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项勋坐在书房里,自从与于珍再度见面后便变得心神不宁,脾气也异常暴躁,这一切看在杨超眼中也只是感叹唏吁。

今天,他终于看不过去地开口了,“十一少,既然想她,就去求她回来呀!”

话说得简单,可是对十一少而言却是件极难做到的事呀!

“你以为我没求过吗?”项勋冷冷一笑。

闻言,杨超极为错愕,心想十一少这回当真是陷下了……他竟会去求个女人!要他放下二十年来紧锢在身的矜贵,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呀!

“结果呢?”他又问。

“你说呢?如果她愿意回来,愿意跟着我,我还会那么痛苦吗?”他长长地喟叹了声,“何况她已准备嫁人了。”

“她要嫁人!”连向来以“冷静”著称的杨超也不免暗吃一惊。

只见他瞠大一双黑熊才有的圆目,整个思绪都绕在“于珍要嫁人”这五个字上。

“哼,你说我还有戏唱吗?都怪我自己太有自信,以为不会对任何女人动情,谁知道命运却摆布了我。”他闭上眼,深深一叹。

“那就把她抢回来呀。”杨超激动地开口。

项勋愕然地看着他,难以想像这样的话会从杨超嘴里吐出。

杨超尴尬地红了脸,说道:“她是个好姑娘,您要是错过了,是您这辈子最大的损失。现今要找一个爱您而不是爱上您的权势财富的女人太难了。”

“我知道。”他轻吐了口气,“可是这种抢亲的事……我做不出来。”

事实上他也想将她夺回身边呀!可是……多年来养成的骄纵之气让他无法放下身段。

求她回来已是他所能做的最大极限了,那女人究竟还想怎么样?难道真以为地没有她就活不下去了?

“可是——”

“别说了,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他闭上眼,沉吟着。

杨超蹙紧了眉,只好领命退下。

当他离开不久,项勋正打算出外散心时,司徒欣欣竟然擅自进入书房,笑着说道:“十一少,我炖了燕窝,你用吧!最近瞧你似乎精神不太好,吃了燕窝可以补一补呀!”

“不用了。”他揉了揉眉心。心头正烦,她跑来凑什么热闹。

每每看见她便想起于珍忧郁的眼神,还真是让他寝食难安,说要遗忘谈何容易?

“十一少,这可是人家亲自为你熬炖的,你怎么可以拒绝呢?”她撒娇地噘起唇。

“谢了,东西放着你就可以出去了。”他挥了挥手道。

“这……”司徒欣欣一跺脚,想了想才带笑道:“我看这样吧,你最近是不是觉得很空虚?”

想想自从他们上次缠绵后,他便不再碰她了,日子还真是无聊得紧。既然他没病!身子骨正硬朗着,难道连男人基本的需求都没?

“谢了,我觉得很好。”他有意驱离她。

可她却像听不懂般,更像是赶不走的苍蝇,直在他耳边嗡嗡作响的让人厌烦。

“十一少!”她娇脆地嚷了声,而后竟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还大胆地将赤裸的身体挨近他。

“欣欣,你这是干什么?”项勋眉心紧紧蹙起。

“我就不信你会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司徒欣欣媚笑着,贴着他粗犷的身躯磨蹭着。

见他依旧不为所动,司徒欣欣一对娟秀的眉赫然蹙起,“你怎么连瞧也不瞧我一眼,难道我很差吗?”

“欣欣,你别胡闹了好不好,”他压根不想理会她。

“我没胡闹,我知道你在想她!”她凝起一双眸子,满心怨慰地看着他,“若不是因为她,你不会突然折返别苑。”

“想她?谁呀?你到底在说什么?”他故作不解。

“于珍,难道不是?”她激动得浑身颤抖。

项勋先是眯起一双锐目,接着竟柔声笑了,“这怎么可能呢?”

“你别不承认,我感觉得出来。”司徒欣欣早已是形象尽失,愤怒得连胸脯也抖动不休。

“够了!你感觉到什么了?”

他蓦然回首,眼底闪出慑人冷光,“别那么不矜持行吗?光裸着身子跟我吵架,不怕我厌恶你?”

“你不用虚情假意,我知道你早就厌恶我了。”咬着唇,她早已不管什么女人的矜持了。

“既然你那么清楚,那就快滚出去吧!”项勋攒起眉毛,冷眼睥睨着她。

“你——好可恶!”司徒欣欣冲向他,对着他拳脚相向,“为了你,我出卖了我爹,你居然这样对我?”

“为我出卖你爹?”项勋赫然抓紧她的手腕,眯起眸子,“我问你,难道你没有得到想要的吗?你老哥没有因为你的合作赠予你一辈子用不完的银两?”

“你知道!”她花容失色的掩嘴抽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