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碧阴寒果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王求实和齐正连对着帮主大放悲声!

“启禀老帮主,我们武功尽失,还说什么调遣!”

“啊?!”尹继维听得一怔,道:“你们莫不是中了巨灵教的‘迷罗鬼丹’之蚕蛊毒?”

“正是”二人齐声道:“一旦发作,痛得属下九死不得一生,如今已成废人!”

“老夫也曾有过先例!”尹继维笑道:“多亏得谢贤弟妙手回春。两位不必悲伤,只须求助谢贤弟,不愁毒性不除。”

王求实、齐正连听帮主如此说,连忙对着谢羽晔双膝跪下道:“求大侠救我等一命!”

谢羽晔正自想着公孙师伯之死和自己得遇恩师的一段往事。两人突然向他跪下,弄得他猝不及防,连忙把他们扶起。

“小弟一定尽力治好二位的病毒,不必多礼!”

尹继维命人把几个“巨灵教”的奸细押走,然后招呼帮众齐回总舵。

其时,庄园里热闹非常,进进出出手的人熙熙攘攘,有的在清理帮务,有的打扫庭院厅堂,准备设宴款待众人。

尹继维命人通知各分舵主来总舵聚会,然后要人打扫一间大房间,让羽晔为王求实和齐正连医治毒伤。

大厅右边,马鸿凡在为那些受红绫女“地幽无回芒”所伤人疗伤。只见他从皮囊中拿出一块磁石,在伤口上轻轻按摩,磁石一会儿就将“回芒”吸出。“地幽无回芒”细于麦芒,芒身淬毒。好在毒性一般,敷上药物即可。不一刻,马鸿凡已将受伤众人身上的“地幽无回芒”尽数吸出,伤口敷上软膏,口服解毒药丸,心知过是一二日即可痊愈。

谢羽晔用了两个时辰,方把王,齐二人身上蚕蛊毒除去,欲清净体内污浊之气,还要七八个日子,主要靠他们自己内功凋息清除。

“丐帮”帮众见两位舵主身中奇毒,谢大侠只用了两个时辰就排除了身上的毒性,并帮助他们恢复了武功,个个笑逐颜开,对谢大侠更是敬若神明,立即摆酒接风,庆祝帮主复返。

丐帮”,恢复旧制,昔年声威不衰。

酒席筵前,“丐帮”众长老纷纷向谢羽晔敬酒,“丐帮”酒宴与众不同,都是摆在地上,与会人蹲着宴饮,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伸箸夹菜,不能翻选,挟着什么菜就吃什么菜。这些规矩,早在“玉珠洞”时,尹继维即对谢羽晔详细说过,马鸿凡和顾全均是江湖道上的大行家,这些规矩焉有不知!惟有凌无灵和司徒蕙怜—窍不通。司徒蕙怜虽然不习惯蹲着吃饭,毕竟大家闺秀,显得温文尔雅,各样菜,不过点到为止,约略尝一点。加之她观察细腻,早把众人的动手看在眼里,不致越轨。

无灵就不同了,蹲着吃饭,对于她已经很不习惯,碗里的鸡、鸭、鱼、肉都是大块大块的,她偏爱吃小块的瘦肉。筷子在碗里翻个不停。尹继维没话说,其他“丐帮”众人,和她们坐在一起的都是长老,是帮中有身份的人,因她不是“丐帮”中人,又是随同谢大侠来的贵客,所以并不计较什么,倒是谢羽晔觉得她有失身份,蹲在地上不便动作暗示,只不时用眼睛望着她。

无灵觉得他眼神有异,连忙仔细观瞧,啊!原来众人的筷子都是直来直往,菜碗里不许打停留。她好生奇怪,偷眼—看别个席上,俱是如此。心道:“难道化子吃饭还有这般讲究,险些失了体面,等下还得问问老哥,要讨他一下公道,有什么事先不告诉人,差点闹了笑话。”当下,依法施为。

谢羽晔满意的望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使无灵颇为受用,当下报之盈盈一笑。

司徒蕙怜看在眼里,心中不觉一酸,暗忖:“他们兄妹真是心心相印,谢兄不知可否有小妹妹在心里!”意欲—试。

遂举箸在手,绞棍般的在莱碗里翻来复去的搅拌个不停,谢羽晔侧目一看,心知她有寂寞有感,便微微转头望着她,会心的笑了笑。这笑容在蕙怜看来,既开心又狡黠,当即回眸掩笑,秋波含情。

饶是无灵无意观阵,只是刚才被羽晔提醒,收敛了先前的任意妄为,目中无人,四顾周围,发现二人眉目传情。她是闲不住的人,正愁无事可做。这一发现顿时她心血来潮。她坐二人中间,立即双手合什在鼻前,切断了那悠悠深情。

“小妹妹想家吗?”尹继维笑道。

谢、司徒正自羞涩难堪,生怕她当今点穿,下不了台。尹继维这一来正好解围,羽晔连忙接口。

“妹妹莫不是想念师父?”

无灵本欲回敬尹继维两句,羽晔哥哥的说话,倒真的戮动了她的情怀,想起自己离别师父数月,师父孤独一人留在庵中,情况不知。她自小父母双亡,是师父把她一手抚养成人,她与师父之间,既有师徒之义,又有母子之情。当初离别师父时,泪如泉涌,不能自制。直到遇见了羽晔哥哥,才心有所寄。如今经羽晔哥哥无心提起,她毕竟是初涉世事的小姑娘,不知不觉间泪如雨下。羽晔此语意欲转移的注意力,岂料无意戮到了她心事,深感内疚,连忙劝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