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杂记卷五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西京杂记卷五

会稽人顾翱。少失父事母至孝。母好食雕胡饭。常帅子女躬自采撷。还家。导水凿川自种。供养每有嬴储。家亦近太湖。湖中后自生雕胡。无复余草。虫鸟不敢至焉。遂得以为养。郡县表其闾舍。

齐人刘道强善弹琴。能作单鹄寡凫之弄。听者皆悲不能自摄。

赵后有宝琴曰凤凰。皆以金玉隐起为龙凤螭鸾古贤列女之象。亦善为归风送远之操。

公孙宏以元光五年为国士所推尚为贤良。国人邹长倩以其家贫。少自资致。乃解衣裳以衣之。释所着冠履以与之。又赠以刍一束。素丝一襚。扑满一枚。书题遗之。曰夫人无幽显。道在则为尊。虽生刍之贱也。不能脱落君子故赠君生刍一朿。诗人所谓生刍一朿其人如玉。五丝为镊。倍镊为升。倍升为。倍为纪。倍纪为□。倍□为襚。此自少之多。自微至着也。上之立功勋效名节亦复如之。勿以小善不足修而不为也。故赠君素丝一襚。扑满者以土为器。以蓄钱具。其有入窍而无出窍。满则扑之。土麤物也。钱重货也。入而不出积而不散。故扑之。上有聚歛而不能散者将有扑满之败。可不诫欤。故赠君扑满一枚。猗嗟盛欤山川阻修。加以风露。次卿足下勉作功名。窃在下风以俟嘉誉。宏答烂败不存。

汉朝舆驾祠甘泉汾阴备千乘万骑。太仆执辔。大将军陪乘名为大驾。

司马车驾四中道

辟恶车驾四中道

记道车驾四中道

靖室车驾四中道

象车鼓吹十三人中道

式道候二人驾一左右一人

长安都尉四人骑左右各二人

长安亭长十人驾左右各五人

长安令车驾三中道

京兆掾史三人驾一三分

京兆尹车驾四中道司隶部京兆从事都部

从事别驾一车三分

司隶校尉驾四中道

廷尉驾四中道

太仆宗正引从事驾四左右

太常光禄卫尉驾四三分

太尉外部都督令史贼曹属仓曹属户曹属东曹掾

西曹掾驾一左右各三

太尉驾四中道

太尉舍人祭酒驾一左右

司徒列从如太尉王公骑令史持戟吏亦各八人鼓吹一部

中护军骑中道左右各三行戟楯弓矢鼓吹各一部

步兵校尉长水校尉驾一左右

队百匹左右

骑队十左右各五

前军将军左右各二行戟楯刀楯鼓吹各一部七人

射声翊军校尉驾三左右三行戟楯刀楯鼓吹各一部七人

骁骑将军游击将军驾三左右二行戟楯刀楯鼓吹各一部七人

黄门前部鼓吹左右各一部十三人驾四

前黄麾骑中道

自此分为八校左四右四

护驾御史骑左右

御史中丞驾一中道

谒者仆射驾四

武刚车驾四中道

九游车驾四中道

云罕车驾四中道

皮轩车驾四中道

闟戟车驾四中道

鸾旗车驾四中道

建华车驾四中道左右

虎贲中郎将车驾二中道

护驾尚书郎三人骑三分

护驾尚书三中道

相风乌车驾四中道

自此分为十二校左右各六

殿中御史骑左右

兴兵中郎骑中道

高华中道

毕罕左右

御马三分

节十六左八右八

华盖中道

自此分为十六校左八右八

刚鼓中道金根车

自此分为二十校满道

左卫将军

右卫将军

华盖自此后麋烂不存

元光元年七月京师雨雹。鲍敞问董仲舒曰。雹何物也。何气而生之。仲舒曰。阴气胁阳气。天地之气。阴阳相半。和气周回。朝夕不息。阳德用事。则和气皆阳。建巳之月是也。故谓之正阳之月。阴德用事。则和气皆阴。建亥之月是也。故谓之正阴之月。十月阴虽用事。而阴不孤立。此月纯阴疑于无阳。故谓之阳月。诗人所谓日月阳止者也。四月阳虽用事。而阳不独存。此月纯阳疑于无阴。故亦谓之阴月。自十月巳后。阳气始生于地下。渐冉流散故云息也。阴气转收。故言消也。日夜滋生。遂至四月纯阳用事。自四月巳后。阴气始生于天上。渐冉流散。故云息也。阳气转收。故言消也。日夜滋生。遂至十月纯阴用事。二月八月。阴阳正等。无多少也。以此推移。无有差慝。运动抑扬。更相动薄。则熏蒿歊蒸。而风雨云雾雷电雪雹生焉。气上薄为雨。下薄为雾。风其噫也。云其气也。雷其相击之声也。电其相击之光也。二气之初蒸也。若有若无。若寔若虚。若方若圆。攒聚相合。其体稍重。故雨乘虚而坠。风多则合速。故雨大而疏。风少则合迟。故雨细而密。其寒月则雨凝于上体。上轻微而因风相袭。故成雪焉。寒有高下。上暖下寒。则上合为大雨。下凝为冰霰。雪是也。雹霰之流也。阴气暴上。雨则凝结成雹焉。太平之世。则风不鸣条。开甲散萌而巳。雨不破块。润叶津茎而巳。雷不惊人。号令启发而巳。电不眩目。宣示光耀而巳。雾不寒望。浸淫被洎而巳。雪不封条。凌殄毒害而巳。云则五色而为庆。三色而成矞。露则结味而成甘。结润而成膏。此圣人之在上。则阴阳和气雨时也。政多纰缪。则阴阳不调风发屋。雨溢河。雪至牛目。电杀驴马。此皆阴阳相荡而为祲沴之妖也。敞曰。四月无阴。十月无阳。何以明阴不孤立阳不独存邪。仲舒曰阴阳虽异而所资一气也。阳用事此则气为阳。阴用事此则气为阴。阴阳之时虽异而二体常存。犹如一鼎之水而未加火。纯阴也。加火极热。纯阳也。纯阳则无阴。息火水寒。则更阴矣。纯阴则无阳。加火水热。则更阳矣。然则建巳之月为纯阳。不容都无复阴也。但是阳家用事。阳气之极耳。荠麦枯。由阴杀也。建亥之月为纯阴。不容都无复阳也。但是阴家用事。阴气之极耳。荠麦始生。由阳升也其着者葶苈死于盛夏。款冬华于严寒。水极阴而有温泉。火至阳而有凉焰。故知阴不得无阳阳不容都无阴也。敞曰冬雨必暖。夏雨必凉。何也。曰冬气多寒。阳气自上跻。故人得其暖而上蒸成雪矣。夏气多暖。阴气自下升。故人得其凉而上蒸成雨矣。敞曰雨既阴阳相蒸。四月纯阳。十月纯阴。斯则无二气相薄则不雨乎。曰然则纯阳纯阴。虽在四月十月。但月中之一日耳。敞曰月中何日。曰纯阳用事。未夏至一日。纯阴用事。未冬至一日。朔旦夏至冬至其正气也。敞曰然则未至一日其不雨乎。曰然颇有之则妖也。和气之中自生灾沴。能使阴阳改节。暖凉失度。敞曰灾沴之气。其常存邪。曰无也。时生耳。犹乎人四肢五脏中也。有时及其病也。四支五脏皆病也。敞迁延负墙俛揖而退。

武帝时郭舍人善投壶。以竹为矢。不用棘也。古之投壶取中而不求还。故实小豆。恶其矢跃而出也。郭舍人则激矢令还。一矢百余反。谓之为骁。言如博之掔枭于掌中为骁杰也。每为武帝投壶。辄赐金帛。

武帝以象牙为簟。赐李夫人。

贾谊在长沙。鹘鸟集其承尘。长沙俗以鹏鸟至人家主人死。谊作鹏鸟赋。齐死生。等荣辱。以遣忧累焉。

李广与兄弟共猎于冥山之北。见卧虎焉。射之。一矢即毙断其髑髅以为枕。示服猛也。铸铜象其形为溲器。示厌辱之也。他日复猎于冥山之阳。又见卧虎。射之。没矢饮羽。进而视之。乃石也。其形类虎。退而更射。镞破簳折而石不伤。余尝以问杨子云。子云曰。至诚则金石为开。余应之曰。昔人有游东海者。既而风恶船漂不能制。船随风浪。莫知所之。一日一夜得至一孤洲。其侣欢然。下石植缆。登洲煮食食未熟而洲没。在船者斫断其缆。船复漂荡。向者孤洲。乃大鱼。怒掉扬鬣吸波吐浪而去。疾如风云。在洲死者十余人。又余所知陈缟。质木人也。入终南山采薪还。晚趋舍。未至。见张丞相墓前石马。谓为鹿也。即以斧挝之斧缺柯折。石马不伤。此二者亦至诚也。卒有沈溺缺斧之事。何金石之所感偏乎。子云无以应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