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茅山老道士 猎艳贪色忙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小猴子与房大头在旅馆里,送走柳春帆后,整夜都在提心吊胆,转辗反侧而不能合眼。

次日一早,又盼望到天黑,虽恐露出破绽,而被“天南帮,的人发觉,故成,日闷坐客舍,不敢外出,同时更不敢询问。

入夜后,小猴子与房大头二人,直灌黄汤,愁颜相对饮着闷酒,业已酡颜半薰,酒意兰珊。猴子带着失望的表情,叹子口气说道:“大头,看样子,阿帆多半是凶多吉少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房大头素来天大的事,都不喜欢皱眉的,今天,他可不同啦,愁眉紧皱,显出郁郁寡欢的样子,长叹了一声,然后回答小猴子道:“的确事态严重,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该来这鬼地方了,现在有什么办法想呢?我们如果找去,还不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小猴子焦急的说道:“好歹我们也得想个法子呀?你总得要帮我出点主意才是?”

房太头二手-摊,摇着头说道:“我有什么办法可想呢?倒是你小猴子平时作弄我的鬼主意那未多,现在不正是表现你天才出好机会么?何必要客气呢?”

小猴子没好气的骂道:“你真是天生的下贱货,永远捧不上台盘。放屁也不看风向,现在这时候,还有心要争口舌之利,真是没出息!”

房大头挨了一顿训,仍不服气问道:“你别火气那么大好不,依你之见,我们该怎办?”

小猴子吞一大口酒,说道:“依我之见,我们再等他一晚,要是今晚还不回来,明晚就去落魂崖,捉一个小贼来,问清楚阿帆的下落后,再作计议。”

房大头立即点了点头附议着说:“对!就这样办,你即然想得如此周到,何不早说出来,岂不干脆?自己人面前,还想买弄关子吗?”

小猴子傲然的说道:“大头,要没有我小猴子跟你在一起的话,看你还能做什么事?现在已经四更天了,阿帆今晚大概又不会回来了,我们明天……”

猛听门窗响处,传来轻脆的笑声,接着说道:“谁说不回来,小猴子,快开房门,有客人来了。”

这是柳春帆的声音,天降好音,把小猴子和房大头喜欢得跳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去打开房门,小猴子并问道:“哪里来的客人哪?”

柳春帆领着九尾仙子与玉面神姑转过房门这边,一面笑说着道:“反正都是熟人,快开门吧!”

房门打开,二位姑娘,看到房大头等二人如此打扮,只是扪着嘴暗笑。小猴子等一看跟在柳春帆后面的竟是玉面神姑等二人,不禁心头一震,正想动问,柳春帆恐怕二人误会,忙领着二人进房,向小猴子等说道:“有话进去再进吧!怎么?你们还在饮酒哪!还不赶快添几副杯筷来。”

随着,各人进房围着小桌坐定后,就残肴剩酒边吃边谈。柳春帆除了房中之事略过不提外,只说身陷“五行九宫迷魂阵”被二人所救,并且二人愿随我们返还中原,另谋出路等略说一遍。

小猴子听了,一面点头赞许,并用眼光在三人脸上深深打量,看得二位姑娘怪不好意思,羞得粉面低垂,柳春帆知小猴子误会了,特地轻咳一声说道:“本来我也曾考虑到有些不便,但我们与‘天南帮’既不容,二位姑娘对我有救命大恩,况且她们均有心向善,我们更应该予以协助。”

小猴子调皮的笑着说:“阿帆你说什么嘛?反正小白脸到处受人家欢迎,要是我小猴子呀……”

说着,又神秘的一笑,把三人更羞得俊面霞飞,柳春帆恐怕二位姑娘生气,忙喝道:

“小猴子少说废话,也不管什么人乱开玩笑。”

随又转向九尾仙子、玉面神姑笑着说道:“你们别见气,他是有名的疯子,别理他就得了。”

小猴子听了,只把二肩一耸,舌头一伸,笑着说道:“别慌,我的大名,还怕别人不知?

可是我人疯,心没疯,当着客人也不替我留点余地?诚心跟我过不去吗?”

房大头高兴得半晌没开口,见小猴子得寸进尺,咄咄逼人,逐也忍不住骂道:“猴子别倚疯装傻啦,你那些废话少说几句不行吗?”

小猴子正在扬眉得意之时,一见房大头也来教训自己,不禁心头有气,逐忙接口骂道:

“唷!我说我的,爱听就听,干你屁事!”

房大头用手摸着颔下雪白发银的胡须,摇摇头叹了白气,说道:“天不怕,地不怕,老汉只怕泼妇骂街,老婆子,好啦!少说句吧!别丢我老头子的脸啦?”

小猴子无形的又吃了一亏,直气得二眼发怔,厉声骂道:“大头,你可要当心,我等会要你好看?”

房大头笑了笑说道:“女人家有什么花样可弄出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法宝,我早就领都够啦!你还是乖乖的安份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