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傅灏离开下人房后便直驱霞宫,一见霞妃,他便不假辞色对她下了最后通牒。

如果她再暗地找于霜麻烦,他会对她身旁的下人一个个算总帐,尤其是那个最爱惹是生非的小陆子。他并坦白告诉她,他欲收于霜入房,要霞妃予以配合,为他筹备这桩喜事。

面对傅灏冷戾严峻的表情与言词,霞妃听得胆战心惊,毕竟,她在后宫的地位还需要傅灏这个儿子帮她撑着,说什么也不能得罪他啊!

于是,在万分无奈又心不甘情不愿之下,她只能答应他。

反正,他只是收那野女人入房,并非立她为妃,对她还构不成威胁。但让她气不过的是,那个女人的命怎么那么韧,把她丢在雪地里上儿然还死不了?

也就这样,于霜又重返东厢住下。

经过太医的诊治,与她自行的调理,数天后,她的身子已全然恢复,原留在宫中暂时照顾她的姜颖也才放心地返回欧阳王府。

于霜虽已康复,但对于宫里她仍怀着一种无言的恐惧,更害怕面对霞妃和傅灏,所以,终日郁郁寡欢。

但自那天初醒时见过傅灏,直到今日她都没再看过他,她又不禁担心起他的腿伤,还不时告之太医医治方式,麻烦他们代她前往为他诊疗,幸而傅灏都还满配合的,让她放下一颗心。

今天将是她康复后首次去看他的日子,在心情忐忑不安下,她不知该如何与他相处才不会发生争执。尤其近来宫内流传着十一阿哥欲收她入房的消息,更让她惶恐不定。

端着医盘,她来到已好几天不曾踏入的「灏睿宫」,于霜多么希望他不在里头,如此便可暂且逃过面对他的尴尬。

但事与愿违,一进宫,她已看见待在香榭亭前逗弄着他所豢养的金丝雀的他。

「-来了?」他拿着一支竹棒,与笼内的鸟儿嬉戏着,头也没回地问道。

于霜怔忡不已,震惊于他居然有那么敏锐的耳力。

「回屋里去吧!我来为你针灸。」她静默地说,尽量维持处变不惊的能力。

「哼!-就不会换句词儿吗?每回一来不是说上药,就是针灸,真闷。」他丢下竹棒,霍然旋身,看着站在他眼前已回复红润脸色的于霜。

「我不明白你想听些什么?」她微垂眼睑,长长的睫影映在颊上,显现她柔怯的模样。

「很简单,-可以说……-想我、爱我之类的话啊!」他抿唇一笑,笑里满是虚伪。

「求你别再说这些话了,也别再玩弄我的感情,你贵为阿哥,能不能斟酌自己的言词?莫非宫里的人都是这样跋扈吗?」

天!他是嫌她被霞妃整得还不够凄惨?为何还老爱欺侮她?

「没错,我就是跋扈-刚刚说什么来着──我玩弄-的感情?原来-真的对我日久生情了?或是在我情欲之手的撩拨下爱上了我?」

傅灏一双沉瞳掠过一抹掠逝的幽光,彷似他难以捉摸的诡变心思。

「你──」对于他暗含轻薄的戏侮之意,于霜无法反驳,因为,她发觉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他,心也渐渐不再是自己的……但曾经历过感情的背叛,她已不能安然面对令自己心动的男人,害怕自己将会承受不起另一次伤痛。

尤其是他──这么一个浑身充满危险气息的男人!他不会属于她,永远不会……

「我希望你收回这些话。」她捧着医盘走上香榭亭,径自将他推进屋内。

「-还是那么倔?」他俊野的脸上的邪意更炽、笑意更狂。「-忘了,过不了多久-便是我房里的人了。」

她瞪了他一眼,咬着下唇道:「如果你放我自由,我会很感激你,一样会尽心把你的腿伤给治好。」

于霜半蹲在他面前,从医盘上翻开一只绒布袋,里头排列了许多支细针。

「又是这个?」傅灏眉一挑,很不习惯它们扎在他身上的感觉。

「这又不会疼,别装出那种表情,况且,它对你的腿伤很有帮助。」于霜说着已顺手拿起一支针,往他的章门穴扎下。

他半-着眼,阴邪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它不疼,但这一扎,总得许久不能动作,还真无聊。」

「别说话,再来的这根针要刺在腿骨上,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会稍有酸麻的感觉。」以往为了打通他的血脉,针灸都作用于上半身,但今天,她打算试试他下肢的反应是否有进展?

于是,于霜拿起一支针,对准他右膝的阴谷穴刺入。

突地,傅灏的右腿抖动了一下!他双眼圆瞠,难以置信地发觉这一针下去,他的腿竟能如她所说的一般,感到一丝酸麻疼痛!

「我……」不知是激动还是兴奋,他居然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