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独龙眠花丛 群凤争雨露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六派高手,由“沧浪叟”领着进屋,见满地尸体,“花雨银燕”的龙头拐杖摔过一边,蓬头散发地在号啕大哭,“凌波仙子”与三位姑娘,都噙着眼泪劝着。

“沧浪叟”等人不禁心头一紧,不知出了什么事,老化子火爆性子,早就出口问道:

“嫂子,出了什么事吗?”

“花雨银燕”及众人,正忙着哭劝,一见众人归来,益发悲从中来,五个女人齐哭,宛如山洪骤发,声势惊人。

众人见状,忙围将上去劝着,问明事故云是柳小春与袁正逸被“天南帮”贼人擒去了。

众人益发大惊,不知所措,毕竟是“千面隐怪”智机绝伦,忙上前向沧浪叟等人劝道:“大嫂你们休息,老怪物志在得宝,谅不至会对二个小娃儿下毒手,我们不妨从长计议,营救他们出险之法就是。”

说到这里,顿了顿,猛然向众人间道:“咦!柳小侠怎么不见呢?”

大伙铆听他说得有理,齐上去劝上了“花雨银燕”等人,闻及问起柳小帆,特别是三位姑娘,格外焦急非凡,嚷着要去找,可是人海茫茫,到何处去找呢?

况且这时千头万绪,尚急待整顿,幸而此际有古道热肠的老化子,在乘众人忙乱之际,找着李府的管家李禄,把骇得躲在后园兀在发抖的工人,那些被请来临时帮忙的乡下人,由李禄带着几个胆子大的人,把院子里几具贼尸抬出去埋了。

再由一部份人忙着整理打坏的东西,另一部份人下厨房准备食物。

尚有被三位姑娘点倒的“天南帮”爪牙,都全部解开穴道,由人看守在一旁待询。

正在此时,小猴子与房大头业从房上跳下,本来笑容满面,骤见众人乱在一起,忙上前与众人见过礼,老化子喜得如获至宝,忙上来问明经过。

原来“千面隐怪”沈雪冲,智机超绝,早在五日以前即已来此,适巧逢隐贤谷被“天南帮”贼人偷袭仅二日夜。

他目睹惨状,无暇整顿,一怒之下,即时赴“屯溪”贼巢。

好在他既有“千面人”的称号,随时化妆并不困难,当他假装贼党,混进贼巢后,仗着他的聪明智慧,就很快探得了“天南帮”的秘密。

“南天一怪”本以残酷阴毒,称霸于黑道武林,因鉴于“玉面神龙”柳春帆崛起,使“天南帮”连番遭受挫折,甚至敢侵入海南落魂崖来。故今年“仙窟”之会,颇感绝望。

但事有凑巧,“天南帮”在琼海行劫之时,劫了艘外洋大船,本来以为必有重宝,结果发现全船仅装满了一箱箱黑色炸药,与粗如麻绳般的药线。

“天南帮”头目将获物报“南天一怪”后,老怪物心知此物厉害,灵机一动,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何不将此物用来对付“仙窟”之争,岂不稳操胜算?

心念已定,立时召集帮中重要助手,其徒“追魂使者”裴宗仁、与“夺魄郎君”梁盛泰等人,商量此事。

并派二人,将火药引火之物,漏夜偷运到屯溪,且亲自率领少许得力干部,在“仙窟”

附近看好地形,乘夜深入静之际,动工挖条地道,将数百箱火药全数理好用引火索直拖谷口,预伏了人,约定以火旗为信号,于十五夜,趁“长山尸魔”与六派群雄全力拚斗之际,暗将自己人撤退至安全地带。

准备将“长山尸魔”师徒,暨六大门派人物,全部毁之于“仙窟”之前,如此,定可稳操胜算,-独吞“仙窟”,再无任何顾忌了。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他的计划虽够阴毒狠辣,被“千面隐怪”沈雪冲探悉。

本来,他可以暗中阻止与会人员入场,以免上贼党恶当,但恐打草惊蛇,不能将黑道贼人一网歼尽,故先予以暗中破坏,俾策安全。

惟是人单势孤,所以临时在旅馆附近,乘机引走小猴子与房大头二人。

并分头去“天南帮”暗卡所在,阻止法贼人行动。

在当会战之首日,“南天一怪”因沉不住气,被激出手,原以为一举而毁了老化子后再退下。

谁知老怪物一上场,即被四人围住,以致脱身不得,及后“长山尸魔”受创而遁,“玉面神龙”也跟着追去,这二个是他重要的对象走后,即使地下火药爆炸之奸谋得售,仍不能合乎理想,故迟迟尚未下手。

临时改变计划,想于次日动手,用话稳住众人后走了。

回去后,一不做二不休,除派“长山尸能”之徒“笑面勾魂”勾世雄,与“吴天姹女”

秦美英,去淮阴柳家,把柳春帆全家大小杀尽。

另方面自己率领二徒,暨少数得力助手,再度偷袭隐贤谷,准备击杀“沧浪叟”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