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十绝魔君目如鹰隼,步履沉稳,一双脚踏在地上,泥地现出两列足有寸许深的清晰脚印,可见他已将毕生修为内家功力,贯注全身。

在他面前端然而坐的,是身著九彩斑衣的「缺一神翁」,这个人如果真是当年十全老人改扮,今天这场恶战,势必惊天动地,震世骇俗,关系着彼此的生死存亡。

十绝魔君虽然功参造化,二十年来磨励钻研,未曾间断,但对方也决不会白过了二十年,这一点,不难料想。

宗岳横剑在手,眼见十绝魔君一步一步逼近酒席前的缺一神翁,十丈,七丈,五丈……

他忽觉胸中热血一阵沸腾,肩头一幌,横身拦住魔君,厉喝道:「阴占希,你要干什么?」

十绝魔君阴阴而笑,脚下依旧未停,「沙」地一声,泥地上又添了一只足印。

宗岳血脉贲张,咬咬牙,左掌上暗暗提聚「五阳神功」,又叱道:「老贼,你敢再走近来一步,宗某立刻叫你血溅剑下!」

十绝魔君并不回答,甚至两只眼睛瞧也没瞧宗岳一眼,步履轻抬,「沙!」又向前逼近了一大步……

其余六个小掌门人个个都既怒又惊,手里紧紧-着兵器,作势跃跃欲动这老魔头也未免太狂太目中无人了,宗岳连喝两声,他连话也不屑回答。

宗岳怒叱一声,长剑一翻,绝户剑第一招「鹤腾驾起」业已挥洒而出。

但他剑招方施出一半,蓦听得一声如缕如丝的声音在耳边叫道:「宗掌门人!收剑速退!」

宗岳一听那细如丝蚊的语声,便知必是酒席前那位缺一神翁所发,微感一怔,右手中食二指疾压剑柄,肘间一拧,硬生生将已经发出的剑招中途顿止!

回头看,果然是那缺一神翁在对自己挤目而笑。

「老前辈,你……?」

缺一神翁向他扮了个鬼脸,嘴唇一阵蠕动,宗岳耳中又响起像蚊虫叫的低细语声:「老魔头功力精湛,绝非你们可敌,你只领着六位小掌门人即速退进林子里,这儿的事,自有我老人家应付。」

宗岳奋然道:「你老人家是武林振兴的希望,怎可亲自出手,跟……」

缺一神翁不等他说完,又焦急地挤挤眼,道:「别多说了,快退入林,我自有道理…………」

这时,十绝魔君已立身在三丈左右近处,闻言阴阴一笑,接口道:「放心,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还不在老夫心念之上,你只管叫他们离开七子山,老夫门下,绝不会为难於他们!」

公孙小凤小嘴一撇,接着道:「哟!你们听见了没有?人家还没把咱们七位掌门人放在眼中哩!」她这话分明是说给其余六位小掌门人听的。

玩铃童一抖手中的竹棍,顶端金铃发出一串「叮当」脆响,不服气地冷哼着道:「真是癞哈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公孙小凤见有人搭腔,胆子更壮,一顿小蛮靴,道:「咱们偏不走,看他能怎么样?」

葫芦童牛千里也老气横秋地道:「对!咱们不但不走,还要一个一个上去,领教他究竟有些什么了不得的绝世武学。」

这几个小掌门人都是小孩心性,怕过谁来,一呼百诺,人人磨拳擦掌,当真要准备跟十绝魔君碰碰看……

「缺一神翁」突然从酒席前霍地站了起来,睑色一沉,喝道:「你们自信比我老人家的武功还高吗?不听话的,先吃我三掌!」

小家伙们全都一楞,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做声不得。

公孙小凤挺挺胸脯,大声道:「并不是咱们不愿听你老人家的话,实在这姓阴的太看不起人……」

缺一神翁挥挥手,道:「不许再说了,宗掌门人替老朽押队,那一个不肯听话的,等一会老朽必定要重重罚他。」

宗岳耸耸肩头,对大家一笑,道:「既然神翁定要咱们先退,不可太过违拗。」

公孙小凤嘴巴嘟得老高,用力一扭身子,一言不发。

玩铃童伸伸舌头,低声道:「公孙掌门,咱们看在宗老兄面上,这一次就听他一次话,下次不听也就是了。」

长白病仙子轻叹一声,说道:「好吧,就暂且饶他这一遭……」她说话娇慵无比,话只说了一半,当先转身向林子里走去,其余诸人见她已经走了,也只得鱼贯退入林中。

公孙小凤最後举步,临行时,扭过头来问宗岳道:「你也跟我们一起走?」

「我?」宗岳不觉溜眼去望缺一神翁。

缺一神翁又向他挤挤眼,呶呶嘴,似乎示意叫他快走。

公孙小凤轻哼道:「这位缺一神翁老没正经的样儿,叫人心里实在不服气!」

宗岳连忙推着她向林子行去,一面也忍不住低声道:「嗯,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咱们别离开林子,偷偷看他怎样对付十绝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