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玉人绽羞唇 童子荡春心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柳春帆三人准备妥当,仍由来路,登上铁匣,柳存帆向小猴子要过碧玉杖,一股真力贯注杖尖,用力一撑,只觉铁匣似箭的上滑,霎时即达石级平台处,与石阶一碰,“轰”一声,随即自动刹住。

三人下匣,沿石阶上行,此时三人功力非凡,不同来时,虽有二千多石阶,但见人影在珠灯下摇晃,快如赶月流星,捷似轻烟飞雾,不一刻即达尽头,上了来时的腹洞,只见白金吊箱仍在。

柳春帆遂仍拉动壁上玉环,使洞壁仍然闭起隧道之石阶,登上吊车,拨动机纽,只觉吊车缓缓上升,抵达洞口即停。

柳春帆这时听觉视觉,非常敏锐,而且仙窟的存亡,关系他们一生的得失,故不敢轻率,贴耳洞壁静听约一刻时辰,始扭动机关打开最后洞门,三人迅跃而出,四顾一看幸喜无人,复迅即闭上,顺峰腰一纵,已达峰对面绝岩。

此时天刚正午,一轮旭日高挂,艳阳满山,晴空万里,举目绿树荫浓,山风高处,鸟鸣蝉噪,但愈是如此,才显出深山的幽静,所谓:“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

三人认明了方向,一致伏腰,提气凝神,展开陆地飞腾轻功,只见人如轻烟,影似飞鸟,快捷无比。直扑山下,虽然他们来时,曾化了五日的行程,现在那消片刻,业已重到山神庙,四年的小别,景色依然,回想前尘,不禁哑然。

这一天下午,驿道上来了三个人,向着一个靠近县城的小镇前进,这天恰好是这镇每月二、五、八赶集的日子,正值散集时间,故来小镇的乡人,特别多。一看到这三个人,都一致的驻足称奇,甚至窃窃私议。

这三人正是柳春帆、小猴子与房大头。

柳春帆玉立亭亭的身躯,龙眉风眼,白中透红,红中发亮的皮肤,俊美绝伦的翩翩风度,可是拖上了一双破鞋,齐膝盖的半节破长裤,千孔百缀油泥满布的脏道袍,手里拿着用一块破布包着的二柄长剑,隐隐的透着寒光,这身打扮跟带的东西很不相配,跟着二个人,更是像妖怪一样的人物。

房大头白面大头,矮胖,大头上镶着小眼、小鼻、小耳、小嘴巴,背一个破包袱,腰里缠着一个发光的怪东西。

小猴子则形似枯木,尖头缩腮尖嘴,二只发光的大眼睛,手里拿着一枝碧绿发光的短棒。

三个人这身打扮,在他们自己看来,四年多的相处,倒也无何怪处,但骤然下山,别人看来,却少见多怪起来。

“这三个小子,一定不是好路道,会不会是强盗的眼线哪!”

“反正不是好玩意、不是跟线,至少也有一点神经不正常。”

这些人虽然低声私语,柳春帆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时的柳春帆直窘得粉面通红,心想:“这也难怪,谁叫我们打扮得这样不伦不类的呢?”

想着,自己低头看看,又看看别人,也不禁好笑起来。

这时的房大头和小猴子可忍不住了,怪眼一睁。就想伸手,柳春帆见状知道不对,光天化日之下,闹出事来,则是件麻烦的事,所以忙想把二人拉住,但右手拿着二柄剑,左手反手一把,仅拉着一个房大头。

但见小猴子圆瞪双眼,嘴里骂着:“狗养的找死,阳关大道,谁不能走?穿了件破衣服,也要人家来管,不教训你们,这些势利的狗眼睛,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

说着,手一扬,一股劲风发出,直向众人扑来,幸好小猴子尚未全力施为,而且柳春帆发觉不好,也忙发掌与那股掌风一碰,只听“轰”一响,二股掌风相激后的余势,向众人一扫,只见路人像风吹柳摇似的,跌跌撞撞,也有跌破皮,撞痛的,众人忙喊一声“好厉害”!

随着抱头鼠窜走散了。

三个人看到那副狼狈的可怜相,不禁又气,又好笑,当下,柳春帆把小猴子告诫了一番,叫他以后切勿乱来,闹出人命,可不得了。

小猴子嘟着嘴说:“我也是没有真的想跟他们打架呀,我看不惯他们那副狗眼看人的样子,所以随便跟他们开开玩笑而已,谁晓得这些家伙看起还有些人样,娇嫩得像水豆腐一样,开不起玩笑呢?”

柳春帆说:“你与他们开玩笑?你不想想自己,你只要用手指那么轻轻一点,人家付出的代价是好多?下次这样的玩笑可轻易开不得!”

当下,三人进入镇内,找一家客店,准备休息一晚,换掉颗珠子,制些行装,到了一家客栈,刚想进去时,出来一位店伙模样的人,横眉竖眼,对三人看一眼怒声说:“去!去!去!

这是客店,并不是孤庙野屋,你们头上没有长着眼睛,就乱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