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昨夜佐尚羽虽去找了盈香,却喝个酩酊大醉,什么事也没做,这可让盈香不甘心极了。

尤其是一场酒酣耳热后,他嘴里老是喃喃喊着,“微沙……微沙……”这更是令盈香为之气绝。

若她想入主侯爷夫人的位置,必定得先将那女人赶出府不成。

经询问过后,她打听出单微沙昨儿个因为与乔郡碰面被佐尚羽发现,他一气之下将她关进了祠堂。

难怪,佐尚羽昨天一来就猛灌酒,分明就是心里还有那个女人,这还真是让她不服气。一想到这儿,她更是抑郁难平,想要赶她走的心态也愈来愈浓了。

于是几经思考后,她便做下决定,直接往住家祠堂走去。

一到了那儿,她才发现这祠堂门外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祠堂大门也压根没锁!她不禁在心底嘀咕:尚羽也真是的,说是囚禁人,还这么松懈,分明是有意让她自行离开嘛!

八成单微沙那女人老早就不在这里了。

但当她走进去,看见单微沙还坐在祠堂的厅内,不禁有些讶异地问:“这大门根本没锁,你怎么不离开呢?”

单微沙抬起眼看了看她,又低下头做着手上刺绣的工作,“我既然被囚在这儿,自然就得住在这儿,如果擅自离开,我的冤枉就洗不掉了。”

“冤枉!”

盈香拔高嗓门大笑了一声,“什么叫冤枉?你昨儿个和乔郡见面可是事实,你也未免太会装了。”

单微沙并无意为自己争辩,“很多事你并不明白,我说了也无益,如果没有事的话,请你出去好吗?”

“什么?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盈香瞠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虽然你是尚羽敲锣打鼓迎娶进门的,但是,他也开门见山指明你只是侍妾的身份,凭什么对我这么说话?”

“就是因为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就算只是偏房,还是入了房,请你出去。”单微沙本来也无意对她说出这种话,但是,盈香实在是欺人太甚,口气上又咄咄逼人,她真的受不了了。

“你……你以为你这个偏房有多伟大啊?尚羽已答应要纳我为正室,我看你还能威风到几时?”盈香一气之下,便开始对她扯起谎来。

单微沙持针的手一颤,却也只能无动于衷地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再说吧!”

“你……你真以为尚羽他会爱上你,不会纳正室?”盈香没想到她都这么说了,那女人竟还能表现得这么平静?

“我没这么说,请你不要在这儿妄自揣测。我要的生活很简单,就只是平静而已。”

单微沙语音喑哑,其中暗藏着几许她说不出的痛楚,对于未来她根本无法掌控,只想换取片刻的安宁。

“很好,你当真有种,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想要的安宁就快没了。”

盈香双手抱胸,又靠近她一步说道:“等尚羽正式娶了我之后,我一定会要他休了你,让你再一次成为弃妇!到时候,你不但连汴梁城住不下去,就连回娘家临山县,你父母也不敢要你。”她冷冽地弯起嘴角,逞一时之快地胡诌道。单微沙身子一窒,抬起螓首看着她,“你当真要逼我走上绝路吗?”

她盈满眼眶的泪水纷纷滴落,苍白的唇瓣更是悄悄发颤,没想到自己的命真是这么的不堪。

她可以受尽任何的打击,但是,她的爹娘不能啊!如果她再一次地被送返家,凭爹那刚毅的个性,铁定是会一死了之,她怎么能害了他老人家?

“人家说一山难容二虎,更何况是两个女人呢?所以,赶你走是迟早的,既然你那么喜欢住在佐家祠堂,就让你再住个几天吧!到时候可别怪我没先提醒你。”盈香开心地对她乱扯了几句后,转身就要离开。

单微沙却开口喊住她,“你们大喜之日何时?”

“这……”盈香眼珠子转了转,“五天后,还有事吗?”

单微沙闭上眼,静默地摇摇头,她的心也就在这瞬间已飘得好远好远……仿若再也找不到依归……???

三天后林冲兴匆匆地从外头快步走向佐尚羽的书房。

到了房门外,他便轻叩了一下门板道:“林冲有要事禀报。”

“进来。”佐尚羽阖上卷牍。

“有急事吗?听你的口气好像很匆忙?”林冲一进书房,佐尚羽便蹙起眉宇,仔细钻研着他的表情道。

“侯爷,果真被您猜中了,契丹狗已经按捺不住,我看他们会面之日为期不远。”

林冲兴奋地说,表情尽现出他对侯爷的佩服之意。

“怎么说?”佐尚羽已站起身。

“契丹人嗄嗑已对八王爷府发出暗号,其中有几次被我们的人拦下,看样子他们很急了。”林冲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