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孔素棠妙目斜睨,冷冷的一笑道:「尔等强横-道,大举上门欺人,又该当如何?」

顿时又粉脸一沉喝问道:「你就是南五台七煞头陀无戒么?」

披发头陀傲然答道:「不错,佛爷正是!」

这恶贼,忽然又目视二小,换出一副温和的嘴脸道:「你们既知本座之名,当必更听说过当今领袖武林,邛崃十绝谷的绝世神功了!」

孔素棠淡淡答道:「听说过又如何?」

七煞头陀怪眉一扬道:「你们可想学惊人的绝艺吗?」

更不待答言又道:「如今十绝谷九公主适在终南,她最爱年轻胆大的少年,这正是千载难逢之机呢!」

分明他是采取利诱的手段了。

一旁宗岳,忍不住一声轻笑道:「要是十公主嘛,还差不多,这狐狸精少爷们可没有那份兴致!」

他自和爱侣结伴东行,已渐脱拘谨,学得风趣起来了。

孔素棠不禁白了心上人一眼,小嘴微撇道:「咱们不希罕!」

七煞头陀目睹这一双少年不上钩,马上面色一变叱道:「好两个不识抬举的小辈。」

且朝左右喝道:「拿下!」

顿时纵出两个如狼如虎,凶——的壮和尚,一言不发,伸臂探爪,便向宗孔二人恶狠狠的扑到。

看出手,似乎全都功力不弱。

宗岳也暗凝神功,准备迎敌。

在後的老镖头三绝手,连忙高喝道:「狗贼欺人太甚,冲着老夫来好了!」

可是不想他们尚未有所举动,却听孔素棠朗声一笑道:「来的好!」

猝然白影一闪,掌指双飞,也没有看清她使的什么招式,只见迎面而来的两个凶僧,陡地倒退不迭。在左的,面色青紫,寒颤不已,一跤跌翻,便无力爬起;在右的惨-一声,一只眼血流如注,慌不迭纵回本阵。

一时惊得七煞头陀满脸变色,群贼胆裂魂飞!

雷老镖头,又惊又喜,连道:「好本事,好手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反是孔素棠,依旧和没事的人一般,妙目遍扫群贼,缓缓问道:「谁敢再上呀?」

说来她这一招确不寻常,乃是天羽秀士那只仙鹤钢羽密授,名叫「单凤展翅,独爪擒龙」端的妙用无穷,凌厉已极。

加上孔姑娘,如今已身兼三家之长,日前又巧服「玄阴丹」,由祸转福,经个郎告以十全老人所传两句口诀,悟出「五阴玄功」七九两篇真谛,虽然火候仍嫌不足,但功力之长进,已非前此可比,出手便是塞冽砭骨,伤人於无形,试想岂是这班贼党可当。何况七煞头陀无戒,也是久闯江湖,见多识广,哪能不识货。

但觑他,怪眼转动,脸上阴晴不定,良久,才一撤身旁方便铲,钢环暴响,迎风一抡,厉喝道:「狗小子快亮兵刃,佛爷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气侯?」

不消说,显然这恶僧,是自忖徒手不敌,想以独门的「五行断魂铲」取胜了。

孔素棠秀眉微挑,冷冷的答道:「凭你这种狗贼,也配少爷动兵刃!」

且一抬脸续道:「我不妨先告诉你,少爷也要留你的右眼,以为今日上门欺人之戒。」

这句话,直听得七煞头陀,不由自主的看了两个伤眼的同伴一眼,心头一寒。

宗岳又插口道:「我看这班害人的狗贼,干脆打杀算了!」

孔素棠螓首微摇道:「不!咱们暂体上天好生之德,以观後效!」

立又侧顾个郎一笑道:「你不想见见什么九公主麽,那也要人报信呀?」

他们一弹一唱,简直把群贼视同无物。

七煞头陀胸中又气又伯,蓦地一咬牙,钢铲「怒龙翻江」,挟泰山压顶之势,风雷皆动,狂卷而出,一声暴喝,便朝孔素棠当头砸下。

他这是一件外门重兵刃,有道是,一寸长一寸强,端的力沉威-,勇不可当。

一旁雷老镖头,看在眼中,不禁惊心动魄,暗-一把冷汗。

雷英姑娘更是花容失色。一双乌溜溜妙目,注视在曾救自己一命的美少年身上,只觉气都透不出,怀中长剑,抖个不停。

唯有宗岳,深知爱侣所学,反倒背起双手,退後一步,安详观战。

孔素棠不慌不忙,直至对方招式用实,才朗声一笑,白袖飘风,飞身迎出。

她还是老一套,左掌斜撩凶僧铁铲,右手骈指袭取敌人二目。

照说这种招式,一成不变,又已明告人家自己心意,七煞头陀早有戒心,那能奏效。

但却偏偏怪!饶是凶僧见状,马上封闭不迭,仍被她如影随形,拦不住,躲不脱,硬生生的达到目的。

七煞头陀顿感一股冷不可耐的潜力急涌到,自己真气立散,右目一阵剧痛,马上心知不妙,为了性命要紧,也顾不得同伴,迅即扭翻身躯,朝庄外飞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