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丹心之盟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次日是五月初四,街上行人络绎不绝,不少是武林人物,慢慢向“丹心寨”方向移去。

谢羽晔二人,却不急着去“丹心寨”。东逛西荡,一路游山玩水,直逛到午时之后,才走到“丹心寨”前。

寨门口站着山队手持刀剑的高大汉子,胸前俱绣着一朵丹心,分别查看来人的请帖,虽然不失礼貌周到,查得倒十分认真。

他俩走到寨门口时,谢羽晔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地“咚咚”直跳。尹继维不慌不忙自怀中摸出两份红色帖子,大摇大摆直往里撞。谢羽晔望着老哥哥一笑。尹继维耸了耸肩,说道:“小意思,老哥哥可没把它当回事儿!”

一路行去,尽是砂石路面,尽头是一个大草坪。沿路各处都有寨卒把守,草坪上,三五成群的已有不少。宽敞的正堂里,也坐着不少人。大致都是各门派的掌门人,或者是一流高手,这“丹心寨”可是武林道上的名城,像谢羽晔这样没有来过“丹心寨”的人,为数极少。

谢羽晔看正堂后面,檐脊迭起。那鳞次比栉比的房屋,不亚于一个镇市,端的是好大一座寨子。谢羽晔颇为好奇地四处观瞧。

晚上吃寿面。正堂中间,一个巨大的“寿”字用金纸迭成,两边是一幅寿联“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是寿面,其实是满桌山珍海味的酒宴。“山川奇侠”公孙逊坐在中间首席,脸上泛白,满面堆笑的为客人敬酒。

谢羽晔仔细察看,此人眉宇间似带隐忧,笑起来也极不自然。坐在右手边的是一位清瞿矮小的老头,他面上长长的白眉,特别引人注目。白眉老人吃喝随便,并不轻易与人言谈。

偶尔望人一眼,精芒如电,有如两把利剑,刺得人不寒而粟,旁若无人,一副颐指气使的神志,看得令人很不是味儿!

“‘山川奇侠’从哪里请来这么一位古怪的老头儿?”在座众人都在暗暗思忖,几乎无人知晓他的庐山真面目。谢羽晔和尹继维二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心中都在偷偷揣测:

“怪哉!难道这寿辰真有什么古怪玩意儿?”两人闷闷不解地吃了这顿寿面。晚上,睡在为一般人设置的普通房间里。虽是普通房间,倒也窗明几净,舒适可人;比之客店里两人一铺的狼狈样,自然好得多。

夜,极其宁静。偶尔听到几声梆音。四更之后,屋面时有响声,轻功一般,大约是寨内在空中巡逻的寨卒。

忽然听到一阵如花飘风的细细声响。这声音恐怕只有谢羽晔,才能感觉得出,对方是身具绝顶轻功的高手,径向后院再去。谢羽晔想跟踪探察,心想初来驾到,人地生疏,不可造次。过得一个时辰,那人又转回来,向寨外逝去。再凝神注意,直到天明均无异动。

第二天正是五月初五端阳节,天气晴朗,丝丝云彩,在空中飘来荡去,似在观看人世向的种种恶行善事。寿筵在巳时就摆出来了,坐席仍按昨天的位置,各自就坐。各席均为寿仙翁。山川奇侠。公孙逊频频敬酒。

山川奇侠只是微笑着举杯应酬,还是那种不自然的笑。谢羽晔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白得泛青,尹继维在他手心用指轻轻划了一个“毒”字,羽晔点了点头,心道:“公孙逊看来是已经受人挟持,今天恐怕有好戏看。”

酒过三巡,“山川奇侠”公孙逊突然站了起来,向全场扫了一眼,大声开口说道:“公孙某贱日生辰,感劳各位武林同道看得起,今日同聚一堂,深感荣幸之至!”

他声音虽大,却没有中气。全场都停杯止箸,鸦雀无声地听他讲话,后面席上的人,仍然有些不大清楚。其声音暗哑,众人为之一愣,俱感惊奇!谁不知道公孙逊“断魂掌”名振宇内,“山川奇侠”原是名不虚传,今天为何如此不济?若说害病,江湖从无传闻,他也不会邀集这么多的武林高手,为了祝寿,众人不解,且听他下面说些什么。

公孙逊继续说道:“当今武林,人材辈出,趁此机会,我来跟各位介绍一下。”说罢,右手一抬,指着那正襟危坐,瘦小的白眉老头,道:“这位是‘巨灵教’四大护法之首的春风道人。春护法乃一方高人,意欲结识江湖上各门派武林高手。特地委托公孙某在贱寿筵席上,与各位见面,以叙衷肠!”

公孙逊此话-出,众人鼓噪起来。喧晔声中,只听一人大声道:“‘巨灵教’乃邪魔左道,与我们水火不容,仍谈什么结识……”“识”字还未落音,众人只听“嗤”“喀”两声轻响,“嗤”的一声,是一团黑影破空之声。“喀”声,是一物件射入说话人口中。劲力不小,直人咽喉,哽得那人眼睛翻白,原来是一个肉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