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长白病仙女第一个举手,她还暗暗碰了徐琚一下,於是徐琚也举起手,接着是性喜调皮捣蛋的昆仑玩铃童,再接着是自觉不得不举手的宗岳,最後是南海宇内樵子,赞成的一共有五人之多。

斑衣神童点数一遍,又道:「现在还有那位要提名?」

孔素棠道:「我提名终南宗掌门人!」

斑衣神童道:「唔,赞成宗掌门人的举个手我瞧瞧!」

孔素棠、公孙小凤、悟果和尚、北星道士,同时举手,只有葫芦童坐着下动,气得不得了的样子。

斑衣神童诧道:「喂,牛掌门人怎么了?」

葫芦童抿了抿嘴,忿然道:「我,我弃权!」

斑衣神童点头笑道:「好,五比四,青城公孙掌门人当选为盟主,现在咱们鼓掌欢迎。」

他说着当先鼓掌起来,其余众人也跟着鼓掌起来,霎时掌声大作,欢呼雷响!

玩铃童拍手大叫道:「现在请盟主站起来讲几句话,大家再鼓掌欢迎啊!」

众人又是一阵激烈的掌声,公孙小凤躲无可躲,只羞得玉脸通红,身子赖了老半天方才忸忸怩怩的站起来,眼睛噙满泪水,吞吞吐吐地道:「谢谢诸位掌门人,我……你们知道,我……我实在是不行的……」

玩铃童叫道:「你行!你行!」

公孙小凤不觉着急的一跺脚道:「谁说的,我摇旗呐喊还可以,若要和十绝魔君打架,实在连他一个小指头儿也抵挡不了呀!」

长白病仙女微笑道:「我们不要你和阴古希打架,只要你发号施令!」

宗岳搭上一句笑道:「就像你刚才喊一二三那样!」

玩铃童笑道:「正是,我觉得由女人来发号施令,做事好像特别有精神!」

斑衣神童接着笑道:「公孙掌门人,你看诸位掌门人都这么热烈拥护你,你就讲几句话吧!」

公孙小凤颦颦眉,只得端起酒杯道:「那么我先敬老前辈和诸位掌门人一杯,你们喝干,我随意。」

宇内樵子正色道:「公孙盟主何出此言,要敬我们就得干下那一杯!」

公孙小凤发慌道:「可是我这一杯下去一定要醉了咧!」

宇内樵子笑道:「笑话,堂堂一位掌门人怎会禁受不起一杯酒之力?」一副机伶伶之状!

众人随也一饮而尽,然後静等盟主开口说话。

公孙小凤实在不知要从何说起,便向斑衣神童投去求援的眼光,後者耸耸肩笑道:「公孙盟主何妨先公布一道规定,譬如说今後大家都得毫无异议服从你的命令,有敢不听或者擅自行动者,应受最严厉之处分!」

公孙小凤於是游望众人问道:「就是这样,诸位掌门人愿不愿意?不愿意的话咱们再商量好了!」

北星小道士道:「所谓最严厉之处分是指什么?」

公孙小凤忽然聪明起来,笑道:「不听我命令的,我就划地为牢,叫他罚站一天,好不?」

葫芦童登时面如土色,断然道:「不行!那样我受不了!」

公孙小凤撇嘴道:「牛掌门人有何高见?」

葫芦童道:「我受不了!」

玩铃童拍桌子怪叫道:「老牛,想不到老掌门人刚年轻起来,就轮到你姓牛的老下去了,你知道你这样是在丢你们黄山派的面子么?」

葫芦童面色一变,公孙小凤身子忽然摇晃一下,双手抱头叫道:「怎么办,我头昏了……」

话未了,病仙女也痛苦的抱头呻吟道:「啊哟,我头好昏……」

徐琚赶忙起身扶住她的身子,那知竟是泥菩萨过江,就在这一刻间,连他自己也摇晃着身子喊头昏起来。

於是乎就像一阵风吹来了瘟疫,老少十二人一个接一个发昏、哈欠、摇晃、倒下!

那个红发怪老人最後亦是头一勾,伏到桌上昏迷过去了。

撑船的老船夫瞧见这情景不由大惊失色,慌忙奔过来摸摸这个,推推那个,嘴里不迭嚷道:「啧啧,这些人怎的这等脓包,只喝了一杯酒就烂醉如泥啊也!不对不对!怎么手脚都冷冷的,莫不成都中酒毒死了,不得了啦!不得了啦……」

就中倒在甲板上的宇内樵子,这时忽然打了个哈欠,慢慢爬了起来。

老船夫大喜道:「好了,您这位老爷子醒来了,你们这些人怎么搞的呀!」

宇内樵子目光一扫七斜八倒的九个小掌门,脸上闪过一抹得意的诡笑,缓缓道:「大概酒性过烈的关系,不妨事的,你现在把船开向君山那边去吧!」

老船夫喏喏连声,跑回船尾开船去了。

画舫开始慢慢向君山驶去,宇内樵子走到宗岳身畔,伸手扳转他的身子,嘿嘿冷笑一阵,道:「小子,任你再聪明、再机警,今番也叫你死的不明不白!嘿嘿,你可知道上次当你和那姓孔的贱婢逃出峨嵋『铁屋』後我曾经发过甚么誓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