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个侠客并不是生来就是侠客,生来就有那些侠客的特质,而是在无数磨难无数挫折中逐渐形成,也不知要用多少血、泪、汗去换来。

严翎忽然跪下,对着谢景桐磕了三个响头,含泪道:“晚辈冒犯,但望前辈恕罪,以拯救武林。“说着,右掌已按上他左胸的剑创。路少飞知道她是要以内力逼出暗器,若能看得出暗器的主人是谁,事情也就有点头绪了。

掌力撤回,严翎调息片刻,方慢慢起身,轻轻翻过谢景桐的身子。只看了一眼,她的脸色就变了,路少飞也不比她平静多少。

那赫然竟是一颗佛珠!

他们把谢景桐交给谢先生,这静定安祥的中年人眼中有深深的沉痛,他嘴角颤抖,彷佛喊了一声:“少爷!“那瘦瘦的脸显得更憔悴,更苍老,眼中似有泪光。谢先生向他们深深一揖,抱起谢景桐的尸体慢慢地走下山坡,自始至终没有和他们说一句话。

路少飞只问了一句话:“这件事难道真会和少林的人有关?“严翎淡淡道:“是也好,不是也好,我们都得走一趟少林寺。”

路很远,他们是去作客,不是去兴师问罪,所以他们到达少林寺的时候,绝不能灰头土脸。

外表虽不能代表一切,却已足够影响别人对你第一眼的观感——你想要别人尊敬你,就先要让他觉得你有值得尊敬的地方,对很多人而言,外表往往是判定的准则。

他们挑了两匹千中选一的快马,白天赶路,夜晚休息,人吃饭的时候,马就吃粮,每到一个可以换马的地方,他们就换马。

荒山,一片旷野,天空澄澈明亮,蓝得没有一朵云,蓝得如远方的海水。马放步,急奔。

一望无际的长路,远远的那一端忽然出现一条人影,一条黑色的人影。谁也不知道他是从那里出现,什么时候出现,他就像是一条幽灵,忽然就已出现在面前。

骏马急驰,严翎和路少飞瞳孔收缩,手忽握拳,扬起——缰绳勒住,马人立,长嘶,堪堪在黑衣人面前停下。黑衣人的脸被黑布蒙住,只露出一双冷漠的眸子,一双深如湖水,亮如寒星,却又带种说不出的悲痛之意的眸子,一层淡淡的冷漠的雾隔开了眼底深处的复杂情感——这竟是双无情的眼?

他无情,只有恨——恨也是情?

黑衣人淡淡道:“那一位是路少飞?”

路少飞前跨一步,笑得优雅而有礼:“在下华山路少飞,敢问阁下……。“黑衣人冷冷打断道:“我无名,你也不认识我,我来,只是为了杀你。”

路少飞微微变色,但随又微微笑道:“阁下和在下有仇?“黑衣人道:“没有。”

路少飞又道:“阁下为什么定要杀了在下?“黑衣人不语。路少飞又问道:“阁下是神秘组织的人?“黑衣人淡淡道:“我不属于任何组织,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他忽闭紧了嘴,不肯再说,只冷冷道:“出手吧!“路少飞也闭紧了嘴,右手轻轻按上剑柄。

这一刻,偏僻荒凉的山野忽然有了杀气,严翎站在原地,本觉得空旷单调,顿时却觉得说不出的沈重,说不出的压力,日光原本艳俏照人,暖意盎然,严翎此刻却已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冷。

高手相对时,剑未出鞘,森寒剑气已袭人。

路少飞当然是高手中的高手,这神秘的黑衣人功力却绝不在他之下,像这么样一个高手,怎么会无名?

严翎突然心念一转,斥道:“住手!“满天剑气顿时消散,这两个青年功力竟已收放自如。

黑衣人冷冷转向严翎:“你想阻止?“严翎淡淡道:“史英、飞柳、严仲云都是你杀的?“黑衣人淡淡道:“是!“严翎转过去看着路少飞:“你好像已答应过我?“路少飞只有苦笑。

严翎转向黑衣人:“请!“黑衣人冷冷看着严翎,冷冷道:“我要杀的是路少飞,不是你。”

严翎笑得又坏又愉快:“这位糊涂少侠却已答应要将你让给我。“她说得就好像这黑衣人是什么有趣的宝贝,其实她心里知道,这个人非但绝不有趣,还危险得很。

黑衣人楞住,他从未想过会有人对他这么样说话。他简直已有些喜欢面前的这个他实在不想这个人年纪轻轻就死。

他淡淡道:“我不想多杀人。“严翎笑得像条小狐狸:“你怎知你杀得死我?“说着,笑容忽凝敛,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站在那儿。

黑衣人发现这方才笑容可掬,亲切调皮的少年一瞬间竟已变了。他只是随随便便站着,看起来好像随便一个汉子一拳就可以把他打倒,他看起来弱不禁风竟像是一点武功也不会。可是这黑衣人的神色却不禁微微变了变——只有真正的高手才看得出这少年的可怕——尤其是他手上的那柄剑。

剑不可怕,可怕的是握剑的人,兵器是死的,只有使用兵器的人才能决定一件兵器的威力,就像昔年百晓生作兵器谱,排名第三的小李飞刀竟胜过排名第二的龙凤双环,却没有人说百晓生的品评不公。

剑是凡铁铸成的,剑锷,剑柄,剑鞘的形式都很普通,只是看起来比一般的剑薄了一倍。

黑衣人也不动了,他静静地站着,静静地握着他手里的剑,握得很轻,却很稳——那把平凡却已痛饮人血的剑。

严翎也在看他手里的剑,一柄和她的剑同样平凡同样可怕同样震撼武林的凡铁。

一个是江湖中武功最高的侠客,一个是江湖中最有杀伤力的杀手,这一战的结束是不是足以影响武林?

两柄剑几乎同时出鞘,剑气所至,枯草忽碎成飞灰,尘土漫天扬起,两个人身形展动却很慢,一剑刺出未至,方向又变,两柄薄而锋利的长剑如灵蛇交剪,银光如蛇信吐出,尚未相遇,又已分开,奇怪的是,这两柄剑的速度、走势彷佛十分相似,半个时辰过去,仍未分胜负。路少飞已不禁开始着急,无论如何严翎总是个女人,女人的体力总是不如男人的。

剑式一变,满天银光忽暗了下来,化成点点银星,严翎和黑衣人出手忽变得更快,身形飞掠如风。路少飞知道,这一战已将结束,他们气已摧,力已竭,已无法驭剑放收放自如,剑端变化已渐迟滞,所以只能以轻灵取胜。剑锋相击,”叮!叮!“声不绝于耳,火星四迸,两人忽左忽右,身形展动交错,剑身交缠飞舞,银光闪闪。

“叮!“一声清脆金属撞击,两人同时向后飞掠,腰一错一挺旋身纵出,反手以腕力将剑锋送向对方胸膛。

相同剑式,相同速度——玉石俱焚!

反手划出,掌心朝上,严翎忽瞥见黑衣人右手食指第二指节上有一道淡红色伤疤,心神一乱,剑尖忽颤巍巍停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