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耶律克,你一定要帮帮我。”要拖延前往牧场的时间靠她一人不够,宋艾隔日便趁教耶律克习字的机会向他提出要求。

“你说大家都要送礼给我叔叔?”小家伙瞠大了眼。

“嘘!小声点。”她赶紧对他眨眨眼。

“不能说?”

“绝对不能说,如果你说了,我马上离开。”她不得不出言恫吓。不过,知道这小子信赖她,喜欢她,宋艾倒也挺开心的。

“好吧!那就不说。”他皱起眉,“要拖延的话……如果说我闹肚子疼呢?”

“这倒是可行,不过他会不会要你别跟了?”耶律乔毅的心思没人懂得,就怕一个不对反而坏了大事。

“说的也是,我叔叔很可能这么说。”他重重的点点头。

“那就要让他对你的病深信不疑,要走也不放心才成。”她敲着太阳穴,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你不是会变魔术吗?不如就把我变昏倒,之后再变醒过来不就好了?”耶律克天真地说。

“拜托,我只会魔术不会法术。”她抚额大叹。

“什么魔术、法术?”还真是不巧,就在这时候耶律乔毅居然出现在门外,想必他也听见了一些不该听见的内容。

宋艾气馁地垮下双肩,再抬眼看他,发现他的眼神更为邪魅,于是又想起那晚的事,让她坐如针毡,直想逃走。

“为什么要延期去牧场?”他潇洒地坐下,半眯起眸看着他们。

“叔叔,你还是听到了?”耶律克一脸诧异。

“听到一些,说呀!”

“这是我们的小秘密。”见耶律克打算开口,宋艾赶紧阻止他,“所以不能告诉你。”

“好,不说也行,那我就不延期。”他说完起身佯装要离去,宋艾急着再次挡住他。

“别走……”她恳求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他眉眼挑勾起一丝吊诡笑痕。

“这样吧!我来表演魔术,如果你猜对了就不延期,但如果猜错了,就得随我的意思,如何?”她大胆挑衅道。

“我倒是头一次听见魔术这东西,怎么玩?”

他这么说就表示同意了,宋艾赶紧从化妆镜后拿出一副扑克牌,这也是当初她消失时塞在外套里的东西。

如今想想,她当时怎么没有多放点东西呢?比如数位相机、打火机、还是消炎药之类的。

“这是什么?”

“纸牌,瞧,这一面都是不同的图案,有红心、黑桃、方块、梅花。各种图案我都挑一张,共有四张,你抽出其中一张,再猜猜是什么图案,接着我会将它变不见,你只要能看出我把那张牌变到哪去,我就算输了。”她很认真地说。

“好吧!开始。”他带笑望着,正想瞧瞧她在玩什么把戏。

“你真愿意?”宋艾很疑惑地问。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倒是你再拖延,我就要走了。”

“好。”她深吸口气,拿着四张牌洗了洗,然后放在他面前,“你抽出一张摆桌上,但不能偷看。”

耶律乔毅依她所言抽出一张摆桌上,立即说道:“方块。”

“咦?”她瞪大眼睛,不信邪地说:“算你运气好猜对了,但接下来你一定没这么好运气。”

“夫子,你就快变吧!别直说话。”耶律克都心急如焚了。

她拿起那张方块的牌,放在一个盘上再盖上丝帕,嘴里念念有词了番,跟着将红帕一掀,牌当真不见了!

宋艾小心翼翼地问:“你猜猜看,牌跑去了哪儿?”

耶律乔毅眯起眸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看了眼,须臾后才摇摇头道:“原来这就是魔术,以复杂的手法制造的错觉。”

“你快点说吧!”她瞪大眼,快紧张死了。

“好吧!我认输了,就延个几天出发。”此话一出,宋艾和耶律克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

扯笑望着他们一眼,他起身欲走,到了门边,他头也没回地说:“好好一张牌别给踩脏了。”

“嗄!”宋艾一惊!他、他怎么知道?在耶律克探问的眼神下,她抬起右脚,果然那张牌就在那儿。

“原来我叔叔早知道了。”耶律克睨着她,“还表演得跟真的一样。”

“你不相信我的魔术?你不也被骗了好几次?”她鼓着腮,跟着无力一笑,“反正他已经答应延期,我现在得回房做我该做的了。”

“那我呢?”

“你自己看着办吧!”宋艾一说完就离开了。

一路上她不禁想,那个耶律乔毅其实还满幽默的嘛!

回到房间,她立刻拿出工具和材料开始赶工。尽管她不属于南院大王府的仆人,但她还是想送上自己的心意。

三天后,丰阳节正式登场。

南院王府内所有下人趁耶律乔毅出去办事的空档齐聚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