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沧海流·岁月稠 (13)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秦时月说:“女人醉酒,是受男性酒文化的渗透和侵蚀。酒桌上讲什么‘酒品看人品’,老实说我就有这个观念,因此觉得步凡是好样的!酒桌上不允许你讲什么理由,只要有人知道你的酒量,你便不能拿我是女人来作‘挡箭牌’——你与男人同在一个蓝天下,他们不可能在一切领域都按性别差异为女人设计出不同的模式。相反,女人不是时时处处讲男女平等吗?好了,男人们恰恰可以在酒桌上找到一个借口和你平等。醉酒,其实正应了那句老话,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如果你从来就滴酒不沾,那也万事大吉!否则,他们面对一个女人时,不是非要用烈酒来表达盛情和真诚吗?如果男人在倒酒时怜香惜玉,还会让一个肝胆相照、以诚相见的小女人喝得酩酊大醉吗?女人醉酒虽是女人之过,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男人逼出来的。如果怜香惜玉的男士越来越多,真诚的好女人便无需再于醉酒与真诚之间作必居其一的选择了。”

刘畅说:“女人有时候外表坚强,内心其实非常脆弱,如果喝酒最容易醉。对于醉酒的女人,我始终怀着三分痛七分怜。但凡醉酒的女人,都不枉来尘世间潇洒走一回。醉到听不到周围一点纷扰,只感觉心中有火苗在燃烧的时候,突然会觉得孤独在吞噬她的灵魂,会有挣扎着要脱离火海的渴望。这个时候,酒醉的女人常常会想起一些人,一些自己真正想念的人,幻想着他在身边得到他的精心呵护,渴望他在耳边喃喃细语。醉酒给女人带来感官兴奋的幻觉之后,酒醒过来会更忧伤。所以,男人宽容醉酒的女人,应像女人宽容经常醉酒的男人一样。我从不反对女人喝酒,也不反对女人偶尔喝醉,生活给了女人这么大的压力,她们难道就不应该放松一下自己吗?携几个知心朋友,在有月的周末晚上,找一个颇有情调的酒馆,推杯换盏,谈天说地,忘乎自己,忘却烦恼,不亦乐乎?”

王步凡因为太累了,听着秦时月和刘畅谈论女人醉酒的话居然睡着了,酒宴只好匆匆结束。

万驭峰和田秀苗在滨海别墅区外的一个电话亭里避着雨等待夏侯知,北方的三月初,夜还有点冷,天又下着雨,小田冻得直哆嗦,小万望了一下小田,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披在小田身上,小田没有拒绝,却目光怪异地望着小万说:“你不冷吗?”

“再冷我也得英雄救美啊。”

“怎么,要示爱吗?我可告诉你,本小姐铜墙铁壁,刀枪不入,别指望在我这里占到什么便宜,假扮夫妻我已经够倒霉了。”

小万笑着调侃道:“哎呀,自作多情了不是?我已经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决不娶漂亮女孩为妻,因为她们容易红杏出墙,容易给丈夫戴绿帽子。告诉你啊小田,想当年追我的漂亮女孩那个多呀……”

“有一火车吧?”

“嗯,岂止一火车。”

“吹吧,就你这小样?小心把牛吹死。”

“我怎么是吹牛?你看看这身材,中国少有的美男子!哎,小田,你刚才说到小姐我怎么就想到了美容厅,现在小姐可不是什么褒义词啊!我建议你以后把自己称为靓妹或者美女,不要称自己为小姐,不雅。”

小田又拧了一下小万的胳膊道:“好啊,你竟敢把我比作那种女人,可恶!哎,小万,你是不是经常到那种地方去?小心得病啊。”

“没有,没有。哎呀,本帅哥没有什么长处,只有一个长处就是坐怀不乱,不近女色,因此二十八岁还是光棍一条,不过我不准备打一辈子光棍,也不准备找一个专门拧本帅哥胳膊的靓妹做老婆。啊,我就不会因为立功被领导接见?你这个‘小姐’真不会说话。”

小田又准备去拧小万的胳膊,小万急忙嘘了一声,他们同时向滨海别墅大门口看,见一辆天野牌照的奔驰车在门口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肚子很大的人,向门卫交待了一阵子,然后开车进去了。又过了一会儿,他们见夏侯知的别墅里灯亮了,又过了几分钟见那辆天野市牌照的奔驰车从大门口驶出来走了。

小田把小万的西装还给他,说:“走吧,住别墅去。现在不需要你的破衣服了。”于是两个人背着包冒雨来到别墅区大门口,保安先给他们敬了礼,然后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小万说:“找一个姓夏的老板,他是我表哥。”

“啊,夏侯先生刚才已经交待过了,这是出入证,请你们带好,没有证件是不能随便出入的。”保安说。

小万说:“同志,你看我们是两个人,能不能再给一个出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