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听完宗岳的叙述,十公主长吁一声,低头不语,小云也螓首深垂,半晌无声。

宗岳不禁奋然道:「十绝谷荼毒天下,人神共愤,如今大举出动,其中必有诡谋,难道你们有什么不便的地方,不肯出手除此恶獠?」

十公主忽然一震,仰起面来,目光所触,顾大可、公孙小凤、悟果和尚等都定睛不瞬地注视着她们,每个人的眼中,几乎都满布疑问。

她掀唇微微一笑,婉转说道:「论理这是铲恶除奸,义不容辞的事,可是十分不巧,我们此来另有一点私事,也必须赶在今天办好,只怕在时间上不能追随各位,共襄义举……」

公孙小凤忙道:「阴家姐姐,咱们是一见如故,你们有什么急事,何妨也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先替你办好这件事,然後再同去……」

十公主凄婉地笑道:「多谢公孙姑娘好意,但这件事必得我们自己去才行,诸位如能体谅我们私衷,就请把今夜动手的地方告诉我们,假如咱们的事情能很快办好,一定赶到那儿,聊尽薄力,这样可好?」

宗岳道:「既然二位另有要事,那就不必劳动了。」

十公主盈盈秋波飞快地掠过宗岳的面庞,凤目之中,似有晶莹泪光,柔声问:「宗兄生我们的气了?」

宗岳笑道:「什么话,姑娘大德,尚未图报,这么话,就太把在下看成无知无识的小人了。」

十公主长叹道:「如能附骥诸位,定是一件最快意的事,但不知那位姓武的住处在那儿?」

公孙小凤脱口道:「听说就在此地北方不远一处农庄上。」

十公主点点头,道:「只要时间赶得及,咱们一定要去的,时间既已不多,这就先行告辞。」

公孙小凤依依不舍地执着「十公主」的手,低声道:「四更之前,镇北农庄,希望你们一定要来?」

十公主有些激动,连连点头,又深情地望望宗岳,才和小云出店上马而去。

公孙小凤倚在窗口,直到望不见两骑白马的影子,这才重同座位,兀自忍不住问宗岳:「你看她们会去吗?」

宗岳不假思索答道:「阴姑娘豪爽大方,小云姐姐也是女中丈夫,她们既已答应,一定会去的。」

公孙小凤抿着嘴笑道:「瞧你姐姐长姐姐短,敢情你跟她很要好是不?」

宗岳脸上一红,触手摸着怀中那块乌黑小牌,心儿一阵跳,竟低头无言以对。

幸亏斑衣神童嚷着道:「时候不早啦,咱们快吃饭,趁四更以前,先去古庙探它一探吧!」

四人匆匆食罢,出得饭庄,天色已经黑尽,估计时间,大约总在初更左右,斑衣神童当先带路,领着三人,直奔镇北古庙。

他们年纪虽轻,却各有一身本门绝传武功,迈开大步,那消半刻,便已驰出小镇,夜色凄迷中,斑衣神童扬手一指前方,树丛掩映之中,果然有座孤零破败的古庙。

这时候,晚风拂动枝头,旷野间一片寥寂,只有那古庙隐隐闪露着几缕灯光,老远望去,极是惹眼。

四人掠到近处,隐身眺望,见庙前一株奇高的槐树顶上,悬着一盏油纸密封的灯笼,光影昏暗,映着庙前败颓石像,丛生青苔,越发显得这庙宇的古老和败落。

庙门是半掩着的,院子里时而传出一声低沉的马嘶。

悟果喃喃道:「罪过!罪过?好好佛门清净地,变作狐鼠啸聚场。」

斑衣神童笑道:「你是出家人,眼不见为净,咱们要进去看看热闹,你就在外面等我们如何?」

悟果道:「如此甚好,公孙掌门最好也别进去,咱们在庙外等他们吧!」

公孙小凤道:「为什么?怎么不能去?」

悟果道:「你不知道,十绝谷门下所至之处,常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丑事,你是女人,最好不去为佳。」

公孙小凤冷笑道:「越是见不得人,我越要去看看。」

宗岳也想起不久前在少林寺所见那惊心摄魄「姹女迷仙舞」,忙也劝阻道:「十绝谷中,尽是无耻之徒,姑娘冰清玉洁,还是不去的好。」

公孙小凤虽然任性,却最当不得人奉承,听了「冰清玉洁」四个字,好像满心不快都被冰玉溶化了,笑道:「不去就不去,可是你们要快些出来,别让人家久等。」

宗岳和斑衣神童应一声,双双旋身,一左一右,忽然轻轻「咦」了一声,一矮身子,隐在黑影之中。

斑衣神童轻问道:「宗兄,什么事?」

宗岳用手指着院中马群,低声道:「你看那两匹白马……」

斑衣神童凝目而视,仍然不解,道:「不错,是两匹白马,有什么奇怪?」

宗岳急声道:「你看看它们可像阴姑娘的坐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