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陶悯悯来势汹汹,手持长剑的她,一身侠女装束,使得杨府门房连挡都不敢挡就让她进去了。

“叫杨臣寓给我出来。”悯悯一心挂念着陶硕,只想尽快找到他,反倒将所有不利于她的因素全撇于脑后。

“陶姑娘,你果真自动找上门了。”杨臣寓由帘后走出,流里流气的脸上涎着可恶的笑意。

“我已经来了,你快放过我哥。”悯悯的脸色凝肃深沉,淡淡的柳眉微蹙,眸瞳中寒光点点。

“可以。不过,得等咱俩成亲之后。”他夸张的大笑着。

“作梦!要我嫁给你这个贼子,等太阳打西边出来吧!”她的面容因气愤而变得酡红。

“难道你不要你哥的命了?”

“你心里没有王法吗?”悯悯由错愕中反应过来,破口大骂。

“不好意思,在这里,我就是王法。”他嘲谑地扬起笑意,像一只奸诈的狐狸。

听他如是说,悯悯不禁神经紧绷,好像涨满的弓弦,她气极地挥剑劈去,“我今天就宰了你这只自大狂妄的猪。”

杨臣寓往后一闪,惊讶地大叹,“数日不见,你居然会耍剑了!”

“我苦练一个月就是为了对付你。”

悯悯忿忿地瞅着他,一双嫉恶如仇的眸光定在他脸上。

“原来你消失了一个月,就是为了对付我而做准备,害我想死你了!”杨臣寓压根儿不相信才短短三十天的光景,她能练出个什么的好剑法,于是他慢慢走向她,企图吃她的豆腐。

悯悯恼怒地挥动长剑,虽说剑气尚无力,但挥动俐落,杨臣寓一时大意,竟被划中了手臂!

“你这个女人!”他怒目相视,正准备还击时,却被卡穆达喝止。

“住手!”

“国师。”杨臣寓恭敬的回应。

卡穆达没理会他,眸光犀利如刀,迳自走向悯悯,“说,你这剑式是从哪得来的?”

“不要你管,你快滚出咱们中原吧!”

卡穆达的眼神渐转精明内敛,面罩寒霜,“你敢顶嘴?不怕我一掌劈了你?”

“我敢来,就不怕死。”她以平稳不见波动的音律说着,丝毫不含惧意。

“勇敢的女人。”卡穆达不禁眼露赞赏,只可惜她是敌人。“我很欣赏你,但我却不能让你活着出去。”

“就算我会死,也要找你当垫背。”

卡穆达被她那执意坚定的眼神震慑住,居然闪了神,险些被她那又利又狠的刀锋所刺伤。他猛然一挥,用两指夹住剑锋,令悯悯动弹不得。

“你找死——”

卡穆达运足十分内力,施出掌风,却在袭向悯悯时,被狠狠地挡了回来!

“是谁?”这种隔空运气攻击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卡穆蓦地一惊,立刻提高警觉。

“是我。卡穆达,久仰大名,今日一见,你也不过和我一样,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而已嘛!”

樱木龙越的身形翩然而降,浑身笼罩着一股骇人气势,目光如炬地直射卡穆达的瞳底。

“樱木龙越!”卡穆达和杨臣寓同时呼出惊叹之声,想不到他年纪轻轻,武功修为却比他们想像中的还超出许多。

樱木龙越一手抓紧悯悯,给了她一个能安定人心的眼神。

他转向两个贼人说道:“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若传扬出去,不知国师还想不想在大理国混下去?”

“樱木龙越,逞口舌之快对你而言并没有好处,俯首称臣才是上策。”卡穆达立刻静下心,回复其沉稳的口气。

“俯首称臣?杨臣寓,你说呢?我该不该俯首称臣?”樱木龙越转向杨臣寓提出询问。

“这……这……”杨臣寓为难了,毕竟目前汉人与番外仍属对立,这“俯首称臣”四个字在这时局来说是人敏感了些,弄不好,会被套上叛国之罪的呀!

卡穆达眼神如刀锋般直视杨臣寓,带给他莫大的压力。“我……我……樱木龙越,你少挑拨离间了,少骗我们转移注意力,我才不会上当。”

杨臣寓想通了,明明受威胁的是樱木龙越,自己干嘛因他的一句话而紧张得一身冷汗。

“哈……卡穆达,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就是你合作的对象呀!”樱木龙越的笑声充满了嘲弄的意味。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等我先解决了你再说吧!”卡穆达终被激怒,只见他就地打坐,打算施展出“锁魂大法”。

樱木龙越对悯悯使了个眼色,双双摆出“麒麟双剑”的架式应对;卡穆达脸色大变,担心仅有的七成功力应付不了,但他也只能全力以赴了!

刹那间,风起云涌,樱木龙越与悯悯的剑法俐落如星,直刺向卡穆达,然他亦非泛泛之辈,连续几个锁魂掌风差点卷去悯悯的手中剑,若不是樱木龙越即时反扑,悯悯早就陷入险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