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宗岳怎会认出了那两入不是南海毒龙尊者门下,难道他们露出了什么破绽?

没有,他们身着一袭半短不长的灰衫,手中各掣着一条金色软鞭,和在峨嵋独秀-所遇的那两个南海毒龙尊者门下一模一样。

并且,还是宗岳先认出了他们是南海毒龙耸者门下。

此时,却说他们胆敢假冒,这怎么解释?

若说他们是在招式上露了破绽,但宗岳对南海毒龙尊者的武学,显然并无所知。

因此,他一口说出「二位胆敢冒充南海毒龙尊者门下」之时,连站在一旁的孔素棠也不禁吃了一惊。

这两个人,果然是假冒的么?

不错,只看他们半晌说不出话来,便是心虚了。

宗岳眼看两人怔怔发愕之状,复又纵声大笑道:「南海毒龙尊者的两个门下,被你们囚禁何处?是死是生?既然行藏已露,还不照实说了出来?」

他不但知道这两人乃是假冒,并且知道那两个真的毒龙尊者门下,已经中了他们的圈套,被他们所擒。

他并没看出什么破绽,一时之间,居然福至心灵,宁非怪事?

两个灰衣人猛又一震,脸上骤然变色。

宗岳眉头一轩,道:「两位怎不讲话,难道我说错了?」

两个灰衣人对望了一眼,突然人影一分,金光起处,鞭影纵横,一左一右,从宗岳两侧猛袭而到。

拚出了吃奶的功力,左面的金鞭抖得笔直,一招「斜鞭紫电」搂头下砸,右面的身形一矮,一招「-魂缠足」,直攻下盘。

宗岳大喝一声,道:「来得好!」运起六成功力,双掌一错,左右开弓。

右掌倏扬而起,拍出一招「铜山西倾」,右掌掉臂反挥,紧接着打出一记「洛钟东应」。

狂-怒卷,激荡成气,但见江渚之上,砂石滚滚,黄尘蔽空而起!

两个灰衣人心知不妙,未等宗岳掌力吐实,灰影双闪,倒飘出一丈五六。

两人一击不中,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俱感到此时不走,还待何时,迟了片刻,准会吃亏,当下猛掉身形,直朝下游奔去。

宗岳眉-一耸,道:「棠妹妹,追!」

孔素棠纤腰一拧,人起如风,刚刚纵出不到一丈,蓦又听得宗岳叫道:「棠妹妹,别追了。」

孔素棠一打「千斤坠」,刹住身形,回过头来,满面娇嗔说道:「岳哥哥,你发了神经么?」

宗岳展目望去,只见两个灰衣人去势如箭,月色下人影迷离,已在数十丈以外,当下微微一笑,道:「我是……」

话方出唇,忽听千寻绝壁之上,朗朗一声大笑说:「棠儿,别怪他,是我发神经了。」

孔素棠愕然抬头,奇景忽生,但见一线银光,从那峻拔高耸的千重峭壁之上倒射而下,宛如一挂悬空飞瀑。

银光敛处,人影立现,竟是天羽秀士朱一民。

孔素棠一见之下,喜不自胜,道:「啊呀!原来是您老人家。」裣-施了一礼。

天羽秀士微微一笑,道:「棠儿,你气色很好,喜上眉梢啊!」

孔素棠怔了一怔,道:「见了你老人家,怎不高兴?」

天羽秀士大笑道:「我是说你还没见到我老人家之前,已经喜上眉梢啦!」

孔素棠心知是刚才船头之上,和宗岳赏月谈心的一幕,已经被老夫子看去了,素脸之上,顿时飞起了两朵红云,嗔道:「你老人家惯会瞎说!」

天羽秀士哈哈大笑道:「我老人家么会瞎说?……哈哈……哈哈……」笑声一落,转脸向着宗岳道:「孺子,你果然有结交南海毒龙尊者之意么?」

宗岳抱拳拱手说道:「在下原有这个想法,却不知那毒龙尊者为人如何,还望老前辈指教。」

天羽秀士微笑点头道:「可以一试,那老毒物虽然性情古怪,但却恩怨分明,你且先把他两个门下救出,这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呀!」

宗岳霍然问道:「请问老前辈,那毒龙尊者的两个门下,现在何处?」

天羽秀土道:「就在刚才那只顺流而下的乌篷小舟之上。」

孔素棠忽然哦了一声,似是恍然大悟道:「我说呢,原来刚才岳哥哥发现那两个假冒的家伙,是你老人家用『千里传音』之法指点他的?」她脱口叫出一声岳哥哥,又不禁红云生面,低头弄带。

虽然她早巳叫惯了,但在天羽秀土的面前,却是第一次。

还好,天羽秀士并没再次取笑於她。

宗岳突然双目一睁,道:「老前辈,那两个冒充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天羽秀士道:「一个叫『夺魂鞭』姚宝,一个叫『杀手鞭』姚庆。」

宗岳眉头一扬,道:「是两兄弟?」

天羽秀土点了点头,道:「不但是两兄弟,而且同出一个师门,当年『北海神鞭』呼延圣的嫡传弟子,但如今……」忽然叹了一声,接道:「都变成了十绝魔君的爪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