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壁外编 卷之六 受人欺无心落局 连鬼骗有故倾家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连城壁外编 卷之六 受人欺无心落局 连鬼骗有故倾家

诗云:

世间何物最堪仇,赌胜场中几粒骰。

能变素封为乞丐,惯教平地起戈矛。

输家既入迷魂阵,赢处还吞钓命钩。

安得人人陶士行,尽收博具付中流。

这首诗是见世人因赌博倾家者多,做来罪骰子的。骰子是无知之物,为甚么罪他?不知这件东西虽是无知之物,却像个妖孽一般。你若不去惹他,他不过是几块枯骨,六面钻眼,极多不过三十六枚点数而已;你若被他一缠上了,这几块枯骨就是几条冤魂,六面钻眼就是六条铁索,三十六枚点数就是三十六个天罡,把人捆缚住了,要你死就死,要你活就活,任有拔山举鼎之力,不到乌江,他决不肯放你。

如今世上的人迷而不悟,只要将好好的人家央他去送。起先要赢别人的钱。不想到输了自家的本;后来要翻自家的本,不想又输了别人的钱。输家失利,赢家也未尝得到,不知弄他何干?说话的,你差了。世上的钱财定有着落,不在这边,就在那边,你说两边都不得,难道被鬼摄去了不成?看官,自古道:“鹬蚌相持,渔翁得利。”那两家赌到后来,你不肯歇,我不肯休,弄来弄去,少不得都归到头家手里。所以赌博场上,输的讨愁烦,赢的空欢喜,看的赔工夫,刚刚只有头家得利。当初一人,有千金家事,只因好赌,弄得精穷。手头只剩得十两银子,还要拿去做孤注。

偶从街上经过,见个道人卖仙方,是一口价,说十两就要十两,说五两就要五两,还少了就不肯卖。那方又是封着的,当面不许开,要拿回家去自己拆看。此人把面前的方一一看过,看到一封,上面写着:

赌钱不输方,价银拾两。

此人大喜,思量道:“有了不输方去赌,要千两就千两,要万两就万两,何惜这十两价钱?”就尽腰间所有,买了此方,拿回去拆开一看,止得四个大字道:

只是拈头。

此人在骇,说被他骗了,要走转去退。 仔细想一想道:“话虽平常,却是个至理。我就依着他行,且看如何应验?”从此以后,遇见人赌,就去拈头。拈到后来,手头有了些钞,要自己下场,想到仙方的话,又熬住了。

拈了三年头,熬了三年赌,家赀不觉挣起一半,才晓得那道人不是卖的仙方,是卖的道理。这些道理人人晓得,个个不肯行。此人若不去十两银子买,怎肯奉为蓍蔡?就如世上教人读书,教人学好,总是教的道理。但是先生教学生就听,朋友劝朋友就不听,是甚么原故?先生去束修、朋友不去束修故也。话休絮烦,照方才这等说来,拈头是极好的生意了;如今又有一人,为拈头反拈去了一分人家,这又是甚么原故?听在下说来便知分晓。

嘉靖初年,苏州有个百姓,叫做王小山。为人百伶百俐,真个是眉毛会说话,头发都空心的。

祖上遗下几亩田地,数间住房,约有二三百金家业。他的生性再不喜将本觅利,只要白手求财。自小在色盆行里走动,替头家分分筹,记记帐,拈些小头,一来学乖,二来糊口。到后来人头熟了,本事强了,渐渐的大弄起来。逼着好主儿,自己拿银子放头;遇着不尴尬的,先教付稍,后交筹马,只有得趁,没有得赔。久而久之,名声大了,数百里内外好此道的,都来相投,竟做了个赌行经纪。

他又典了一所花园居住,有厅有堂,有台有榭,桌上摆些假骨董,壁上挂些歪书画,一来装体面,二来有要赌没稍的,就作了银子借他,一倍常得几倍。

他又肯撒漫,家中雇个厨子当灶,安排的肴馔极是可口,拈十两头,定费六七两供给,所以人都情愿作成他。往来的都是乡绅大老,公子王孙;论千论百家输赢,小可的不敢进他门槛。常常有人劝他自己下场,或者扯他搭一分,他的主意拿得定定的,百风吹他不动,只是醒眼看醉人。

却有一件不好,见了富家子弟,不论好赌不好赌,情愿不情愿,千方百计,定要扯他下场;下了场,又要串通惯家弄他一个,不输个干净不放出门。他从三十岁起到五十岁,这二十年间送去的人家,若记起帐来,也做得一本百家姓。只是他趁的银子大来大去,家计到此也还不上千金。

那时齐门外有个老者,也姓王,号继轩,为人智巧不足,忠厚有余。祖、父并无遗业,是他克勤克苦挣起一分人家。虽然只有二三千金事业,那些上万的财主,反不如他从容。外无石崇、王恺之名,内有陶朱、猗顿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