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裸斗大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烈日、风沙、黄土,使得大地灰蒙蒙的。

这里的太阳好像又狠又毒,像是要将整个小积石山晒得融化似的。

在这烈日下,那里有一个人,他简直就不大像是个人,而像是一支架在火上,快被烤焦了的羊,他赤裸裸的被人钉在斜山坡上,手腕、足踝和面额上都绑着牛皮,牛皮本来是湿的,被太阳晒干后,就越来越紧,直嵌入肉里,不时发出一声声呻咽……

他全身的皮肤都已被晒黑,嘴唇也晒裂了,他的眼晴半合半张,眼珠和眼白己分不清了,看去就像两个灰蒙蒙的洞。

此人正就是玉面狻猊吕天纵,他是被罗刹鬼婆捆来此喂鹰的。

空中鹰群飞旋,只等他一断气,鹰群立刻就可以饱餐一顿。

在这时,突然从山岭上出现了一位葛衣老人,他是闻声而来的,他走到吕天纵身前,打量了阵,长叹了一口气,道:“唉!造孽呀……”

于是他挑断了牛皮,放下了吕天纵,而吕天纵此刻已开始呼喊,哀求的道:“水……”

老人也不管他,探手点了他的穴道,挟起他飞纵而去。

黄昏时分,他们到了岷山最高峰“羊膊岭”。

老人乃是岷山七剑之一的白云臾,修为已满五个甲子,可说是剑仙一般的人物。

只是此老性情孤高,落落寡合,不投缘的人连面都见不到。

吕天纵也算是极缘巧逢,为白云臾所救,而且相谈之下十分相投,从此他就随师“羊膊岭”勤练剑术。

七年含辱,十年练刻,现在的吕天纵已非当年可比,普天之下能和他一较高下的人,可说还不多。

他别师下山之后,第一步先去罗刹谷,却发现那里已是残垣一片,这才想到了黄河源头,是以直奔而来,那知竟先碰上了沙漠四怪。

在他举手投足之下,四怪全都毙命,虽然红衣帮有着上百位的高手,但在吕天纵手下却经不住三招两式,全都为主效命,血溅锁龙山庄。

毕维扬是滑出名的人物,见状不好,心忖:“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心念一动间,脚下一用力,使出全身的功力,奔向了东北。

忽然,人影一晃,一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他抬头一看,不禁大为惊悸。

他在惊悸之下,定了定神,陪笑道:“是六弟呀!你怎么来的?”

吕天纵哈哈笑道:“当年被你所害,自以为必死,无奈阎王不要命,我想死也没办法,倒是你却当命尽今日,念当年一拜之情,我不动手,你还是自裁了吧!”

以毕维扬那强悍的性情会自裁?他冷冷的道:“照你这么说,我是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吕天纵冷冷的道:“你还有自知之明。”

话声中,一声长啸,一团烈火似的冲向了吕天纵。

须知毕维扬仍是以必死之心拼上了,只见他双掌上下翻飞,风声呼啸,吕天纵也不敢大意,亮出了铜骨摺扇,挥洒自如,一扇接九钩,威力并不在毕维扬的双钩之下。

地上的沙石一蓬又一蓬的飞扬起来,使得晴空更为迷漫,两人就在这黄尘迷漫中,看来像似幽灵般飘忽,又仿佛随时都会化成黄尘般飞散。

“当”的一声巨响,两条人影陡然分散开来,毕维扬的面色变得雪白,手中双钩齐中断成了两截。

吕天纵扇无损伤,神色潇洒自如。

毕维扬一气之下,丢掉了手中断钩,虚晃几式,双掌一合,混身衣衫已鼓了起来,双手亦逐渐变形。

吕天纵哈哈笑道:“想以你那赤焰掌取胜吗?我就不信……”

话声中,翻手将摺扇插向领后,也是双掌一合,运起了六合神功迎了上去。

暴喝声中,两人凌空前扑,四双手掌迅速相撞。

刹那间,半空中仿佛响起了一声霹雷,震得山动地摇,风云色变。

在霹雳声中,两人齐倒翻,各自倒翻出去三丈开外。

看那毕维扬时,只见他那面色一白又一红,鲜血看似从毛孔中喷出来,张嘴猛喷出一口鲜血。

吕天纵面色铁青,过了一阵之后方才平静。

跟着毕维扬又喷第二口鲜血,身形同时前扑,一掌疾劈了过去。

他这乃是拼命打法,吕天纵伸掌急接,只觉得一股血腥之味扑鼻,对方的掌势似较前更为威猛,将他震退了半步。

此时毕维扬喷血不绝,双掌更是连环劈出。

吕天纵见状,心中一动,知道毕维扬施展的乃是“天魔解体大法”,他是采取同归于尽的打法,自己既然死定了,临死也得拖个伴。

吕天纵恨透了毕维扬,拼尽全身功力,硬接对方双掌。

现在毕维扬的眼耳口鼻,突然间同时鲜血狂喷,浑身的骨骼也连珠不停的在响动。