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举世皆知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白衣剑客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一抹饱含冷酷杀机的笑意,笑意森寒如冰。

他竟毫不退让地向贺易风的刀迎去!刀剑悍然接实,劲气四溢。

白衣剑客一声长笑,如被无形绳索牵引一般倒掠。

“呛啷……”声中,他已还剑入鞘,洒脱至极。

战传说大为疑惑。

却见贺易风僵立当场,眼神极度惊愕,似乎他正遭遇了一件完全出乎他意料之事。

他以扭曲而古怪的声音道:“……难道,你是……”

白衣剑客面无表情地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

贺易风张了张口,却未能出声,“当啷……”一声,他的刀已脱手坠地。与此同时,他的脸部面色突然褪尽,变得极为苍白。

“蓬……”他的腹部突然有血箭标射而出,化为漫天血雾,情景骇人至极。

贺易风如朽木般轰然倒下。

战传说目瞪口呆,他分明看到双方气力一搏时,应是势均力敌,贺易风并未被对方的剑所伤。

但此刻贺易风却不可思议地倒下了,就此毙命。

战传说忽然想到贺易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所说的那句话,莫非,在生命消亡之时,他已察觉到异乎寻常之处?甚至,他已明白了对方的身分?但这一切已随着贺易风的死亡而成了不解之谜。

那白衣剑客长长吁了一口气,抬头望了望星空,随即径直离开客栈而去。

他竟走得那么从容,似乎并未在意六道门会因仇恨而对他穷追不舍,未曾想到苍封神的武学修为远非贺易风等人可比。

战传说立于窗前,忽然感到了一种凉意,他抬头望了望天空,月色银白,使天空显得那么遥远而飘渺虚无。

良久,客栈中才有响动,显然客栈里的掌柜、伙计已因方才的血腥一幕深深惊悸,此刻方才缓过气来。

也许,在他们眼中,这只是一场江湖寻常仇杀,惟有战传说才知道这绝非一般的恩怨仇杀,在它的背后,必然有着惊人的秘密,而且极可能与他有着密切关联的秘密。

就在他即将转身之时,忽然目光一跳,似乎看到倒在地上的腾易浪动了动,待他再细看之时,却再无动静。

战传说心中飞速转念,思忖着该不该去看个究竟,当他想到六道门极可能是查清此事真相的惟一线索时,立时拿定了主意。

但他并未显露出武功底子从窗口跃下,而是走至后院。到了后院,战传说故作惊慌失措地道:“掌柜,掌柜……出人命了!”

客栈底层刚亮起的惟一一盏灯倏然灭了,战传说暗自好笑,他知道定是客栈老掌柜怕招惹祸端,装聋作哑。

当战传说走向腾易浪时,他的脚下踏着粘湿的血迹,感觉极为不适,空气中弥漫着微甜的血腥气息。

增至腾易浪身旁,战传说蹲下身来,探了探他的鼻息,心中一喜一惊:他果然尚有鼻息,只是极为微弱。

人命关天,战传说再也顾不上掩饰形迹,他迅即出手封住了腾易浪胸前伤口周围的几处穴道,再将自身的真力输入对方体内。过了一阵子,只听得腾易浪低低呻吟了一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战传说猛然记起一中,心中“咯噔……”一声,急忙伸手在地上摸了一把,立时沾了满手的血污,然后将之在脸上一抹,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他担心腾易浪醒过来见到他时,会把他当作凶手。

腾易浪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战传说时,眼中流露出惊愕之色,似张口欲言,战传说急忙道:“你失血太多,不宜多言。”

这是战传说第一次救人,他的心怦怦乱跳,喉头亦有些发涩,定了定神,他拿定主意,高声喊道:“掌柜的,此人已醒转,快去镇上寻些金创药,事后少不了好好酬谢你们!若是见死不救,日后你们可脱不了干系!”

却无人回应,客栈静寂的仿佛死去了一般。

战传说又重复了一遍,这才见方才灭了灯的房内又重新亮起了灯光,一阵咳嗽声后,老掌柜的声音传出:“出什么事了?咳咳……小店乃小本经营,一向规规矩矩的……罗三,罗三,罗三,去看看后院出了什么事……”

似乎方才他真的对后院的事一无所知,战传说只觉又好气又好笑。

也许是因为战传说的金锭起了作用,半个时辰后,罗三便从镇子的药店中购来了金创药。

无须战传说吩咐,老掌柜和罗三将腾易浪安置在战传说的房中后,即自行退出了,他们自知应尽可能回避江湖纠葛。

战传说并不能确知六道门与那白衣剑客之间孰是孰非,掩上门后,他细细思虑,仍无法理清头绪。

到了后半夜,战传说渐感疲倦,正朦胧欲睡之际,忽闻轻响声,惊醒一看,却见腾易浪似乎要挣扎着支撑坐起,战传说忙劝阻道:“你伤得极重,且莫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