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中午过后,耶律克因为累了回到马车上休息,虽然耶律乔毅和宋艾之间多了个聒噪的小家伙,但是尴尬的气氛却未因此而化解。

“夫子,你猜猜我昨儿送叔叔什么东西?”他开心地问道。

心神恍惚的宋艾,根本没心思去猜,“对不起,我猜不出来。”

“你不是挺聪明的,就猜猜看嘛!”耶律克漾着笑问。

宋艾于是随口说:“该不会是背了篇文章给大王听?”

“才不是呢!我送叔叔自己写的字。”他开心的比手画脚。

“写字!”宋艾笑着点点头,“做得很好,你写汉字非常有天分。”

耶律克这才嘻嘻笑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接下来他也困了,躺在耶律乔毅的大腿上,就这么不知不觉睡着了。

此时车厢内异常安静,除了马蹄声外,就只剩耶律克微微的鼾声。

宋艾倚在角落闭眼假寐,因为只要看见耶律乔毅那张冷硬的脸,她就会心痛难受,与其如此,还不如避开。

晚膳时间前,耶律乔毅一行人终于到了葛亚洱牧场。

“哇……牧场到了,牧场到了……”耶律克率先跳下马车,在旷野里奔跑。

“耶律克,别跑太快,小心跌跤……”宋艾也跟着下车,不知为何竟感到有些胸闷,于是抚着胸追他而去。

耶律乔毅眯眼望着他们,跟着一语不发的往牧场的主屋走去。

管理牧场的姜昆一见南院大王来了,立刻出来迎接,“大王,您终于来了。”

耶律乔毅点点头,而后步入屋内休息,姜昆立即命人奉上热茶。

他喝了口茶,不自觉的揉揉眉心。

姜昆观察了会儿,体贴的问:“大王,您不舒服吗?”

“没。”他抬起脸又说:“我这回还带了小少爷的夫子同行,记得要好生招待。”

“是,大王。”

“我先进房歇息一会儿。”说着,他便起身,步向后方的房间。事实上,他并非身体的疲累,而是心里的倦怠。

而这时在牧场上看着耶律克开心奔跑的宋艾不也如此吗?

唉~~早知两人间的气氛会这么僵,她就不来了。宋艾轻叹口气。

“夫子……夫子……”耶律克正喊着她。

“什么事?”她朝他走过去。

“你瞧瞧这羊。”他笑咪咪地说:“很特别吧?”

“嗯,的确特别。”眼前这羊毛短而粗,角大盘曲。宋艾不禁好奇问道:“这是什么羊?”

“它是一种夏毛淡褐、冬毛长而带赤的高山羊,叫源羊。”他说完便得意的双手叉腰,“从现在开始由我当夫子。”

“你这小子,居然还记得那件事!”她笑着摇头。

“好不容易有当夫子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忘记。”

“呵……”她被他的模样给逗笑了,抬头望望四周广阔的美景,风光虽美,但却冷意刺骨呀!

“我们进屋去好吗?”她说道。

“你冷呀?”

“嗯。”她重重点点头,“而且有点头昏、呼吸不顺。”

“你病了吗?那我们赶紧回去吧!”他边走还边说:“我去告诉叔叔。”

“不要,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只是微微不适,说了就扫兴,说不定等我适应就好了。”现在她与耶律乔毅问的气氛不太自在,她想让他好好想想,不愿事事依赖他。

“可我叔叔曾说这病症不容轻忽,有时一开始没啥症状,但后来会愈来愈严重。”瞧他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倒是十足大人样。

“会吗?”她揉揉有些僵硬的脑后,“没关系,先进屋吧!”

她边走边吸着气,直进了主屋,姜昆一见耶律克立即笑说:“小少爷,好一阵子没见,你又长高了!”

“真的吗?我以后一定要比叔叔高。”他人小志可不小呀!

“这位就是宋夫子是吗?”姜昆问道。

“没错。”耶律克转向宋艾,“这位是牧场管家姜昆姜大叔。”

“姜大叔你好。”她对他微微曲膝。

“宋夫子别客气。”可见宋艾抬头后,他立刻问:“夫子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没错,她病了。”耶律克话一出口已收不回了。

宋艾睨了多话的耶律克一眼后,才对姜昆说:“姜大叔,能给我点水喝吗?就先别跟大王说,他难得来这里休憩,我不想让他担心。”

“这……好,我不说,你快去房里躺着吧!”

在姜昆的带领下,宋艾便先回房歇着了。

不一会儿,姜昆送来汤药,“姜大叔,这是?”

“这是可以缓解头疼的红景天,对了,如果还不适就要起身做深呼吸,做愈久愈好,再不成就得下山了。”他细心交代着。

“嗯,我知道。”她感激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