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潞胤缓步来到了凉亭,却见元琳闭着眼倚在柱旁,彷似等得很疲累一般,于是笑着走向她。「小格格。」

元琳闻声,整个人弹坐起来,一见是他,小脸霎时起了一阵臊红。

「怎么?等我等到睡着了?」他好笑地扬起嘴角,望着她的目光带着灼热炽烫的火苗。

以往无论是哪家姑娘,只要面对他,无不展现出最美的一面,从不敢掉以轻心,可这个小格格还真是有趣得紧,在他面前一点也不在意自己所呈现出的姿态,还真是率直的可以。

「不……不是……只是有些累。」她垂首羞愧地说。

为了今儿个来这赴宴,阿玛昨夜就对她耳提面命了一晚,一大早又在她耳旁三令五申,直叮咛她一定要拿出最魅惑的表情来吸引九阿哥注意。

可她又怎么会这些?光是见他就吓坏了!

「累?怎么了?」他肆笑地望着她。

「也不是累,可能是没什么事,坐着坐着,就觉得……」她居然觉得语拙,一句话支支吾吾个半天。

「哈……-真是可爱。」潞胤的嘴角挂了一抹狂野不羁的笑。「怎么了?为什么那么怕我?」

「不是的,我──我只是不太习惯和陌生人说话。」元琳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不知自己到底该不该留下。

因为她发现和他站在一块儿,总是会引来许多人好奇的眼光,她不习惯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我们去那儿谈,这里太引人注目了。」他也有与她相同的顾虑,总觉他们身边暗藏了一堆苍蝇。

「哦!好。」元琳听话的随他走到另一边,哪知道才走到一半,他便技巧地将她迅速一拉,将她给拉进一旁密不透光的林子里。

「九阿哥!」她低呼一声。

「嘘,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他伸指抵着她的唇,「-从没参加过贵族间的活动?」

「嗯!」她窘迫地点点头。

「为什么不出去玩?据我所知,许多格格、郡主常会聚在一块儿看戏或烤肉,甚至成立书社什么的,难道这些-都没兴趣?」

「不是没兴趣,其实我也很喜欢看书,只是比较习惯独处。」她温婉的说。

「独处?」

潞胤像是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般挑高右眉,仔细端详她脸上清丽脱俗的绝美五官。

乖乖,难怪……难怪他记忆中不曾有过她,否则依他对美女特有的记忆,他是绝不会忽略她的。

「嗯!我喜欢一个人在房里看书、刺绣,还有养兰,或许是天生不善言辞,所以不太懂得如何与人相处。」元琳低着脑袋,娇柔地说道。

「这么说,-需要有个人好好调教-了。」潞胤指尖摩挲着下巴,朝她微微扬起暧昧的笑容。

「什么?」她不解他的话中意。

「这么说吧!以后-可以常来紫禁城内,我可以拨空与-说说话,-意下如何?」潞胤用极其温柔的魅惑嗓音道。

「呃……这……」她愣住了。一双秋瞳直凝向他。

「怎么?不愿意和我多聊聊吗?」他瞅着她那张怔忡小脸。

「不是,而是……这样好吗?」在元琳单纯的想法里,男女可是授受不亲的呀!她若真是经常跑进宫内找他,是很容易让旁人误会的。

「有何顾虑?」他似乎已看出她心底的忐忑,马上向前跨进一步,用那火热的眼眸与沉重的男性气息围拥住她。

元琳吃了一惊,这辈子除了阿玛外,她从不曾与其它男人这么接近过呢!

「怎么不说话了?有何顾虑?」他带着笑容又问了一遍。

「因为你是男的,而我……是女的。」元琳被他逼得不断往后退,花盆底鞋突然踢到一旁尖石,让她差点儿摔下。

「小心……」眼明手快的潞胤大手一撩,立刻将她的身子拉了起来,猖狂的将她顺势拉进怀中,紧锢于胸前。

「啊──」她吓得紧紧抱着他。

「怎么了?-抱得我好紧呀!」他恶作剧地谑笑着,热实的掌心摸索着她腰间的曲线。

「别这样!」她慌了,直想推开他。

可他硬是不肯放手,大手更是放肆的揉捏着她的身子,让元琳吓红了眼,忍不住流出委屈的泪水。

「好撩人的身子啊!」潞胤对着她惨白的脸蛋肆笑,眼神带着抹恣意悠然。

元琳心头一震,小手抵在他的胸前,却推不开他强势的欺近,「九阿哥──求你放开我好吗?」

「别哭呀!瞧-流那么多眼泪,让我更放不开-了。」他-起一对犀利双眸,形之于外的狂放气质让她惊骇不已,却无以为济。

「好,我不哭,你放开我。」

元琳慌张的四处张望,就怕被人撞见这一幕。倘若是那样,她就算说破喉咙也没人相信她是清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