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原来是那位冒充张三,在十绝谷卧底的南海掌门人宇内樵子。

徐琚首先一跃而起,疾呼道:「展大哥,小弟们在此!」

病仙女和北星小道士、悟果三人,也纷纷现身。

宇内樵子久走江湖,耳目灵聪,顿时听出是谁,足下微停,朝大家近日所居的秘洞方向一指道:「咱们回去再说!」

看情形,分明是有紧要的消息。

於是众人赶忙随同离开谷口。

不一刻,就返回秘洞。

眼见玩铃童萧士麟,和葫芦童牛千里依旧昏迷不醒。

所擒的卞无邪,亦未失去。

宇内樵子似乎略为放心,轻轻一叹道:「诸位既中人家诱敌之计,又如此倾巢而出,难道不怕萧、牛两个小兄弟,重被彼辈擒去么?」

这话确是不错。

病仙女不由和徐琚对看了一眼,自觉不曾尽到守护之贵,满面羞惭,低头不语。

悟果小和尚马上合掌恭答道:「展大哥教训的是!」

北星小道土轻喟道:「咱们这回为了关心盟主安危,确是忒以轻举妄动!」

如今这班小掌门,屡经危难,已不像过去那样一味意气用事,谁也不服谁了。

宇内樵子亦着眼大局,当仁不让,以老大哥自居,处处直说。

半晌,病仙女才忍不住幽幽一叹,抬脸问道:「展大哥,咱们盟主可是真遇险了?」

宇内樵子摇摇头道:「宗兄弟功力高强,机智绝伦,谁能奈何了他。」

此言一出,病仙女和徐琚顿感精神一振。

悟果小和尚,兴奋的合掌道:「阿弥陀佛,这就好了!」

北星小道土急问道:「还有顾兄、孔掌门,和公孙小妹妹呢?」

宇内樵子立将所见,以及由春花、秋月口中所得消息详细说了一遍。

宗岳仍在「神仙居」,丝毫无恙。

斑衣神童顾大可和孔素棠二人,一个是仗有无上的轻功,未为敌人所擒。一个是轻车熟道,深入重地,恰好全被宇内樵子发现,掩护进入库房地窖,把他们分别扮成杂役和「神仙居」使女夏心,一同卧底,接应宗岳。

惟有公孙小凤,情急莽撞,入伏遭擒。

宇内樵子说完微微一笑,道:「只要这里卞无邪不被敌人夺去,咱们至少可以来个走马换将,把公孙小妹救回。」

病仙女好像已完全放心,长长地嘘了一口气道:「但愿如此!」

徐琚接口道:「这回咱们绝不能再轻离此间了。」

宇内樵子点点头,马上又扮成黑心张三的模样,谆嘱了几句,匆匆别去。

不料刚刚回到十绝谷地窖,便听一个婢女的口音,在上急呼道:「张老黑,十公主命你快选几瓶陈年的藏春酒送来。」

同时身在神仙居的宗岳,正由爱侣孔素棠所扮的侍女夏心,和春花秋月二婢,在外守护,歇息不久,朦胧中,忽觉一阵温香飘来,有人吃吃低笑道:「我来传你解穴之法啦!」

此际虽然天光已经大亮,但在室中重帘-幕之下,视线依旧不甚明朗。

宗岳猛睁眼,却见乃是十公主阴如花,云鬓新整,杏脸含春,身披一件若有若无的轻纱,双-隐隐,玉股如雪,妙相毕呈的俏立在自己床前。

不知她何时从何处入室?

这种阵仗忒以撩人!

宗岳不禁看得心头一震,俊脸飞红,慌不迭收摄神志,轻叱道:「你这丫头,怎的这般无耻?」

并且一翻身,就准备下床。

那知阴如花竟咯咯一笑,挺起酥胸拦住,眉目传情,嗲声道:「咦!难道你不要我传解穴法了么?」

更佯嗔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何见不得人,你这无耻二字,可要还我一个公道!」

宗岳怒道:「胡说!」

阴如花又咯咯一笑道:「呆子!解穴法出之於五阴真经七九两篇,我不这般模样,怎生能传呢?」

尤其这丫头,在床前连说带笑,腰肢款摆,那一对新剥的鸡头,忽左忽右,宛如两只半熟的苹果,在花枝上招展,不!根本就是两座火山,喷出热腾腾的气息,散发如兰似麝的甜香,使人蚀骨销魂。

宗岳越是不敢逼视,惟恐触到,越就无隙下地,满面尴尬。

阴如花彷佛极端欣赏眼前人这种窘态,娇笑道:「我这是好意呀,到底你学不学呀?」

宗岳喝道:「快滚!」

阴如花仍然毫无愠色,笑问道:「你不觉得有些喧宾夺主么?此间本是我的-房,知道不知道?」

立又吐气如兰悄声道:「咱们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精擅五阳神功,我已尽得五阴真传,假如结成连理,此後武林中便惟你独尊,领袖群伦,该有多好?」

宗岳冷笑道:「哼!那岂不江湖上从此没了十绝老魔的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