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真假传说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战传说终于慢慢冷静下来,冷静之后,他忽然察觉一个疑点:既然自己的容貌与那年轻人酷似,为何当自己出现时,那年轻人与罗三却并无异样表情?这绝对有悖于常理。

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其实那年轻人与自己并不相似?

“笃,笃笃……”敲门声打断了战传说的思绪,外面响起了罗三的声音:“战公子,你要的酒小的给你送来了。”

要酒只是战传说在惊慌失措时随口所说,他略作沉默后道:“进来吧。”

罗三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捧着一壶酒推门而入,将菜摆好酒斟上,笑道:“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吗?”

战传说略作沉吟,道:“借问一句,此地离乐土还有多少路程?”

罗三以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勉强一笑,道:“公子真是风趣,小店所在的花镇,已是属于乐土了。”

战传说哈哈一笑,岔开话题道:“既然是在乐土,就应有地道美酒。”

罗三陪着笑道:“在这山野之地,其实并无好货色,公子是行家里手,少年英雄,小店也不敢欺瞒。若是蒙公子青睐,在此长住十天半月,小的就是跑断双腿,也要觅来上等佳酿。”

战传说不再说话,罗三知趣地退下了。

战传说乃一介少年,并不嗜酒,兼且心事重重,故只是默然立于窗前。

“朋友贵姓为战?”

身后忽然响起清朗的声音。

战传说一惊,蓦然回首,只见那容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年轻人正站在自己的门口处,目光平静地望着他。此人一袭白衣,颇为俊美,使战传说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神采。

战传说心中不停自问:“他为何见到我时,还能如此平静?为什么……”

不知为何,他心头闪过一个念头,凭着难以言喻的直觉摇头道:“那是店里的伙计听岔了,其实在下并不姓战,而是姓陈。”战传说想起罗三与自己套近乎时自己曾说姓战,但此人为何要从罗三那儿打听这事?!

“原来如此。”那容貌与战传说一般无二的年轻人又问了一句:“今天是八月十五,朋友为何孤身在外?”

对方不可思议的平静使战传说有所悟,亦平静了不少,他甚至笑了一笑,道:“你岂非也是独自在外?”

那人并不气恼,道了声“打扰了”,竟自退出。

待身影消失于门外后,战传说方如呻吟般长吁了一口气,顿坐于床上。

一切皆如同一场不可思议的恶梦般让人难以置信。

但战传说的心中却越来越肯定在这种平静的背后隐藏着惊涛骇浪,只是这一切暂时被诡秘的外衣掩盖住了而已。

他坐着默默地想了一阵心思,然后悄然起身,将包裹中的箭、书简、金银取出,再将包裹放入被褥之下,单单抽出席子铺在一个墙角处,吹熄油灯后便和衣卧下了。

他已断定那年轻人一定是易容成自己的模样,至于对方为何要这么做,却是不得而知了……

子夜。

半梦半醒间的战传说忽然被异样的感觉惊醒,他凝神静听,隐隐听到西向有衣袂掠空声。

很快,在另外三个方向,战传说亦听到了异样的响声。

他的右手悄然取出那支箭——这是他身边惟一可作兵器之物了。

忽闻一清朗的声音朗声知道:“六道门的追踪之术果然绝世无双,诸位既然已远道而来,又何必躲躲藏藏,难得如此月高星淡淡,实是一个大好的杀人之夜!”

赫然是与战传说同投宿此店的年轻人发出的声音。

一怔之下,战传说忽然明白过来,一定是此人易容成他人模样后再胡作非为,引来他人追杀。

真正见过战传说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那人为何偏偏要易容成他的模样?

若说这其中另有阴谋,但战传说与外人几乎没有任何恩怨,又何来针对他的阴谋?

无论如何,战传说想必此人绝非善类,因为六道门乃乐土颇负盛名的正道门派,当年在对付邪派九极神教时出力甚多。

这时,北向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高声道:“战传说,今夜你已是插翅难逃!”

战传说大惊,一时束手无策,心道:“六道门何以知道我亦在此?他们与我又有什么恩仇?”

忽然心态一转,醒悟过来,明白六道门所称的“战传说”,应是指那来历蹊跷的年轻人,由此看来,此人果然是在冒着自己之名为非作歹。

战传说怒焰顿生,心中忖道:“此人大概不会料到会与我相遇吧?但他在遇见我之后,仍是镇定自如,倒是殊不容易!”

思忖间,尖锐的暗器破空声倏然响起,慑人心魄,随即听得那年轻人长笑道:“诸位皆是前辈高人,为何也用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