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易剑道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丁聪终于开口道:“门主……”声音干涩如山岗上的枯草败叶,并很快便被晚风吹得无影无踪,只说出二字便顿住了。

苍封神叹了一口气,道:“老夫看出你们两个年轻人都是极为出色的,也很欣赏二位,只是这世间有两种人注定是难以长命的:一种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另一种不知道本应知道的事。贺易风致命伤口的秘密本不应是你们知道的,你们却知道了;你们应知道老夫绝不会让你们坏我大事,但偏偏你们却忘了这一点。”

他的声音更为平缓,就如同一把缓缓劈出的极薄的刀,似乎并不咄咄逼人,却有着让人难以抵御的气势。

略略一顿,他接着道:“所以,你们必须——死!”

说到这儿,他的眼中有了异样的光芒在闪动,在这苍茫夜色中,竟也那般醒目。他望着丁聪,以轻淡的语气道:“你太年轻,所以难免幼稚。别忘了我们能有今日的地位、势力,全是在血腥与死亡中一点一点地打拼出来的!”

丁聪道:“门主果然棋高一着……但我却不明白门主为何要处心积虑对付门中的兄弟?他们对你一向是忠心不二的!”

苍封神悠悠地道:“你当然不会明白,因为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根本不知武者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苍封神的话突然被近乎肆无忌惮的笑声打断,赫然是战传说在仰天长笑!苍封神神色微变,丁聪亦心情复杂地望着战传说。

战传说笑罢方道:“可笑,可笑,如你这般不知廉耻之人,竟也妄提什么最高境界!不过,丁兄,今日我倒是明白了无耻之徒的最高境界什么了。”

丁聪不曾料到在这性命悬于一线之际,战传说竟敢调侃嘲讽苍封神,惊愕之余,不由为其无畏所感染,心领神会的接过战传说的话头,道:“是什么?”

“是化腐朽为神奇,化无耻为高尚。”战传说道。

战传说来自一个独立于武界之外的地方,所以,对于如苍封神这般早已成名的绝顶高手,他并无常人所共有的敬畏与顶礼膜拜。在他心中,一切皆以“是”或“非”,“正”或邪来判断。苍封神在道貌岸然之后,掩藏着不为世人所知的丑恶,在战传说看来,此人自是绝不值得敬畏。

苍封神怒极反笑,笑罢,他以出奇平静的声音道:“丁聪,你因妒恨贺易风获得继承六道门掌门人之位,勾结外人,残杀同门,终被我清除门户,这无疑是一件大快人心之事!”

丁聪凝视着苍封神,缓缓地拔出腰间之剑,脸色显得越发苍白,忽然道:“其实,二年前晋旗主被杀之事,你也是知道其中内幕的,是也不是?战传说绝不会平白无故对一个无怨无仇的陌生人出手,即使做下此事,也不会在事后主动承认!更重要的是,以六道门的追踪之术,为何总是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让战传说从容走脱?”

顿了一顿,又一字一字地接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因为有你在暗中相助!”

苍封神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道:“你如此聪明,也不枉‘丁聪’此名。可一个将死之人,聪不聪明,其实是无关紧要的!”

“要”字甫出,苍封神突然毫无征兆地动了,在电光石火的刹那间已掠过数丈空间,骈指如剑,指剑遥指丁聪。

无锋指剑,却有洞穿天地之气势。

甫一出手,苍封神便显露出了远逾贺易风诸人的剑道修为,宗师级高手风范展露无遗。

战传说来自于超脱武界之外的地方,虽然因为不可知的原因,他始终未能使自身的剑道修为达到他所向往的境界,但他在剑法上高屋建瓴般的鉴赏能力却非常人可比,此刻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显然低估了苍封神!

丁聪手中之剑倏然扬起,光芒凄迷如雾,漫卷而出。

战传说、苍封神心中皆是一震,他们赫然发现丁聪的剑道修为与六道门普通弟子的身分是极为不相称的!

苍封神心中之惊愕更甚,毕竟战传说与丁聪只是初识,而他却与丁聪朝夕共处了两年,自两年前丁聪成为六道门弟子后,其所作所为与其他弟子并无不同,此时苍封神才知那一切皆是假象。

苍封神甚至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两个人——近几年来名声鹊起的两个年轻一辈的绝顶高手“金童玉女”!

“金童”花犯。

“玉女”风浅舞。

苍封神不曾料到在六道门中,竟亦有如此出色的年轻高手,以丁聪的武功,显然远胜于六道门其他年轻弟子,勿庸置疑,丁聪进入六道门必有非同寻常的原因。

不及多想,双方已悍然相接,犹如闷雷般的巨响声中,丁聪与苍封神同时倒飞而出,直至数丈开外,方各自稳住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