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要知他来时已经晕厥,此刻一旦熟悉了自己环境,当然觉得新奇,十数日来的积郁一扫而尽,信步而行,目光巡视中,忽见一条甬道。

这甬道就是通向山神庙的通路,但宗岳并不知道,好奇之下,立刻向甬道中走去。

甬道中漆黑一片,他因功力仅恢复二成,无法透视黑暗,只能慢慢摸索前进。

渐渐他觉得地势渐高,这样迂回摸索过百丈光景,始达洞口。

钻出洞口,赫然是座山神庙,宗岳巡视这座荒庙,不知是到了什么地方,正想走出庙外,蓦地耳边隐闻衣袂飘空之声,心中一惊,忙一闪身,退至山神像後。

身子立停,探首一望,只见一条人影,直射庙中。

人影一定,现出一个高大威-的长髯老者。

只见池狮口虎鼻,双目精光如炬,目光扫采间,犹如溜光-般,背插一支长剑,手中提着一个包裹。

就在这黑衣老者停身後不久,庙外划空响起一声轻啸,余音未落,又是一条人影,掠落门口,是一个青衣短衫的赤脚老者。

这後来的人,秃头圆睑,身裁竟比先到的黑衣老者,差上半截,二人相比,使人感到青衫老者特别枯瘦矮小。

隐在暗中的宗岳却暗暗吃惊,他想不到荒庙之中,竟来了这等武林高手,这二个高手是谁?来此目的何在?

尤其那青衫老者身无兵器,但以刚才掠落的身法速度来说,丝毫不弱於黑衣老者,宗岳年轻识浅,恁地也摸不透这二位老者的来历。

他这边心中暗自猜测,庙中的黑衣老者一见青衣老者,身形微退,便已贴身在山神像前了。

只因正好背对宗岳,宗岳的视线立刻被遮,但他鼻中却闻到一股血腥之气。

宗岳心中方自一惊,已听到青衫老者呵呵一声大笑道:「好地方!好地方!怎亏你找得到的,此地的确再清静也没有了。」

言下充满激赏之意。

宗岳心中「哦」了一声,暗忖:「看来这二人一定是朋友……」

下面尚未想下去,蓦地发现那股血腥之气,竟是从黑衣老者左手提着的包裹中发散出来,立刻又怀疑地忖道:「这是什么东西?」

他细察黑衣老者手中包裹,因包封严密,无法看出端倪,於是猜测道:「难道包裹中是杀死-鸭不成?」

这刹那之间,只听到黑衣老者也敞声大笑道:「瘦鬼,这几天来你一直冤魂不散,其实老夫倒并不是怕你,只是身系要务,无暇与你料缠,难得有这块地方,今天乾脆就与你一了百了吧!」

这番话一入宗岳耳朵,心中又是一愕:「想不到这二个竟是敌人?」

只见青衫老者步履沉重地走近几步,又是一声大笑道:「对,对,在这地方能一了百了是再好没有了,反正我老头子要再这样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与你争个胜负,成者为王,败者为鬼,来得乾脆一点。」

黑衣老者倏然唰地一声,飘出三尺,旋身与青衫老者,对面而立。

宗岳眼前阻碍一去,这才看清楚青衫老者此刻位置已在庙当中,与黑衣老者刚才站立位置,相距不过五尺远近。

宗岳心中暗暗吃惊,他年纪虽小,却已习得旷古绝学,身为武人,自然知道黑衣老者倏然幌身飘闪的道理,何况此刻黑衣老者,双目如炬,神色凝重,对青衫老者,紧紧注视,显然是防青衫老者突然出手之意。

那么,以此来说,青衫老者手无寸铁,必是掌上功夫有惊人之处,才致黑衣老者慎慎戒备。

以青衫老人那笑嘻嘻圆圆的脸,表面上看来如生意人一般,令人感到亲近,竟能使威猛无比的黑衣高大老人如此心生戒意,这发现颇使宗岳不解,因此,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益发想知道这二人究竟是善是恶,及在武林中的名号。

这刹那,只见黑衣老者右手探背,呛地一声,长剑已经出鞘,黑黝黝的山神庙中,立刻闪起一道寒光。

接着黑衣老者狞笑一声对青衫老者道:「也好,老夫就剑下超生,送你去见阎王,省得你像鬼魂一样,日夜跟着老夫。」

长身一探,剑凝光电,向青衫老者分心刺去。

青衫老者蓦地大喝一声道:「慢来,先把话说清楚,要打闷仗,我老头子却不想奉陪。」

喝声中,身形微闪,反手一掌,将袭身长剑剑脊震开。

黑衫老者抽剑退身,冷笑道:「有什么话快说!」

青衫老者哈哈一笑道:「你要打,何不先把手中包裹放下,好好打一仗定个输赢。」

黑衣老者冷冷道:「这个不劳关怀。」

青衫老者又是一笑道:「你错了,我老头子千里追踪,还不是为了你包裹中的东西吗,否则又何必半夜三更,跟你到此,与你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