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仙路不知行远近,人生若只初相识 完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十章仙路不知行远近,人生若只初相识(完)

不知存在于天外何处的银河,平静浩瀚。星座变幻,星光摇漾,无尽宇宙的星辉汇成光的海洋,流淌出银色的河流,静静地横贯在天上。闪烁的星光映射成星河的涟漪,狂乱的星辰风暴奔涌成河流的浪花,充盈于整个宇宙的光芒都在这里耀亮,这里是宇宙鸿蒙最光明的精华。

乘着晶莹剔透的水晶船,缓缓漂行于仿若亿万只萤火虫聚成的星河上,从宇宙深处吹来清寒的风息,吹过肌肤,吹过发丝,吹来宇宙里最神秘的悸动和叹息,一点一点蔓延到整个心房。在宽阔而璀璨的美丽银河溯流而上,便连最活泼的少女也温柔安详,依恋在哥哥的怀,蜷着足儿静静凝视船舷边的浪花,看它们闪亮如银色的精灵一般。

人间带来的水晶神舟,沿着银河溯流而上,渐渐驶向银河源。在那里有星河发源的光辉海洋,海洋边星沙上矗立着翠碧的穹桑,高八百余丈,孤独茫然,奔涌的星空海洋上投下它青碧的影像,神圣博大。当缓缓驶近了梦寐以求的穹桑,这载着人间访客的晶舟便在闪耀的星沙上搁下。

“这便是穹桑么?”

原以为见过南海烟涛的翠树云关,自己已见多识广;等亲见传说宇宙的树木,醒言却猛然惊呆。

亘古恒在的神株,直指穹宇;绿采缤纷,妙姿陆离,天机作色,星河耀容,既清高又恬静,静静矗立在银河的源头光海的边上。蓄雾藏光,碧华婆娑时,直与星宵争丽。

到了穹桑,也不待醒言分派,琼肜便欢呼一声,手疾眼快,唰唰两声将足下绣花鞋儿蹬给雪宜,光着脚丫,两支雪白的羽翼转眼撑破背后衫子,还没等醒言反应过来,“呼”的一声已飞在半空天上。

“醒言哥哥,雪宜姊!琼肜先去摘那治病的果子了!”

一声招呼,小女娃便羽翼翂翍,欢腾飞到那云烟缭绕的碧枝之上,在翠光萦绕的宏枝巨叶来来往往地寻找穹桑神椹。而当她越飞越高,身形也渐渐变小,在那碧玉枝叶往来穿梭飞舞时,看在醒言雪宜眼就像只快乐的小鸟。

“雪宜,我们也上去吧!”

“嗯!”

眼看着小妹妹很快便飞进巨树的深处,醒言和雪宜生怕有失,也赶紧御云而起,相继翩跹飞上高空,紧追着琼肜身影,往那翠盖罗伞一样的神木深处飞升。

当他们终于来到银河源头的穹桑,能迅速医治灵漪的灵果似乎唾手可得时,醒言心里却忽然变得忐忑不安。这回来之前他便听四渎那位博学的水臣说过,银河那棵独一无二的穹桑神树,每一万年才开一次花,又一万年才结一次果;等果熟之时又有银河的翡翠神鸟成群飞来将它们啄食吃掉。这样的话既便他们能到达穹桑,也并不一定能摘回桑果。

所以,当醒言开始和雪宜、琼肜一起忙活着在翠玉般的枝叶间寻找果实时,心情反比刚才一路来时更加紧张。眼睛一路东张西望,心则一路不停向满天神灵祷祝许愿,希望自己能尽快找到神果。

“找到了!”

看来许愿果然有效,还不到半个时辰,正当醒言心情越来越沉重时,便忽听到头顶一声欢呼!

“呃……”

没想到此番银河之行,最终还是靠琼肜天生的技能才找到那只恰好幸存的紫红穹桑果。此后他们又翻遍了整座灵木,希图再找更多,却发现竟然再也找不到第二颗。于是当这只仅存的硕果被四海堂主小心翼翼地装入专门准备的冰晶玉盒时,他心怦怦直跳,一阵后怕。醒言害怕的是,万一小女娃刚才找到这颗穹桑椹时,像往日那样顺手往嘴里一扔,先尝一颗……

等到回返之时,心情毕竟更加平静。对着寂静无言的穹桑跪拜了一个大礼,醒言便带着两位女孩儿趟着银河之水,登上水晶舟筏,放舟向来路顺流而下。

在凭空横贯于太虚之的星河行船,醒言并不敢太往四外张望,因为身外那深邃空虚的夜空这时看起来格外寂寞,看了一眼,整个身心便会震惊于那种亘古不朽的静默,神魂被死寂吸引,心儿被哀伤湮没,若不是心性已炼得淡泊空灵,怕便会在下一刻纵身跳进无限的星空,与静寂的宇宙一起沉没。

永恒的是宇宙,不灭的是死亡,到这时醒言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来之前那老龙君对他三人测验良久,最后成行前还是百般劝止,忧心忡忡。

想到此,孤寂河流上的堂主心间便有些温暖。看了眼前那两位寂寞清冷的女孩儿,他忽然站起身来,立在这天槎的舟头,毫无顾忌地面对着四外茫茫的宇宙,放声歌唱:

“天河流泄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