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烈日!!

他的剑锋轻轻抽离史英的咽喉,慢慢抖落剑尖上最后一滴血。血落入土里、化开,渗成一朵瑰丽鲜红如烈日的血花,他冷酷的脸上慢慢浮出一抹笑意,眼里彷佛也闪过三分温暖,像是走到园里赏花的风流公子。

笑意微泛,他眼里彷佛出现一道阴影,一道一瞬而过,只有他自己才看得见的阴影,就像是花的刺。

“第三个……”他微笑得亲切而残酷,优雅的把剑收入剑鞘。然后他的眼球突然暴出红丝,冷漠的脸突然涨红,全身抖得如一片风中的落叶,咬牙、泪也流下。

“第三个……”点苍派掌门霍天青看着地上史英的尸身,眼里布满红丝,慢慢直起身来,这高大威武的老人因为大弟子的死,竟似乎突然苍老憔悴了许多。他转过身,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多、更深,表情悲愤而凝重:“这已是几大门派中第三个遭到毒手的,伤口完全一样,都是死在剑下,一剑穿喉,是一柄很快的剑。“每个人都悲哀而恐惧地看着那一向自负于快剑的史英,看着他咽喉上的血洞,他的尸身被发现时,手里还紧握着剑,剑尖尚未完全离开剑鞘,脸上布满惊疑和不信,他至死也不相信有人的剑比他更快,他至死也不相信他也会死在别人剑下。

只可惜死亡总是最公平真实的。

这是近一个多月来,在武当飞柳剑客和昆仑颜仲云之后的第三宗血案。死的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剑客,伤口都只有一处-咽喉上一点血洞-一剑致命,连力气都出得恰到好处,身旁地上都有一朵鲜血染成的血花-不多不少的一朵。

江湖中人人都在谈论这个凶手,这个剑法奇快奇准,来历不明的剑客。有人自危自保,也有人恨不能与他一战-下一个会是谁?

严翎微微皱眉,左手拇指食指托着她那雪白精巧的下巴,菱形的嘴唇微张,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倔强与不驯。她的鼻梁挺直,鼻尖小小一蹙,深黑沈郁的眼眸彷佛笼着一层雾,凝望远处,喃喃地:“难道是他?”

她手中无剑,剑在她面前的桌上;桌上无茶,却有酒。她虽是女人,年轻的女人,却已是江湖中公认剑法最高,最可怕的对手,可是三年来,她杀过的人还不满十个。她十七岁出道时,当然有很多人想欺负她,欺负她的剑,欺负她的人。只是那些人一开始拔剑,就会看见剑光一闪,不是胡子少了一半,就是头发去了半边。

于是大家开始知道有一个穿男装的小姑娘,剑很快,却不杀人。人家想欺负她,她却不过开人家一个玩笑。

她彷佛想推翻江湖中弱肉强食的定律,她实在不喜欢血,不喜欢杀人。她喜欢微笑,一笑起来,她脸上的冷漠就如薄云散尽,嘴角略略往上牵,眼里的雾也变成水光潋滟,笑的温暖而有点坏。

可是她此刻却已有点笑不出-非但笑不出,彷佛在疑惑之中,还包含了一点淡淡的哀伤,那双一向理智淡漠、闪着星芒的眼神,此刻看来却彷佛温柔而多情-时而潇洒时而爽朗时而调皮的严翎,为什么也会温柔而多情?

那只是彷佛!

严翎已记不得她曾有过温柔或多情的时候,她即使有情,也只是友情和道义,师徒之情和尊敬,她好像生来就是一个剑客,一个孤单无牵无绊的剑客。

一个对生命如此热爱的人,为什么会孤单?

一个女人拥有一切,却没有爱情,是幸还是不幸?

五年前,江湖中发生接二连三的血案,各大门派的高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惨死,用剑的死于剑、用刀的死于刀,致命的那一着杀手,却都是他们自己最得意的一招。能在江湖中成名,本就不容易。能成为一个人最得意的一招,也必是最难学、最有效。而对方竟然用他们最熟悉的招式夺走他们的性命。也许出手只快一分-生死之间,一分已足够。没有人知道这些杀手是谁,只知道他们属于一个秘密组织,一个高手如云秩序井然的秘密组织。然后,有人查出幕后主使者竟是江湖中一向淡泊的高人应无恨。应无恨的武功果然惊人,六大门派掌门联手,血战数个时辰,他才终于力竭而死。临死的表情是疑惧,是遗憾,也是沈痛。

罪者伏诛,他为什么沈痛?

应无恨死后,那些神秘杀手也忽然谜一般消失。

只有严翎知道,他们并没有消失,他们只是在等,等机会,等一个更好的机会出手。也只有严翎知道,应无恨眼中的那一抹沈痛代表什么——

一个人为了莫须有的罪名而死,他沉不沈痛?

应无恨并不是真正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