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铜冠子也点头称赞,但是,他立即又问道:「毒龙尊者那两个门人,他们为何悄然而去?」

宗岳微笑说道:「就在他们掏出那两个黝黑竹筒子之时,晚辈隔空送力,暗用五阴掌力,制住他们两只手不使移动,他们也就知难而退了。」

孔素棠姑娘方才长长地啊了一声,一股欣然而喜的快意,浮在眉梢。

瞿稼轩呵呵笑道:「既保存他们的脸面,又使他们知难而退,宗少侠真做得高明,不着痕迹,莫过於此了!令人可佩!」

铜冠子忽然说道:「二师兄!我们还是先回去,此时日巳过午,即将黄昏,一旦日落之後,山道难行事小,设若碰上墨鳞铁甲蛇,就麻烦了。」

瞿稼轩也极以为是,当时便由徐璜背起他来,走向归途。

这瞿稼轩没有想到,寻找了这么多年的「虚灵七式」,即在今日如愿以偿,他觉得峨嵋一派,复兴在望。其心情的愉快,难为掩盖。在路上他笑呵呵地向身旁的宗岳、孔素棠说道:「宗少侠!孔姑娘!你们两位对峨嵋一派功大无极,少时老朽要一破十年以来的酒戒,向二位把敬三杯。」

宗岳和孔素棠正谦称「不敢!」忽然走在前面的铜冠子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顿时停下身形。

瞿稼轩在後面立即问道:「三师弟!我们真的遇上了那东西么?」

铜冠子当时没有回答,只低声说道:「我们快退!」

宗岳却站在那里,没有移动身形,眼睛凝神注视着前面。

就在前面不远约四五丈的地方,果然就是方才上山的时候,所看到的那条墨鳞铁甲蛇,懒汗洋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那个扁平如铲的蛇头,却是昂起多高,正对着这边虎视眈眈,盯着这边。

铜冠子一见宗岳站在那里不动,也不好迳自退走。只好在宗岳身旁轻轻说道:「宗少侠!贫道久居此间,已深知此蛇秉性,看它目前这种情况,分明是在生怒的模样。此蛇生怒时,不仅是奇毒无比,而且力竭疯狂,我们还是暂时避开为宜。」

宗岳连头也没有回,一双眼睛紧紧盯住那条墨鳞铁甲蛇,口中也低低地说道:「老前辈请先退,晚辈稍停即来。」

孔素棠姑娘立即靠近宗岳身边站住,仰起头来望着他说道:「岳哥哥!你是要趁这个机会将这条蛇除去么?我要在这里陪著你。」

正在说话的时候,那条墨鳞铁甲蛇忽然缓缓地将那又扁又平活像一个大铲样的头,低垂下来,一直低伏到地上。

瞿稼轩忽然说道:「宗少侠!你有为人间除害的决心,老朽自是只有钦佩之意。老朽虽然身受此蛇之害,却无能相助一臂之力,而报这双足之仇,深以为愧。」

他说着话,从自己怀抱中取出那柄青溟宝剑,双手捧着,徐璜当时便走过去几步,瞿稼轩将青漠宝剑递到宗岳手中,低声说道:「宗少侠!你还记得老朽所说的话否?这条墨鳞铁甲蛇,浑身坚韧无比,纵有宝刀宝剑,也无法伤得它分毫,只在腹下有一条白线,才是它致命之处……」

言犹未了,只听得宗岳大叫道:「徐璜兄快退!」

只见一阵腥风起处,墨鳞铁甲蛇宛如怒龙排空,窜起三丈多高,向这边扑将过来。

徐璜心里耽心背上的瞿稼轩,不便落低身势闪让,只好一仰身,双足膝落地,一蹬一挺,自後倒退八尺。

无如那蛇来势太快,徐璜还没有来得及退开,那如铲的蛇头,已经扑到近前,一股腥臭无比的气味,迎头盖下,徐璜心里一阵作呕,头一昏,翻身便倒。

说时迟,那时快,宗岳右手单掌一扬,大喝一声。

「孽畜找死!」

五阳掌力去势如潮,劲道如山,只听得蓬地一声,墨鳞铁甲蛇顿时在空中几个翻身,跌落到两三丈开外。

宗岳赶紧过来,只见瞿稼轩被摔在一边,倒是面色如常,只是徐璜倒在地上,脸色如纸,气息奄奄。

铜冠子这时候也来到身边,一见徐璜这种模样,连叫几声:「好险!好险!万幸!万幸!」

宗岳急忙问道:「老前辈!徐兄他不妨事么?」

铜冠子严肃著面容说道:「墨鳞铁甲蛇的毒,只要人中少许,便要变得浑身乌紫而死,磺儿如今脸色发白,分明内脏尚未中毒,乌风散发生功效,此刻他只是被毒气一逼,而乌风散药力向外一挟,气血不顺,昏倒下来,并无大碍。宗少侠……」

铜冠子话还没有讲完,忽然听到孔素棠惊叫道:「岳哥哥!小心身後!」

宗岳倏地一个电旋转身,只见那条墨鳞铁甲蛇又缓缓地向这边游来。

孔素棠忽然说道:「岳哥哥!我们何不用烂柯草膏丸打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