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羽秀士展开绝顶轻功,人如白光一道,划过丛林和原野。晃眼间,邛睐山便已在望,他身形一顿,停身在一株虬松之下,一按树干,树干上呀然现出一个洞门,他身子一侧,钻了进去。

片刻时间之後,树身之内,跳出一个身穿青缎锦袍的老者,枯黄的三角脸下,吊着稀稀落落的几根山羊胡子,躬腰咳嗽,显得弱不禁风。

他踱着四方步,一步一摇头,口中哼哼唧唧,不知在念些什么。

前进的方向,是十绝谷。

他安步当车,走得甚是缓慢。

从外表上看,他没有任何奇突可疑的地方,但是,如果有人能看到他那双滚动不止的眼珠的话,便不难测知他这时的心情,并不如他外表那般的宁静。

原来,这时他正在以无上的神功,在默察着四周的情况。他心细无比,一刻也不放过可能的意外,虽然平时这里决不会有十绝谷的伏桩。

当他确定附近绝无可疑之後,脚下一迈,身形急进,一去就是好远,一旦来到稍有可疑之处,便又慢了脚步,吟哦而行。

他就像这样行行停停地绕道偷回了十绝谷。

他回到十绝魔君为他准备的书房之中,吩咐应值小童送上一杯浓茶,自得其乐的享受起来。

忽然,一阵非常熟悉的衣袂之声传来,他脸上立即泛出慈笑,道:「来的可是素棠么?」

随着一阵娇笑之声,房中蹦进一个十五六岁的红衣小姑娘,正是十绝谷的十公主阴素棠,她张着一双亮晶晶的美眸,注视老夫子脸上道:「他们都已安置好了么?」

老夫子笑道:「小丫头,你不相信我,是不?」接着,恍然而悟地呵呵大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十公主阴素棠娇嗔道:「你知道了什么?」

老夫子道:「我知道了你的心事!」

阴素棠信口道:「你老人家胡说!」

老夫子双睛一鼓,道:「胡说就胡说,我也乐得不管了,反正你没有什么心事,我又何必狗抓耗子,多管闲事,结果出力不讨好,反被人家当作-大头呢!」

阴素棠轻轻一笑,涨红了半边秀脸,忸伲地道:「王爷爷,你当真不管素儿的事了么?」嗓子一哑,晶莹的泪珠,居然就要夺眶而出。

老夫子含笑道:「谁说不管的,我要是不管你的事,当初又何必想尽办法,使你成为老魔头的十公主,更何必赖在这里看那班小魔崽子的眼色。」

小姑娘阴素棠娇羞地道:「你老……你老……唉!……」毕竟年轻面嫩,说不出想说的话来。

老夫子笑道:「你实话实说好啦,是不是特别关心其中某一位掌门人?」

阴姑娘跺脚道:「你既知道,为什么偏还要问,真是……」

老夫子笑道:「不知趣,是不是!」接着,又是一阵娱悦的大笑,面色一整道:「姓宗的娃娃,经老夫的指点,已服下了玄阴草。」

红衣姑娘阴素棠大惊道:「玄阴车乃至阴奇药,加果不会『十绝真经』内的五阴玄功吐纳之法,必将冻僵而死?他如何受得了!」

老夫子点头道:「你说得不错,但我曾亲眼见他施出五阳掌,从而推测,他一定已得到了十绝真经的『二四六八十』五册真经,自然也修习了五阳神功。

要是这样,情形便将完全不同了,我可以断言,他不但死不了,而且,再次出世时,便将是唯一令十绝魔君头痛的人物了。」

阴素棠提心吊胆地道:「玄阴草至寒之物,他五阳神功未至火候,抵御寒毒犹恐不及,遑论吸收利用呢?」

老夫子反问道:「韬光洞内有件奇宝,必可令他化险为夷,你试想想是什么东西?」

阴素棠双层微皱,沉思有顷,试探地道:「是否中殿之内的那张『温玉宝床』?」

老夫子点头道:「『温玉宝床』善解寒热之毒,姓宗的娃儿虽被玄阴草阴寒之毒僵化,但因五阳神功,自生奇效,护住了心脉,实则并未真死,老夫及时将他安置『温玉宝床』上,只须七七四十九个时辰之後,因『温玉宝床』神效之助,他体内阴毒便可渐退,人也就随之清醒。」

阴素棠深深吁了口长气,脸上紧张的神色随之一舒,笑道:「真难为王爷爷了!」

老夫子见小姑娘喜上眉梢,陡的向她浇下一盆冷水道:「宗岳虽有复苏之望,但体内玄阴之精仍然难除,恢复不了功力,除非……」故意将「除非」两字拉得长长的。

阴素棠原已平静的芳心,不由又紧张起来,急急道:「除非什么!王爷爷你快说呀!」

老夫子微笑道:「除非他能学得十绝经中『一三五七九』五册中阴功修练的心法,诱导纯阴之精,与本身纯阳之元,合而为一,届时阴阳互济,不但功力尽复,且威力更将数倍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