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才到家门外,车子尚未停妥,突然,就见一道俏丽的身影疾奔向他们。

竹野内阳一见到来者,脸色倏地变得很难看,就连停车的动作也变得有些粗鲁,煞车力道之大,差点儿让聂星撞到车前的挡风玻璃。

“阳——你好坏,怎么放人家鸽子,一个人跑来台湾嘛!”

樱子看着他下车,又紧跟在他身后,嘴巴还喋喋不休地说:“后来又偷偷调派了那么多兄弟来台湾,而且居然还叫他们别让我知道。”

她追着追着,突然看见跟在他身后的聂星,一股危险意识陡地在她心中升起,她立即皱起眉瞪着聂星问:“你是谁?”

聂星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她的一脸凶相。

竹野内阳原以为聂星会受欺负,但想不到的是,她居然一反往常的软弱,口出惊人之语!

“我是这间屋子的主人。”聂星冷冷的对她说。

“什么?”樱子惊呼了一声,立即转向竹野内阳,尖声问道:“她是谁?你为什么要住进她家里?”

竹野内阳仍没理会她的追问,转向另一个弟兄说:“给大小姐安排一间房,让她先去歇会儿。”

“不,我不休息,我要问清楚。”樱子怪声怪气的嚷嚷。

“我也没意思要拨房间让你住。”聂星觉得看樱子很不顺眼,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对她回嘴道。

“你……我更不想住这里。”樱子冲向她,举手就要赏她一耳光。

哪知竹野内阳的动作更快,立刻将她的手截了去,“别为这种女人生气,乖!去歇会儿。”

“我……”

“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你应该累了,快去,嗯?”他目光一沉,嗓音却变得低柔轻飘,仿似有着百般的纵容。

“好嘛!去就去。”离开前,她还不忘对聂星投注一道锐利的冷光,意思好像是在警告她离他远一点儿,否则她一定会让她好看。

待她上楼后,竹野内阳才转向聂星道:“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大了?以前那种胆小的个性呢?”

“自从我哥不在后,我就得学着成长!即使再怕,我也不会再畏畏缩缩了,否则,凭我那胆小的模样,又要如何救回哥哥?”

她望着他,尽管面对他的奚落,她也要大胆回视;尽管知道救回哥哥是难上加难,她也不能放弃。

“哦?小女孩长大了。”他走近她,墨般的黑眸闪着兴味盎然的邪恶光华,

“今晚,我是不是该去你房里睡?”

“什么?”聂星蓦地张大眼,心跳声也随之加剧,“你干嘛要睡我的房……我不要,你去你自己的房里睡。”

她吓得转身就要逃,竹野内阳却很快的抓住她,“去哪?”

“很晚了……我该回房了。”她怯怯地看着他。

“也对,时候是不早了,该洗个澡睡觉,走吧!”他牵住她的手往楼上走去,而聂星也只能心惊胆战地跟着他。

一来到二楼他的房门外,聂星便定住脚步,仓皇地说:“你的房间到了,晚安。”

她真的好怕,怕他有什么不诡的意图,因为,自从发现天鹰帮就是他的灭门仇家后,她就不曾看他笑过,此刻,他居然笑得这么诡异。

“嗯……晚安。”他挑起左眉,抿着唇点点头。

听到他的话,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正要走,但他却猿臂一勾,将她用力的卷进他房内,反身踢上门。

“你……你要做什么?”聂星吓得看着他渐渐逼近的身影,原本心底的慌乱已变成强大的惊恐。

竹野内阳定住脚步,带了一抹放肆的笑痕凝住她的眼,直摇头,“喂!你玩够了没?你该不会天真得连‘情妇’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吧?”

“情妇?!”她错愕的低呼。

“对,就是我的女人。”他倏然走近她,将她勾进怀里,俊逸的笑脸邪魅得勾人。

聂星的身子又开始打颤,被他钳在怀中动也不敢动,既已答应他,就算是再害怕,她也要表现出镇定的样子。

“我……我不知道情妇该怎么做?”她别开脸,脸儿突变得嫣红。

“瞧你脸都变红了,所以,你绝对不会对情妇的职责一无所知。”他转过她的脸蛋,直盯着她那张冰冷的小脸,一瞬间,他不禁自问,他是不是把她给逼得太紧了?

但又旋念一想,她不过是他的仇人,他没必要对她有什么妇人之仁。

“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他的眼神看似无害,实则充满了锐利的光芒,勾起她心底的层层恐慌。

“这不需要什么心理准备。”竹野内阳对上她的眸子,陡地一拉,就将她的唇凑上自己的。

“唔——”聂星身子一紧,全身绷得像块石头,小嘴更是抿得死死的,抵死不让他溜进她的嘴里,而一双小手则抵在他的胸前,消极地推挤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