世间也一定只有两瓷。一瓶在你手中,另一瓶则在我要你追查的人手中。”

“查什么?”雕漆咏题问道。

“他的一切来龙去脉,包括师门、身世、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