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魔鬼咒念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因为,战传说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所见到的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那人身上披着一件紫色的袍子,袍子宽大得不成比例,他的整个身躯被袍子完全笼罩了。

更为诡异的是他的头部,他的五官脸庞以及露在衣袍外的肌肤竟是金黄色!

绝对如金子一般的黄色!

甚至还着惟有黄金才会有的幽幽光泽!

他的五官的形状与常人无异,但因为脸部肌肉浮肿而呆板,使之五官仿佛是生生地嵌入般。

他的脸,他的肌肤,就如同是用极为柔软的黄金铸成的。

甚至还有他的双手!

一股彻骨凉意直透战传说尽底,他的手心却已有了冷汗渗出。

此刻他才明白为何先前此人扣住自己的手腕时,会是那么的冰凉。

战传说怔怔而立,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什么时候起,外面的金铁交鸣声停了,空气中似乎平添了微甜的铜锈般的气息。

战传说终于吃力地吐出一句话:“怎会……如此?!”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话中却透着幽幽冷气!此时他感到正因曾受到对方的攻击,其心绪才显得略为安静一些,因为他至少有一个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的:只有人才会武功!

那形如鬼魅般的人眼中蓦然射出极为悲恨怨毒之色,他嘶哑着声音道:“这是魔鬼的咒念!亦是永远不可解除的咒念!!它已困扰了我整整十五年!!!”他的声音越发诡异而沙哑,战传说忽然后悔了,他后悔不该强人所难。

望着对方那痛苦的眼神,他不由起了恻隐之心,试探着道:“莫非,这是一种病?”

“一种病?”那形如鬼魅般的人摇了摇头,道:“我本是一个永远都不会生病的人。”

战传说几乎失声笑出:世间又岂会有永远不生病的人?

但他终是没有笑,因为他突然想到世间既然可以有人拥有如黄金一般的肌肤,为何不可能有永不生病的人?

神秘的戈壁。

神秘的古庙。

神秘的人……

战传说看出那人绝不是戴了黄金铸就的面具。

那诡异莫测的人重新退回了那片阴影之中,声音低缓地道:“我的模样很丑,是不是?”

战传说心情极为复杂,他曾无数次猜测与父亲相见的神秘人物的身分、模样,却万万没有料到父亲每年八月十五远涉万里所约见的却是如此一个丑怪之人。

他当然不忍心如实回答对方的话,凭直觉,他感到此人心中一定有着深深的怨愤,在他那让人难以正视的面目之后,一定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真相!

他沉默了少顷,道:“既然前辈是家父的朋友,就一定是一个值得晚辈尊重的人,至于其他的,至少在晚辈看来并不重要。”

阴影中的人似乎为他的话所触动,久久无语。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马蹄声,蹄声并不十分密集,听其声,应是向这边奔驰而至。

战传说心生疑虑,他知道来者已绝不可能是不二法门的黑衣骑士了。

那么,来者究竟又会是谁?战传说警惕起来,这时,阴影中的人缓声道:“传说,你一定很累了,先歇歇吧。”

其声似乎有着奇异的魔力,战传说微微一怔之下,忽然真的感到了极度的疲倦。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感到眼皮越来越沉……

终于,他的意识飘离了他的身体。

△△△△△△△△△

这是一片水草丰茂的土地,远处峰峦起伏,在天际描出一道曲折迷人的线曲,轻松拂过的微风温柔而湿润,在这片平缓的草地与远处的群山之间,是一个美丽的湖泊,湖水清涟,倒映着蓝天。

旭日初升,东方天际还漂游着淡淡的金黄色的云彩,一群云雀在草地上忽起忽落。

当战传说睁开双眼,所见到的这一番景致让他迷惑不已,他发现自己竟是仰卧在一处平缓的草地上。

望着眼前的一切,再忆起那荒凉的戈壁,神秘的古庙,恍惚间似若隔世为人。

战传说翻身坐起,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腿上的伤口已不再疼痛,他急忙仔细察看,愕然发现右腿的伤口竟没有任何疤痕,连少许红印也没有。

战传说怔立当场!

少顷,他忽然飞快地抬起左脚。他绝不相信自己的伤口会在一夜之间恢复得如此完好!他有些怀疑自己慢否记错了,伤处是在左腿而非右腿。

但左腿赫然亦是没有任何伤痕。

战传说的表情顿时凝固了。

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侧还有一个包裹,包裹并非以寻常布料织成,他满怀狐疑地伸手触摸包裹,感到触手处极为细腻光滑,这才发现它根本不是布料所制,而是用极薄的兽皮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