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假和尚一统大师因震慑於宗岳的玄奇武功,不敢轻攫其锋,但他逃的本领却是很大,眨眼之间,业已穿林而入。

宗岳衔尾疾追,穿行於一片苍松翠柏之中。

林木茂密,只见那一统大师黄袍飘闪,奔行如风,忽然一晃而没。

宗岳赶到地头,遍搜不见,忽的踊身一跃,拔起三丈五六,半空中拧腰变势,身形飘地落在一株参天古柏巅头。

纵目望去,但见碧瓦红墙,飞檐隐隐,原来合数百年一直领袖中原武林,名满天下的少林禅寺,就在左侧不远。

宗岳暗忖:「那老贼准是逃入寺中去了。」

他本待追进少林寺,忽然念头一转,忖道:「何必急於一时,就让这老贼多活几个时辰吧!」

原来他冲折了一晚,此时已微觉有点疲困之感,决定找个僻静之处,好好憩息一番,待得夜暗之後,悄悄掩入寺中,去闹它个天翻地覆。

主意打定,当即飘身下树。

他因不想立刻闯入少林寺,也不愿再回头去找崔蝶仙和云七娘,略辨方位,直向正北走去。

盏茶时光不到,重又穿林而出。

展目一看,但见眼前横亘着一堵削壁,高约数十丈,壁上藤萝倒挂,野蔓横生,在晓日映照之下,翠色如黛。

宗岳心中一动,忖道:「这地方不错。」

他走近崖壁之下,长剑反插背後,纵身一跃,拔起三丈七八,右臂一撩,抓住一丛藤蔓,接着提气轻身,施展「游龙术」,攀藤附葛,瞬息之间,便已缘上崖头。

这堵悬崖虽不算太高,但却险峻异常,宗岳估计,决不会有人来此打扰,当下就在崖头选了个适当之处,盘膝坐了下来。

一天易过,又是黄昏。

宗岳经过了一天休憩,精力充沛,暗忖:「据昨晚一无大师所说,如今少林寺中,尽是些狐群狗党,我今晚不杀它个落花流水,誓不为人。」

此时暮色已降,明月未起,宗岳卓立崖头,遥遥只见少林寺中灯火辉煌,并隐隐有一片笙歌之声,随风送入耳鼓。

这座数百年来庄严圣洁的少林禅寺,历代戒律森严,不许妇女入寺,如今竟公然奏起女乐之声,宗岳虽非三宝弟子,但此情此景之下,也禁不住一股无名怒火直透华盖,七窍生烟!

这确实难怪,佛门之中,不闻金经呗唱之声,却是这等靡靡之乐,教他如何不怒?

他紧了紧手中长剑,重又攀藤附葛,飞落崖下。

但听乐声袅袅,飘垂四野,并夹杂着女人银铃般的冶荡欢笑。

这阵阵的乐声,淫靡的笑语,声声如一柄铁锤,敲击在宗岳心头,他狠狠地一咬钢牙,忖道:「我要见一个杀一个,杀的一个不留!」

他愤火高张之下,片刻难忍,蓦的一纵身形,迎着乐声疾奔而去。

他此时没有任何顾忌,只知要杀人泄愤。

怒火狂炽,身形如电。

那知刚刚穿身入林,忽见眼前人影一闪。

虽然林木幽邃,漆黑如墨,但凭宗岳的功力,已然目能夜视,晃眼之间,他已看出是个身穿灰布僧袍,光顶圆颅的小沙弥。

他脑中一转,怒火腾眉,沉雷般一声低叱道:「小狗!你是少林寺中派出的暗卡么?人家欢乐,你来守夜?看剑!」

一声「看剑」,剑发如风,但闻一声轻啸,精芒电泻而出。

只见那小沙弥身形一斜,避开正面,一对晶莹的眼珠,宛如两颗并列的明星,打量了宗岳一眼,低声道:「施主!小僧并没惹你!」

宗岳一剑刺空,跟着一剑又到,沉声喝道:「小狗!你惹不惹都是一样,少林寺中的狐群狗党,小爷一个不饶!」

小沙弥身手不弱,僧袍一闪,又避开了一剑,道:「阿弥陀佛!施主何必要跟出家之人为难?」但听呛的一声,手中也多了一柄光华夺目的长剑。

宗岳剑眉一竖,道:「你这小狗也算出家之人?」

小沙弥神色一肃,道:「施主此话何意?小僧摩顶受戒,三岁之时,便已皈依佛门,如今已一十三年,怎的不算出家之人?」

宗岳俊目闪光,仔细打量了那小沙弥一眼,但见他睑如皓月,生得眉清目秀,看来果然只有十五六岁左右,不禁暗忖道:「那一统老贼好计算,自己削发为僧,-据少林,居然也收了几个小和尚来装点门面?」

当下冷哼一声,叱道:「小狗!少林寺中,如今已没有一个好货,你就说的天花乱坠,小爷又岂能饶你一条小命!」

他刚才两剑落空,这一出手,唰!唰!唰!倏忽之间,一连攻出五剑。

这五剑一晃而过,但见银花飞舞,精芒乱颤,剑势威力祈及,林木萧萧,落叶纷纷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